汉宫秋
时间:2012-08-28 07:23: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24质本洁  阅读:

  荒凉的大漠上,一对长绵的人马,向着死寂的戈壁腹地前行,背后是血色的残阳,照着每一粒飞扬的微尘显出死亡般诡秘的瑰红。她立在风沙中,衣袂飘飞,丝带翩跹,回望那已逝去的故土。悲怆的琵琶声从她灵秀的柔荑下决绝迸出,那声音在广袤的大地徊惶,似穿透千年的绝响。雁字过时,竟禁不住这份凄绝,散乱在高旷无垠的苍穹,更有甚者,悲惶而落。若一滴纯色水滴悄悄融入湖中,缓缓漾出“落雁”的美号。
  汉宫的春天,在媚人的春阳下,她是那朵最绮丽的花——聘婷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每个少女都有梦想,纯稚如她,春光淡荡,寒食已近,美好地幻想着汉皇宠溺地拉着她的手俯瞰繁华的长安城,而她是百花之王,万人之上,这座城·这个国的女主人。
  日子有“期望”,似甘露滋润,日日荼蘼花间,夜夜醉卧月下,静待那个同在宫闱却如隔山水迢递的男人。没有经历过等待中的蹉跎,蹀躞的人永远不能理解看到东方地平线上晨曦微露的希冀和颤栗。斯日,她绾着简约娇美的发髻,穿着飘逸的丝制汉服,粉黛薄施,凌波微移,罗袜生尘,来到画师面前?。她深信这是她的天梯,机会就在那一颦一笑,低眉回眸之间。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画师竟然向自己讨贿,看着那些姿色平平的姐妹争着将自己的全部家当塞给毛延寿换取丹青下一张张姣好容颜?,她,愕然。不,她绝不能容忍自己丧尽六宫粉黛的倾世姿容,如兰似桂的纯洁品质被铜臭给玷污了。她,转身,金步摇,轻颤,那离去时高傲漠然的背影像冰山上的雪莲,有着纯澈到本质里的遗世独立,有着冰肌玉骨千年不化的绝美倾城。?
  汉宫的春色宛如昨,杨柳依依,彩蝶缱绻,汉皇细慎地看着一张张风姿绝代的美人图。他,从她画前步过,他,错过了,只是那一瞬,也是那一生。因为画中哪是她啊,哪是那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她?风,起了,模糊了她的视线,吹散了她手中的纤细的银针,她,再也织不出自己的锦绣。
  秋天如约而至,衰草盘桓,枯叶飞坠,她最后一次泪零,明日,她就要走了,如是毅然的抉择了——与其老死深宫,不如到大漠去,不如去兮,不如去兮。大殿上,他与她第一次相视,亦是,最后一次。叶落的那一刻,她从他深邃的瞳子里看见了——那一闪而逝的惊艳,而后绵绵不休的惆怅和滚滚不绝的悔恨。她的心,暗暗裂开一条缝,流出潮湿黏稠的血液,但她却欠身莞尔,留给他永不可得的美。
  愤怒摧残了他理智的最后一条防线,如黄河绝堤般,是噬骨化灰的绝望。杀,杀,杀了毛延寿,可是一切都于事无补了。伊人已成彼岸花,那么美丽妖艳,却是在水一方,不可摘撷,只是一个朦胧如水雾般的身影。是年的秋风格外凉。吹凉他的琉璃心--??饮恨终身。
  她最后一眼贪恋故园,决然转身启程。汉宫里的故事谢幕了。
  如果当日她遇上的不是毛延寿,如果当时她肯摧眉折腰眉贿赂画师,如果汉皇能够更睿智一点发现丝许端倪,如果她没有偶遇呼韩邪单于,可是,世上没有“如果”,只有那么多的”可是”。命运悄然埋下酷毒的种子,在边上窃笑,只待它发芽结果,原来——一切早已注定。注定他只能是她的君主,而无缘是她的良人。
  汉宫中从此没有了王昭君,她已经在瑟瑟秋风中萎谢了,落红成阵,是花,就要凋零,这,是宿命。但她又重生了,盛放在壮美辽阔的大漠。她用那细瘦的杨柳腰肢撑起了大汉天下,她用一生背井离乡给世间数十年和平安定,她用生命的长度丈量着人们对权势物欲的执迷。????
  虽,她深知大漠没有春天,“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展眼望去,都是秋的寂寥,秋的萧索,秋的怅然,但她也深知:自己微蹙的眉黛并不是悔恨,那个人只是贪恋美色,那眼神迷蒙中泄尽占有欲,而不是爱恋,像这种薄幸的男人,等到自己红颜衰老,美人迟暮之时,还不是一样团扇见捐,待到往日繁华喧嚣的长门宫笙歌不在,纵千金难买相如赋,一个人守着一生,那时的秋才真正肃杀。
  “汉家青史上,计拙是和亲”。可是,她如此安然地奔赴那场未知的华宴,尽管心中是绛黑色的暗涌,脸上却是宠辱不惊的笑靥。“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她背负着两千年前那片蔚蓝天空下最重的承望。君可知,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她是聪明的,所以她不是陈阿娇,班婕妤那样的后宫怨妇。她不怨,真的不怨。千百年来,人们对她是无端的误解,连一代诗圣杜甫都是;“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历史车轮碾过的千年岁月痕,多少文人骚客对她深感同情,由怜生敬,由敬生爱。但,词客各摅胸臆懑,舞舞文弄墨总徒劳。她是值得敬爱的,却不需要同情。那胡地的青冢是她的决绝无悔,她的一生,不管春光明丽,还是秋风萧瑟,都是美丽的绽放。不,是永生,即使,“一曲琵琶丧幽魂,一片黄沙掩****”,她仍用她的意志激活枯黄的秋草,续写她生命的传奇。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千年原来也只是瞬间。我还没登场,你已唱罢。塞上的秋风吹了千年,冢上的青草绿了千年。当年,豪华的殿宇已归寂尘土,但人们永远记下了那个“草木摇落露为霜”的秋天,那个清寒孤傲的远去的背影。
  江南此时,风老莺雏,雨肥梅子。而大漠却是“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黄昏青冢上,牧马频来去,昭君无语,尘世寂寂。静谧的夜,黄沙私语,在泄露不能说的秘密,而你我永远不知昭君冢上的草为何而青。时光的厚度不可超越,而你我也永远到不了长安。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