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碎张爱玲,纯粹《小团圆》
时间:2012-08-24 07:09: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轻轻走来  阅读:

    看张,不是一日两日。每看张,或多或少都会留下文字。
    《小团圆》,看得很荒唐。初是网上看,尔后图书馆租书来读,都读不进去。觉着张的这本小说玄乎得很,至于玄乎在哪里,有说不出所以然来。
    八月的一个热夜,突然想起一个朋友,他也是“张看”的读者,还送过我张的《流言》和《小团圆》两本树。他喜欢读书,把张读得透彻,尤其是《小艾》里的那个“气苦”,特意写了相关文章,很让我动容。因为他送的书及“气苦”的缘故,失眠的我于凌晨开始重读《小团圆》。
    这一重读不要紧,一部《小团圆》竟然让我彻底无眠,脑子里、眼前老是晃动九龄和张爱玲的影子,有时候是两个人,有时候是一个人。恍惚中,我总是牵强地把脑子里的张和小说里的九龄重叠起来,老是要把小说中的那个男人和曾经阅读记忆里的胡兰成对号入座。
    这是张的“俗”,也是我的俗。张的“俗”太澄明了,透彻得不忍去面对她文字的灵魂——我愿意相信,她的文字里无处不蛰伏着她高贵的灵魂。人家只是把灵魂束之高阁,而张就是与众不同,不仅敢于剖析自己思想,更敢于裸露自己的灵魂。敢于****是一个女子破茧的勇敢,敢于裸露自己的灵魂与自己的灵魂叫嚣,是许多男人所胆怯的,我喜欢张,喜欢张与自己抗衡的勇气。
    张那么辛苦,用余生的力去营造梦之外的“团圆”。这样的“团圆”分明是“小”的,是华美旗袍下的虱子,是皮袍下的那个“小”。试问,世间有哪一个女人把讽刺可以表现得如此纯粹?
    她的讽刺都是华丽的,不露声色的刻薄,不授予任何把柄的尖酸和刻薄,非气势女子是驾驭不住的,这样的气质用“华丽”来形容是不够的。
    她的孤独更是华丽的。她在美国的晚年,一个孤傲的女人,一个小资情调的女人,宁愿把自己与世隔绝起来,也要在漫长的孤独中成全自己的寂寞。即便是知晓自己要死了,也要在临死之前冷清地安顿好自己的作品,梳妆整齐,然后,一个人体面地与人世告别。没有人亲历她与世作别的姿势,没有人捕捉到她最后的灿烂,她把芬芳留在异国,她把暗香洒在了海上,终究,她还是完成了她一生的溯源——她从海上来,还自海上去……
    近期的《读者》竟然同时登了张爱玲和胡兰成的文章,我觉着很是滑稽。张爱玲的那篇很是华丽,华丽得失真,有点不像出自她的笔,是一篇新鲜的文章,是我以前不曾读过的。但我愿意相信那就是出自张爱玲之笔。胡兰成的那篇是写给张爱玲的书信。那个胡兰成真的是一个****高手。大凡有点文采的男人,多是多情的,泛情的。他遇见了张,不,是张遇见了胡。张早就预言到了爱情的归属——遇见他,变得很低很低,低进尘埃,在尘埃里开出花来。张爱玲这朵女人花遇见了才子胡兰成,以为从此岁月静好,安然一生,然,****成性的墙头草,并没有兑现婚书上的诺言。还好,张爱玲最后还是彻底醒悟了,“我是真的不喜欢你了……”也算是放下了,也算是给自己某个时段一个圆满的交代了。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是在读张爱玲的文字,还是在窥视她的内心?两者都是有的,毕竟我是善良的,毕竟,我真的爱文字,真的喜欢文字之外的张,那个外表冷傲,内心高贵的上海女人?
    苏青是张爱玲的朋友,她怎么可以背着张爱玲与胡兰成约好?
    胡兰成不过是亿万中国男人的一个表象,他是爱了碗里的,又要爱锅里的,甚至是爱灶膛外面的,女人,于他不过是一朵又一朵的花,一朵一朵的打开,一朵一朵的让它们寂寞,一朵一朵的枯萎。
    张爱玲就是一朵飘零的海上花。
    其实,我更喜欢读张爱玲的散文。她散文里的炎樱、苏青、姑姑,都成了我笔下的主人公的名字。我不怕她从另外一个世界赶来与我打文墨官司,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把自己当成了苏青,更多的时候是炎樱。我喜欢“炎樱”这个名字,火一样的樱花,烂漫的女人,多好。我喜欢苏青这个写文章的女人,因为张爱玲喜欢她,她看的起苏青,不屑当时的冰心,我亦一样。我现在这么说,很显然底气是不够的,这并不逊我对张的欢喜和对文学的热爱和对文字的痴迷。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