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谁与我共眠
时间:2012-08-23 07:40:4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乐极生悲  阅读:

吃过晚饭,就坐在了电脑前,没有动笔来写东西,只是随便的看了些文章,杂乱无章的内容,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有种想要一下子将所有的文章尽收眼底的欲望。可是,我不能,写文章的人总是构思许久,才敢动笔来写,而看文章的人总是一时兴起才浏览的。所以,粗枝烂叶,走马观花的看文章,难免会有一种懈怠的感觉。

前段时间一直在看贾平凹的文章,不敢看那些长篇,只是从散文看起,接着是看一些短篇,然后看了几篇中篇。觉得形形色色的人物就在他的文章中变得鲜活起来,农村静谧的空间在他的笔下显得那么的安详,像是一张张黑白分明的油墨画,可是线条却那么的清晰,以至于让我觉得自己身临其境。我深知,自己是写不出这样的文章的,只有欣赏和细细品尝的份了。想到这里,似乎有种想要掠夺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这可能是每个有写作欲望的人看了名家作品的感受吧,嫉妒之心油然而生,因为嫉妒才有了更加难以释怀的情结。

对于孙犁,我是知之甚少的,就在看贾平凹的散文时,看到一篇写孙犁的文章,于是就对孙犁产生了兴趣,在网上搜索了关于他的文章来读。不看则已,看了一眼,就像磁石吸引了眼球,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孙犁是一个敢于把自己此生所写的所有文字公之于众的作家,我在那些字里行间看到了他生活过的年代,看到了他生活过的村庄,看到了那些这辈子也见不到的行色各异的人物。孙犁的文章贾平凹是都看过了的,我也要都看一遍,贾平凹说自己的写作是受了孙犁影响的,他因此带着感恩和崇敬之情拜访了孙犁,可我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因为孙犁这位文学大师已经驾鹤而去,我只能以不断的拜读他的文章怀念这位大师了。

三毛是与贾平凹有过书信来往的,他们虽未谋面,可是却已经是故友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至少从贾平凹《哭三毛》和《再哭三毛》的文字中读懂了一点他们之间的深情厚谊。三毛在《梦里花落知多少》散文集中的《不死鸟》中写到自己本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只要父亲、母亲和丈夫荷西还活在世上,她是不会随便死去的,她在梦中与父母的对话让她在现实的樊篱中获得暂时的心灵宁静。可是,三毛却最终离我们而去,留下一堆的想象,留下无尽的伤痛,留给读者更多的回忆。我没有贾平凹那样的幸运,就算三毛现在活着,我也不可能与三毛有任何的来往,就算是一封书信也是一种奢侈。

贾平凹的作品永远都显得那么的厚重,承载了太多的文化和历史,我苦于自己没有活在那个年代。反过来想,活在那个年代的人有多少呢?数也数不清,可又有谁能够像贾平凹那样,对于身边发生的事以文字的形式展现在大众面前,以文字的形式再现了当年的那段历史,以文字的形式将那些活着的、离世的灵魂刻画出来呢?没有第二个人,只有贾平凹。所以我才佩服他,才仰慕他。文学的阶梯也是需要有人搭建的,贾平凹就是这阶梯当中的一个石阶,孙犁也是这文学阶梯当中的一阶,三毛也是,还有更多的作家在搭建着这座梯子。我站在阶梯的最底层,仰着脸往上看,看到了高入云霄的梯子,在惊叹的同时也有了一种带着开心的充实感。

夜色朦胧,霓虹闪烁,我似乎处在与世隔绝的空间,只有灵魂游走在那些文字当中,用心体会着每个前辈的成果,希望能够有所收获。明天还要上班,夜已经很深了,现实像一把有力的手将我从这宁静的世界拉了出来。

也许,会做梦,可是,却不知那位大师曾经的梦会进入我的梦境,是贾平凹的《腊月正月》,还是孙犁的《荷花淀》,是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还是沈从文的《边城》。也许,什么也没有,只有床边案头的几本厚厚薄薄的书静静的陪着我,但是我已经安然入睡。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