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是故乡
时间:2012-08-18 08:05: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谭水寒  阅读:

常羡人间琢玉郎,
天教分付点娘。
自作清歌传皓齿,
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
万里归来年愈少,
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
却道:此心安是吾乡。

据传苏东坡乌台诗案发,受牵连者甚多,其中王巩被贬岭南,歌女点同行。三年后北返,苏轼见二人在那穷乡僻壤间竟毫无岁月侵蚀的衰老变化,柔奴而越长越年轻,越长越漂亮,不由疑问:岭南的风土好吗?象故乡吗?柔奴却微微笑道:“此心安,便是吾乡。”苏轼闻之大喜且悟,便写了这首《定风波》赞美歌女柔奴的美好心灵和洒脱的人生态度。
少时读此词,并不觉美,甚至腹腓;如今重此词,颇有听雨僧庐下的沧桑喜悦,千万思绪纷涌沓来。
我的家园在江南丘陵的一环小山洼里:四周围绕的是山,山生长的是竹子,竹子一直延伸到山脚下,山脚下就是村落。村落被竹山如大海碧蓝的纹般层层箍得铁紧,独留东北一个缺,让清淩淩的河缓缓地穿流出去,消失在山峦起伏之中。
而我是在七十年代出生在那儿的。我的童年、少年以及青年的一些时光皆在那青山绿的家园里度过。记忆中最馨的部分便印在那“家”,并盈盛着满满的思念。那旋转风车飞奔的童影;那崎岖山道间飞转的自行车轮;那搪瓷碗里风尘剥落的亲笑容和父亲古铜的背脊,以及山间的青竹、山的落等等,无不揭示故乡曾经的真实存在,及关于那个家的暖。但有时半醒来,一切之于我又似乎倏然缥缈且已遥不可及。
不知从何时起,故乡遂变了客栈、旅馆。分明是回到了故乡,回到了家,望见了那一轮山里明月,听见了子规的清啼声,却忽然竟生出一种“此生不知是客”的淡淡伤感。尚未罗缕细思那份久别重逢的喜悦;尽享一分原汁原味的故园美食;或者操着未改的乡音唠叨那些从前故事,从记忆的深掘一点现实的光景,而行装却早已打点妥当,转留下一条薄黄昏中渐行渐远的背影,用汗与泪承载再次奔徙的命运,走向天地廓大的昏暗沉沉。
家自那时起便是一枚小小邮票,邮递着脉相连的心之搏动;抑或如那一根细长的电话线儿,用锡币牵着这边的挂念,连着那边的相思。却又不知从何时起故乡起落无声,沾着珠露轻轻滑过了梦之边缘;又仿佛被云烟锁住,如莫高窟的壁画,沾着已逝的濛濛流光,清淡且陆离,神秘而穆远。
七十年代出生的乡下人在历史的涌中,依稀注定要背负宿命的悲哀,一批一批又一批的被赶逐到城市,背井离乡。忽然有一天,故园和家不见了!钢筋、混凝土陆陆续续演示着盛世繁华。在富裕的光环下,乡间十户九空,门锁生锈,荒草摇风侵窗,犬不相闻声;田地里兔癸燕麦,荒草萋萋,时有蛇虺行于道间。而此刻奔走城市的乡下人,租凭着条件极恶劣的蜗居生存,尽管干着极卑贱且清苦的生活,但仍只能拿取极微薄的工薪,在繁华下,无可奈何的苟延残喘。寄居的避所便了仰人鼻息的家。其实遥远的家园依旧存在,只是人回不去了。
那些随父一同飘泊的孩童们,在长的岁月里,故乡与家的概念已然无存。去年在海,海便是家,吃着甜食,家好似甜的滋味;今年在常州,常州便是家,吃着酸食,家宛如酸的滋味;明年若去重庆,重庆便是家,吃着辣食,那么家又变辣的滋味了。在流徙辗转中长大的孩童,尝够了酸甜苦辣之种种,至于盼家的宁静与馨已是一种奢望。注定一群乡下的孩子将失去故乡与家。在无数次往返家园的人流中,他们满脸茫然的表,没有一丝欣喜与失落。而将来的“家”在他们手掌中攥紧的诠释已少了许多历史渊源的注脚,而多了些泪与冷漠的思绪。
我与无数乡下人一样如浮萍般飘泊着,但依旧怀念曾经拥有过的真实家园。那里不仅有许多叔伯妯娌、兄弟、宗族祠堂,和一座座后山的古老碑墓,而且生长着无数树木花草,飞禽走兽,俱是我依恋不舍的乡思归。但在物质构造的家园渐次坍塌,面目全非时,心灵的家园亦将飘无定所。我每思及这历史的车轮重重碾碎的人生,钻进骨髓般的痛出苦来,苦出痛来,难以安宁似魔餍。
那一偶重读苏轼的《定风波》“此心安是吾乡”之句时,不慕羡起那纤柔女子的坦然超尘的人生态度;醐醍灌顶,却正如《兰亭集序》文中云:“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之意。关于人生一些微小的彻悟也必要经历偌长时光的打磨和沉淀,且只在一个契机时心生灵犀如佛祖菩提树下的开悟。此番总算明了:这心若安了,家也便抵达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