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生如梦,视死如归
时间:2012-08-17 09:30: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朴素  阅读:
  视生如梦,视死如归
    
        
        
  梦应该是极平常的事了,谁没有做过梦呢。惟其习以为常,在接触到奥地利的老先生弗洛伊德的大作《梦的解析》时,不免吓了一大跳,其震惊难以言传。仿佛窥视到一个奇妙的世界,而这个世界又曾经是那样熟悉,读了老先生的书反而觉得无比陌生。这种思想上的震动影响深远,后来我对弗洛伊德便一直心怀畏惧,以为他看破了人生中极隐秘的思想。弗洛伊德对梦的经典解释就是:“梦是潜意识愿望的实现。”而荣格在他的《人和他的象征符号》一书里说:“梦是连接过去现在将来的,有预报之功能”。
        
  睡眠时候的梦是我们无从选择的,它们纷至沓来,不由分说,无从逃避,无从挽留,醒来之后我们常常惘然,找不到答案,很有些“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意味。记得有一首流行歌曲叫作《梦醒时分》,词写得哀婉,“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可能梦醒时分我们真的一无所有。且好梦最易醒,恶梦偏偏漫长,造化弄人,于此为甚矣。此时此刻,梦是凶险的延伸,是我们对未来的恐惧心理。在梦中,我们常常泪下沾襟,怀念故去的亲人与逝去的童年。
  
  梦已在这个世界存在很久了,只是不知猿猴有没有梦呢?古人人心古,相信梦与现实有密切关系。如孔子所说:“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那就不只有密切关系,而且有治国平天下的重大密切关系了。因为相信有关系,故有占梦之举,并进而有占梦的行业,以及专家。古人很有意思,但今人更胜古人,以梦为科学,做心理分析,区分出什么本我、自我、超我,从精神上对现代人进行手术阉割,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怕是一言难尽了。
  
  梦之为梦,实在是生命的另一种奋发争斗,把不可能之超现实变化成可能之现实,因为人生充满着无常虚幻。而虚幻的梦,正是在虚幻人生里的现实。庄子在《齐物篇》曾说:“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天平广记》卷281有《樱桃青衣》一文,叙天宝年间范阳落第书生卢子宿一精舍,入梦,梦中被一跨满篮樱桃的青衣女婢引入宅中,过起富贵生活,醒后才知不过一梦耳。正所谓“十余年之富贵,曾不如一梦之久。”
  
  梦乃人之常性,纵然帝王也不例外。譬如《史记·秦始皇本纪》云:“始皇梦与海神战,如人状。问占梦,博士曰;‘水神不可见,以大鱼蛟龙为候。’”占梦主要是根据梦象占卜吉凶,其渊源可上溯到遥远的洪荒之世,据《史记》载,黄帝曾以占梦得到风后、力牧两位名臣。而《太平御览》则云,尧有攀天、乘龙之梦,舜有长眉、击鼓之梦,禹有山书、洗河、乘舟过月之梦也。
        
  古云“梦有六候”(《周礼·春宫·占梦》),而《大智度论·解了诸法释论》又云:“梦有五种;若身中不调,若热气多,则多梦见火、见黄、见赤,若冷气多,则多梦见水、见白,若风气多,则多梦见飞、见黑;又复所闻、见事,多思惟念故,则梦见;或天与梦,欲令知未来事。”佛所云梦多空无,宋代诗人黄庭坚则云:梦成风雨浪翻江。梦之诡异,常人以为奇也。还是庄子看得透彻,他说:“视生如梦,视死如归。”
        
  不过古人后来也渐渐明白了梦的虚幻或空无,譬如东坡先生就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那种看破人生看破世情的感慨跃然纸上。唐朝的书生文士倒是别出心裁,觉得空空如梦还有教育意义,于是编造以梦的故事表人生哲学,写《枕中记》之不足,还继以《南柯太守传》,反复说明荣华富贵是梦,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而已。金庸小说《天龙八部》第四十三回有云:“王霸雄图,血海深仇,尽归尘土。”亦是道出那种“到头万事俱空”的梦醒之悟。
        
  倘若你以为唐人真的如此豁达,那你就错了。愈是写这类荣华富贵如梦的文章的人,愈是渴望荣华富贵而终于不可得,正如那种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心理。人生如梦,梦里面也折射着现实人生的影子。所以西人研究所云:梦正是现实中求之不得而化入梦中实现之愿望耳。中土也有此说,据《全后汉文》云:“昼则思之,夜则梦焉。”思即愿望耳。《云笈七签》亦说:“昼无事者夜不梦。”
        
  冯梦龙《广笑府》卷五记载了一个笑话之梦,其云:一好饮者梦得美酒,将热而饮之,忽然梦醒,乃大悔曰:“恨不冷吃。”这样的梦,既不如庄周之“梦为胡蝶”般的玄虚雅致,更不如柳梦梅之梦入南安府后花园之风流快活;好饮者之梦,一个老百姓的世俗之梦,仅为喝喝小酒而已。人有贫贱之分,梦居然也有,梦心之不古,该醒。正所谓“事如春梦了无痕”,剩下的只是卑微者的记忆。
        
  清诗人袁枚有云:“赖有岳于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西湖畔边有明忠臣于谦墓,墓侧有于谦祠,祠内有一座祈梦殿,是杭州人祭祀于谦的地方。原来杭州人祭祀于谦,并把他称为“梦神”,专佑书生的梦神,很有意思。想来人们觉得在祈梦殿里写下自己的梦想,有于谦于大人的保佑更容易实现吧。数年前曾路过杭州,小游西湖,似乎未见于谦祠,与梦神错过,现在想起来真是有些可惜。身在海南,短时间也没有机会再去杭州,只有寄希望于梦游了。记得一句话:“世界不是梦,但它应当化为梦。”
        
  梦是很好的文字题材,虚幻而缥缈的意味往往吸引古今人们的目光。譬如著名者有明朝文士张宗子的《陶庵梦忆》与《西湖梦寻》、清代小说大师曹雪芹的《红楼梦》、现代散文大家俞平伯先生的《古槐梦遇》、何其芳的《画梦录》、巴金的《十年一梦》、韩少功的《夜行者梦语》、西人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等等。与梦有关的书和文字实在太多,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部自己的“枕中记”,一般秘不示人。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