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梦无踪,弹泪与征鸿
时间:2012-08-15 06:30: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1721354794  阅读:

  北宋年间,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时任礼部员外郎,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时任礼部侍郎。两位同朝为官。此时,李清照18岁,赵明诚21岁。两个孩子都到了婚配的年龄了,两家人都在为自己的孩子的婚姻操心。
  有一天,赵明诚对父亲说:“昨天,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得了一封书信,其他内容我记不得了,只记得其中三句‘言与词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这是什么意思,父亲?”父亲略思片刻,然后哈哈大笑。赵明诚说:“父亲,你笑什么呀?”父亲走到明诚身边,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头,说:“儿子呀,看来你平常的心思都用在了金石文章上了。你这梦呀,是告诉你该找媳妇了。什么样的媳妇呢,你的梦已经告诉了你啦。你在梦中的三句话乃离合字:‘言与词合’,是词字,‘安上已脱’,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字,联合起来,不就是‘词女之夫’吗?这难道不是老天暗示你找的媳妇的标准吗?能词善文的媳妇。”听了父亲的解释,明诚脸一红,笑着辩解道:“父亲大人过讲了,这个梦是我白天做的,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这分明是白日梦嘛。”边说边走进自己的书房,继续他的金石词刻的整理工作了。
  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已经18岁的李清照,已经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因为是书香门第,从小便受到父母的熏陶,能词善诗,琴棋书画,样样能之,特工于词。而且,她记忆超群,过目不忘。天生的潇洒豪情,活泼开朗。由于她博览群书,极大丰富了她的精神世界,同时男性文人们喜欢遨游山水,向往美好开阔的意境以及尽情享受大自然的美妙的雅好,在她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那一年溪亭畅游,更是让她历历在目。她用笔记下了当时的情景:“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春天的一个早晨,窗外稀疏的雨声和着急骤的风声将还在睡梦中的清照吵醒。她躺在床上,显得十分慵懒,春意朦胧,睡眼惺忪。她向丫鬟春儿喊道:“春儿,春儿,这死丫头比我睡得还死。快开门看看外边是不是刮风下雨了。院子里的花肯定被风雨吹打完了。”春儿极不情愿地起来,伸了个懒腰,慢条斯理地打开屋门,春风细雨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外边的海棠树依然枝叶繁茂,毫无半点损伤。回头便对还在床上的清照说:“小姐,没事,没事,咱院子里的海棠还好着呢,没有缺胳膊少腿的。你就放心睡觉好了。”清照说:“那后花园里的花肯定被风吹落了不少。待我看看。”清照披衣来到后花园,看到花园中昨天还是花枝招展,经过一夜飞风吹雨打,着实凋谢了不少,不免生出些许惋惜之情。同时,联想到自己正值青春年少,更应该珍惜着美好时光。可这光阴荏苒,韶华易逝,不由得眉头紧皱,长叹一声:“唉!”在一旁的春儿见状,便说:“小姐,你又叹息什么呢?不就是被风吹落了几朵花吗,至于吗?”清照说:“你知道什么呀?女人如花,花如女人。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男人如叶,春雨润叶叶更浓。这就是绿肥红瘦。”
  回到屋子里,清照感慨万千,提笔便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写成了《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写完这首词后,她感到余兴未尽。猛然想起昨天晚上做的梦,她感到那似乎不是梦,就像刚刚发生在昨天的事情。那梦现在仍然让她脸红心跳。是一场春梦。她记得在梦中,她遇到了自己的蓝颜知己。当时,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好像就在自家的花园中荡秋千,荡完秋千的她,浑身上下被汗浸透。正当她坐下来慢慢地休息,整理自己的衣裙时,忽然闯进来一个陌生的少年,但见此人书生打扮,眉清目秀,温文尔雅,如玉树临风。清照见状,慌不择路,鞋子都顾不上穿了,穿着袜子就跑了,头上的金钗也掉在了地上。丫鬟春儿忙说:“小姐,你的金钗,你的鞋子。”在一旁的少年边笑边从地上拾起鞋子,微微一笑,递给了春儿。并朝清照点点头,然后也微微一笑。看到少年迷人的微笑,不由得清照一阵眩晕,再看看自己的尴尬和狼狈,真是羞得无地自容。但少年那迷人的微笑,还是让清照忍不住再回眸,一边靠着门边,假装嗅闻青梅,一边又窥视那少年。此时,四目相对,双方都含情脉脉,顿生爱意,真有相见恨晚之意。于是,她便唤春儿去招呼那美少年,让他到自己的书房等候。自己则重新回房梳洗打扮一番之后出来见少年。两人情意绵绵,都感觉似曾相识。而且两人共同语言甚多,满腹经纶,口吐莲花,互相倾慕,难舍难分。最后那少年喃喃地说:“不知何时才能与小姐再次相见?”清照说:“明晚月移花影时刻。”正当清照要出门送别少年时,只听见丫鬟春儿叫道:“小姐,小姐,该洗漱了。”清照此时才慌忙从昨晚的梦境中缓过来,赶忙答应一声:“这就来了。”梦中的情景时常萦绕在少女的心间,让她久久不能忘怀,茶不思,饭不饮,感觉到一片惆怅。为排解心中的相思之苦,她用词记录下来了她的感受和情怀:“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依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痕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赵挺之和李格非有次退朝闲聊,李挺之便将儿子明诚做的梦给李格非讲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回家后,李格非便给夫人王氏讲了,并说:“明诚这孩子我见过,聪明温雅,一表人才。且心存大志,立志要在金石文章方面有所建树,可谓德才兼备。我家小女清照自小酷爱读书,尤其善工词,如此讲来,两人正好相配。我们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两个孩子都是才貌双全,两家联袂,实乃天作之合呀。”夫人听了丈夫之言,感觉颇有道理,只是提醒丈夫说:“但不知赵家同意否。”李格非说:“我估计没什么问题,我家姑娘绝不是庸俗之辈。”
  就这样,李清照和赵明诚结合在了一起。他们的结合,真是北宋词界的一大幸事,也是北宋文艺界的一大幸事,更是中国古典文学史上的一大幸事。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