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上西楼
时间:2012-04-13 08:57: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花开天涯路  阅读:

很早就想写写这个人了。

他,就是一个传奇。传奇在他集艺术才华与一身偏天教心愿于身违地当了本怎么都轮不到他当的皇帝;传奇在他目有双瞳,酷似大舜般地娶了娥皇女英二姐妹,续写一段二女共侍一夫的故事;传奇在他丢家误国毫无政治权谋之能,一再割地让国俯首称臣,最后当了亡国之君。

他的词,更是一个传奇。传奇在他前期养尊处优金陵皇宫,浸蕴着香车宝马、侍女如云的温柔之乡,衍承“花间派”习气的绮丽柔靡,脂粉艳情;后期却在“春红太匆匆”的“几多愁”中“以泪洗面”,泣血而作千古绝唱,并为苏辛所谓的“豪放”派打下了伏笔,为词史上承前启后的大宗师。

这样的人,怎么着都是一个很引后人关注的人,更别说酷爱古典诗词的我了。只是在十七八岁的时候,文学和历史的功底还不深厚,怎么也找不到相关的史书籍来看他的填词背景。后来,问了一个历史系出生的语文老师,指点我看《资治通鉴》,可是也看不到我想要看的,他也只有摇摇头了。于是,我就吟着“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度过了迷雾一般对他的认知时代。直到邂逅了邓丽君的《独上西楼》,从而再度神游南唐,去感受那奢靡腐朽、豪华排场的风花雪月,和沦为阶下之囚的凄清无奈。

冷冷地清唱开始,无任何伴奏。只剩下形单影只,月下哀影绵延长无尽,和其它的热闹歌曲比起来,仿佛真的梦回南唐失陷的哀愁寂寥。一段类似箫的哀婉的旋律伴奏之后,又是一段念白。这段愁,愁尽了天下诗人墨客的眼界。只是后面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和“载不动许多愁”再无此般悲壮和雄丽。

经过十七八岁对李白胡乱着迷崇拜的时代后,我渐渐有些背离了,朝野不得志之愁再大,也大不过人家亡国之愁。况且李白余生浪迹天涯纵横潇洒,哪像人家窝囊得连老婆也保不住。不说了,这个传奇男人,绝对生错了时代,即使不是时代错误,那也是生错了帝王之家。只是上天给这个人此般造化,就是为了造就中国古典诗词上的巅峰吧。

起初我觉得这首《相见欢》从女人嘴里唱出来的感觉,很有怨妇诗词的味道,邓丽君的歌一般是让人听了放松休闲之用的,很少有人会单独放这首,原因就在于它很凄凉、哀怨。可是我认识的很多女性朋友都很喜欢唱这首词。也许,是出自人性中固有的悲剧情愫吧,很多女人喜欢当成怨妇诗来唱,用自己凄婉啼血般的声音诠释着千古传奇帝王的传奇哀愁。

这个温文风雅的亡国之君啊!写下这千古绝唱,只是想一表心悸,却让女性代而唱之,并一代又一代地为之倾倒,我想,南唐的温柔衰糜,抑郁柔情的国祚气数到他身上的的确确可以充分地做一个了结。

遥想和宋皇朝遥相对立的金陵瑶光殿,日日笙歌曼舞,“风箫声断水云闲,冲按《霓裳》歌彻遍。”据说,曾经失传于战乱的《霓裳羽衣曲》也是在那时重获新生的。在君王风流崇尚文艺的南唐,多少歌者舞者争相献媚,是才艺之士的风水宝地,可是,搞艺术毕竟是奢侈之事,是要有实力和基础的。有志男儿是不屑于此人。要不,每回女士们要是多唱了两遍这首《独上西楼》,就会被某些男士给卡掉。人家正意气奋发地“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那会欣赏“剪不断理还乱”的亡国之愁。倒是很多仕途失意、终受排挤之士,会对此有共鸣。

其实,被弃之妇和宦途失意的哀愁是有着共同之处的,同是天涯冷落人嘛。有时看着家庭幸福生活滋润的女子也来点上这么一首,千万别以为人家感情有什么问题,也许职场不顺,情绪低落而已。

我曾经感怀“金屋藏娇”的陈阿娇皇后,被废后的愁怨情愫,于是写了个东西:

长门怨

光阴荏苒抵不住寒暑往来四季变换

芳龄不再唤不回昔日花红蝶绕蜂缠

水色一天水舟共济万里长绵延

哪堪夜寒孤枕泪湿醒来夜才半

眉需自填填不尽丝丝愁如怨

对镜把妆添再无红颜

啁啾飞燕衔泥筑巢只为爱缠绵

扇收背转无言以对已无当初爱怜

生灵过万忙不迭结双成伴

独自形单空叹恩爱不在

鸳鸯柳岸拍翅嬉水尽撒欢

独依凭栏枉自数过尽千帆

春光璀璨照不尽无底悲伤幽暗

赏景心已淡凄凉哪堪

春去暑还佳人望月守窗孤泪伴独眠

曲调在弹酒已冷无人起欲暖

声声哀婉空留余音渺渺知人鲜

斩不断青丝绕无限

月下牡丹轻语低喃

人间花好月圆为何止不住深深叹

桃花人面相识只是一弹

情如春天造得景来亦离去悄然

只在心间默默留住你曾经的脚步蹒跚

放在网上,立刻有人来嘘寒问暖,还有人纷纷猜测有何情感纠葛。纵不知,事业受挫,空有才华无人赏识:千里马之志志在千里却脚下羁绊重重;雄鹰风破长空翱翔蓝天却羽翼被折,这等愁怨岂不可借歌赋长门来一展胸臆?只是吟着耳熟能详的《虞美人》,唱着邓丽君的《独上西楼》,感怀着一个帝国的陨落,“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一旦归为臣虏,沉腰潘鬓消磨。”自己的一腔夙愿只是一江春水中的一朵谢了的林花,“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罢了!不是吗?那就好好珍惜现在,歌唱着一半被男士卡掉了,就算了,何不聆听下一首?

天行健,万事万物都是生生不息,南唐后主的国破家亡却成全了他在词坛上承“花间”启“豪放”的大词宗,他艺术的光芒盖过了他政治的无能,谁也不会刻意去苛责这位皇帝。更何况一个人的得失荣辱,何必自怨自艾地无言独上西楼?

有位男士才能卓越,却一直被上司压下,抑郁十年之久,终待有朝一日时来运转,上司调换了,新上司立马重用他,给他当上主任,业务上让他独当一面。正在他意气风发之时,一次饭局应酬,便中风了。人抢救过来,可是瘫痪在床。这本是六十多岁的老年病,却在四十多岁的人身上并发了,身边之人扼腕叹息。时运的涨削也有规律,如果早知否及定会泰来,当初也不必过于消沉,所谓潜龙待机,位卑力微的时候养精蓄锐。一旦高飞穷极,也不必过于喜出望外,不知所累,以致受挫,后悔犹晚。

个人时运和国祚气数都有他的规律,只是要看处时之人如何运筹。再把邓丽君的《独上西楼》添进收藏夹吧,只做有时欣赏一下后主的才华。可惜了南唐,飘零数十载,只为缔造一个词帝!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