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阕瘦词里徘徊
时间:2012-08-11 07:22: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紫情冬语  阅读:

  饱满的思绪.沾染了相思的情愫,自此,纵然无风无雨,也乱了心湿了情!
  跌落的词阙里,是谁瘦了容颜?那些鲜活的字句,穿行在斑驳的岁月里,成熟了许多!不经意的凝眸,就是一次怦然心动的相遇!
  记得那年陌上花开,记得那个初见的微笑,茶香煮了墨,一阙瘦词里几多情深!
    --前言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初相遇的美好,一点点葬在了秋后遗弃的团扇里!那个清晨,因了某个人的故事,落在了名门公子纳兰容若的木兰词中,从西汉的缠绵,走进千年之后的满清,在我们仰望爱情的今天,那一阕瘦词也便是绰约着风情!
  认识一个人,是从遇见他的词开始的!
  纳兰容若,对水情有独钟的性情才子,上善若水,以水之德比君子之德,名曰纳兰性德。纳兰,借水之灵性,成就了纳兰词,如水自然灵秀。
  山一程,水一程,人间惆怅西风瘦!情真真,意切切,在纳兰词间呼吸着淡淡的忧伤!“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影。”
  循着满清才子纳兰的心事一路前行,遇见了词中赋了扇诗的才女班婕妤,一个多才多艺,集美貌与美德于一身的奇女子!
  初相见,汉成帝的宠爱,班婕妤并不恃宠自骄,美好落进历史的眼帘中,后来,因了赵飞燕姐妹的受宠,班婕妤自此就是顾影自怜的深宫生活!
  被爱遗忘的角落里,借一阙《团扇诗》,独吟《怨歌行》,纨素裁扇,汉宫凉飙,“弃置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贪了新欢忘了旧爱,君情枉比妾意呀!
  一词一赋,跌落了初时的美好,总不得相亲相爱一生!才情的女子,才大于情,人生兮,奈何兮,“才”字总抵不过一个情字呀!纵有万般才情,也未享一世恩爱!惜之,叹之,天妒红颜否?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轻挽云髻淡淡妆,相见难,不见也难,有情痛,无情也痛,一字一词,在司马光的《西江月》中笙歌年华,月斜人静!
  情到深处情易殇,青烟虚无伴飞絮,情字重时如沧海桑田,情字轻时如游丝飞絮!
  谁将情真意切种成一生一世的缘,谁把初相见的美写进了一辈子的相守?记得"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只一句,所有的美好就在一个情字里安静着!
  那一个遥远的名字,那个在情诗里被提及了万千次的名字,他,一个禅者,朝拜的一路,洒满了美丽的情花!仓央嘉措,世人称之为情圣而不为过之,他是月夜里最美的莲花,在我们膜拜爱情的那一刻,他用一句诗就征服了我们的眼和心!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红尘里的相逢,相见了,淡淡的问候,如那个叫做张爱玲的精致女子,只轻轻地说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无需更多的言语,幸福就在一个瞬间绽放若花!
  遇见,是一种缘,若只如初相见的缘,是一种美,如丰满了羽翼的蝶儿,在花香的空气里自由地呼吸!倾了心,倾了情,纵然在追忆中瘦了容颜,纵然只是一个转身的缘,也要华丽的道别!
  偶然,遇见了郭燕的一首歌,《遇,不见》,任芳菲叶落,终不见君颜!“相见难,别亦难,是谁在东风里把沧海望穿?”人面盈盈笑,天涯空徘徊,晓风残月,添了苍白!伤感的词句触疼了眼角,有些缘份脆弱得让你无法触及!
  夜,安静着,词,游走着,我在眸子的审视里穿越时空,徘徊着,在一阙阙瘦词婉约了心思!那些唯美的诗词,让人心疼心痛,纵然参不透词句的韵味,也想用心灵去亲近隔了千年的缘!
  隔屏,与你相识却不见,遇,不见,却想把这种初相遇的美进行到底!在彼此的心灵深处,保存着只如初见的美,纵然秋风凉,也会珍惜团扇情,不言弃,不放弃,无关爱情,温柔的坚持着一种情感!记得,彼时我们轻轻的一声问候,记得,此刻我们淡淡的一抹微笑,记得,我们沉醉在文字中的一份美好!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