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转沉寂如光
时间:2012-08-09 08:20: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hxz2006  阅读:

这些天一直在思考,是写散文,诗歌,还是写长篇小说。不知为什么,最近一提长篇小说,就有不好的感觉,就头疼。越想这里面事就越多。

 

想了半天,觉得有一点是真理。无论向左不是向右,似乎,或者准确地说,都不正确。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世界,你想到用什么招,别人当然也会想到用什么招。如果大家都是如原来我所认为的,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只是为了钱,这世界还不算太恐怖。而如今才看清,各显其能的这帮家伙,手里都拿着刀呢?每一个人都在潜伏,并把自已看成了神。我需要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这是个战场,而且每个人都是阴谋家。

 

于是就感到极度恐怖,并感到自已什么都不懂。但有一点,至少目前,必须做出选择,是写长篇小说,还是写散文诗歌。

 

长篇小说来自网络内部和电视剧的双重冲击,从长远看,似乎灰暗一片,而散文,诗歌因为在电视上无法出现,因为卡死了,反倒似乎似乎前交易会一片光明。网络小说的繁荣只是虚似的?从市场价值规律来讲,猪肉涨价了,必然大家都来养猪。因此,网络小说因为和养猪一样,只要你想养,养多少头都可以。但猪肉吃了,也就没了,可网络小说却与世长存。

 

然而这样的论证并不充分,如果小说质量好,是精品,一样会火。可我一来怕火,二来我写小说似乎水平一般,三来,写小说,费时,费力,我精力有限,现实中的战斗已经让我身心俱疲,疲于应付,再写小说,真是手忙脚乱,或者死无葬身之地。

 

如此看来,只有那些闲人,才更适合在小说里拼杀。过去我就以为自已是闲人,闲得实在是无聊,才写小说的。而如今,我改头换面,洗心革面,从一个闲得不能再闲的人,变成了在现实中拼杀得身心俱疲的人了。再去写长篇小说,真是累得苦不堪言,对身体和心理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综上所述,觉得不撤也得撤了。

 

想了好多天了,总是拿不定主意,因为已经写到这个程度,激流勇退,总觉得舍不得。然而这一生,激流勇退,又何止这一回两回了。无论从物极必反,还是一条道走到黑必死无疑的浅显的道理来讲,一直往前走,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散文,诗歌,我想有一天也会如此吧。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如今沧海真的横流了,我却好像还只是小学水平。

 

不过眼下要解决的,就是一刀把长篇小说欢了。一刀下去,解除了所有的疲累,一身轻松。

 

如果这是血腥厮杀的战场,我想我真该轻装上阵了。因为每天都忙得不再是不亦乐乎,而是忙得烦得不能再烦。所以,今天终于在松了一口气,因为砍了长篇小说,就走出去,在晚上的街道转了一圈。

 

一路上,在夜色中,看到黑暗深邃的天空,挂着明亮闪耀的星星,清静的街头人并不多,徜徉在寒冬冰冷的风中,看着街头那些美丽的,流光溢彩的灯,感觉甚是舒服。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刀把长篇小说砍了换来的。

 

现在看来,如果沧海横流了,这刀还真得磨得锋利无比,又凶狠。做人太仁慈,下场一定很悲惨。第一刀,先把长篇小说的头给砍了,喷了我一脸的血。然后还有许多事要善后。不知下一刀在砍向何方。先睡一觉,等明天再说吧。如果沧海横流了,迫不得已,我还真就得做一个英雄了。而且这个英雄,还真就得有本色了。

 

于是就想,做一个英雄,我有哪些优点,又有哪些缺点呢?不想则已,一想,还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看来,真得好好想想,这些缺点怎么处理的问题了。不处理了,下场一定很悲惨,我心如明镜。
 

  仿佛一夜之间,又什么都变了。自去年夏天伊始,就不断的撞车,一连无数次的死里逃生,到二月前总算是基本上彻底解决问题了。刚想喘口气,觉得面对一个自已从来没有看见血腥拼杀的世界,自已首要,当务之急,也必须做的,就是要有段缓冲期。看一看这世界还有什么自已看不见的。冷不丁杀进一个血腥厮杀的世界,顿感危机四伏,如履薄冰。
  然而问题显然并没有这么简单,已发现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而未发现的问题,又有多少,多么危险,仍是未知数。做为一个很极端的人,我所面临的明枪暗箭,刀光血影,显然甚于正常人几十倍有余而不足。这我多年以前是心知肚明的。
  多少年的拼杀,早已是让我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但有一点我明白,未来之路,和前路不会有区别。仍然必然是一条血腥厮杀,还要多少次你死我活,死里逃生的艰辛凶险之途。
  不过,人到中年,一个转逝点,在此时出现了。当你积累了太多,并看见了太多,并终于看到了你想看到的,或者你不想看到的,或者到了这个时候,你必须看到的时候,而你又正常活着的时候。这时你已经很强悍了,你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你不会处于风暴漩涡的中心,另一种就是你会处于其中心。
  今日,我感觉我进到了风暴的漩涡了。这是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感觉。这是偶然中的必然,也是必然中的偶然。无数的偶然与必然在不断的错位与交织中,多年以前,多年以后,直到今天,种下的前因,结出的现在的后果。一路追求,执着,则你必然向着一个方向靠近。这是必然的。但凶险在起着决定性的偶然作用。而什么才是必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呢?仅凭智商,坚强就可以了吗?我无法找到答案。我的性格中的诸多因素,奋斗,执着,梦想,永不言弃,以及我也不知是否真具备的能力,都在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到今天到达的风暴漩涡的中心,起到推动,以及推波助澜的作用。
  一时间,不知所措,风起云涌。慌乱中,以最快的速度,把长篇小说先砍了再说。虽然真的很想写,也知道写出来,肯定是惊世之作,可是真是忙死了,焦头烂额的,稍有闪失,都会是死无葬身之地。想来想去,不得不暂时砍了。别人玩的是钱,我玩的是命。这点我很清楚,也必须清楚。
  当你不由自主地卷入漩涡,处在峰口浪尖时,首先想的是如何先撤出来。这就好比当年康熙突然年幻轻轻的当上了皇帝,没筹备好呢,一夜之间,就由一个一点权力没有的人,一步登天,权倾天下了。他的处境可想而知。还好,他有超人的智慧和胆魄,继承了他家族的优良血统,巧妙周旋,步步为营,最后终于除掉了最大的祸害熬拜。但也是杀得好不艰难。  1/14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