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烟纸清明
时间:2012-04-11 08:40:3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后天男孩  阅读:

  当日子一天天如炊烟纷散时,对清明的感怀一年比一年深刻。孩提时,清明没有规定为法定日子,因而不记得它是几月几号,也不会习惯性跟着母亲去山上帮逝世的亲人扫墓,烧冥钱。
  在农村的风俗里,对已归泥土仙人的缅怀一般定在了大年三十,元宵节,七月半(农历七月十四)至于清明虽然是一直都有,但那时在我的家乡并不流行,普及的并不广,对它的态度也就像孩提时的我对待泥巴一样。
  但不知过了多少年,家乡山上的野菊花,小松树,慢慢地多了,人们突然对清明的感情深了,一种深沉便时常伴着雨季淅沥沥而开出花,几滴清泪便总是啪啪地打在黄泥地上,如往昔的日子啪啪地盖在心头…
  我是个跟着母亲一路慢走去山上缅怀亲人的孩子,记忆里的四座坟,四串鞭炮,十二枝香,一碟盘的三生(鱼,肉,蛋),四对蜡烛,一大捆草纸或天地银行发行的纸币,伴着微风或雨点,点亮通往天堂的冥火,跪拜,求保佑,久久的默哀,亲人的名字不知被提及了多少年,多少次,每一次的上山下山,坟墓越来越近也又越来越远,思念越来远也又越来越深。
  我的四座坟里所藏的亲人,虽彼此没有见过面,但每年又会彼此隔着黄泥亲亲,我的日子像纸烟,虽分散的有点早,但记忆里的日子永远都不会老。
  那些年,常听曾祖母的话,把上山下山的故事讲给她听,感受她夸我长大了的赞美,我是个多么乖,多么重感情的孩子。可晚来了七十年的我,总会在某天被她给抛弃,那一年,我二十,她九十,那一天十一月十一日,她丢下了我,丢下了一个没有见她最后一面的在汽车上奔跑的我,我那弯弯的人生路最终没有通往她一路向上的天堂路,于是,在时光的摧残里,我带着最深的罪孽感等待着某一天的到来。
  这一天,无论学校的清明假期怎么个安排,我的学习任务多么繁重,也无论排队等车的人怎么多,我回去的路多么堵,我坚定地告诉自己必须回去,去在某一天见我的曾祖母,见我家族里逝去的那些年,那些日子。
  回家的路被月色给包围了,轮子碾着公路,隐隐约约里透出的成片油菜花像养群,微风中摇摇晃晃,月色里行色匆匆。这是我第一次从外地赶回的清明假期,因而也那么习惯性伴着大巴里的悲伤曲子而顿生新愁,死死地盯着有月光的空,深深地想着此时父母的期盼。
  由于我得在清明下午返回学校的原因,我便和家人提意提前一天去山上扫墓。被提前的日子,并没有像往年总清明雨上,这一天,格外的晴朗,东风中夹杂着的桃花香,时而浓烈,时而清浅,落地的追悼,以前是走着和年轻的母亲上山,经几年,便骑着摩托车载着老了很多的母亲上山。母亲的话比当年少了一箩筐,孩子要学会讲的话才刚开始,母亲可以在岁月里沉默,可孩子却不能,孩子要记住的东西有很多,所以孩子必须学会多问多说。
  孩子要牢牢记住清明是每年的四月四日,孩子得记住自己要扫的坟会越来越多,孩子不能像幼时一样满不在乎,孩子是在四月里长大的小伙,他应托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梦想,为祖上添得荣光。
  纸烟可以瞬间在坟前被风吹散,可孩子对家乡的热爱,对亲人的缅怀,对清明里要做的事,永远都不能被名利冲淡。也就像扫墓时要保持着深沉样,扫完墓时要把日子和思念记在泛黄的日记里,纵使烟纸吹落,人间四月也会天晴。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