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
时间:2012-07-29 08:30: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疯子二癫  阅读:

  城门郊外,洋河之旁,有一园林,布局典雅。一抹春水缓缓地流淌,清澈透明,剔透出生命的空灵。微风荡荡,荡落一地花瓣;细雨斜斜,斜湿一帘幽梦,花落如雨,人欲醉!这,兴许是一幅古朴典雅的画卷,隐隐透着墨香;亦或是诗词般的意境,清幽,淡雅,略微透着一层淡淡的忧伤。独撑把伞,踽踽独行,见前方匾牌上“沈园”二字,如一抹琴音刺破长空,舞弄着一弯残月,也哭断了一抹烟雨;又象陈旧的放映机,不断播放着那发黄的影片,唤醒流年的往事,也斑驳了旧日的记忆。
  犹记得,四十年前,一个春日晌午,随意漫步沈园。园内花木丛生,繁花竞妍,石山耸翠,曲径通幽。园林深处,低首信步中,偶遇一绵衣女子,抬头正视,时间定格,目光凝滞。泪眼氤氲,脉脉含情,回眸间,风花雪月载着流水,飘然而去,如烟往事踏着红尘,猝然消逝;凝眸处,却是悲伤,壮志已经凌云,爱情没有兑现,只剩凄美的传奇,浸泡的泪水,狂笑人生苦短。最终还是你,抬起沉重的步伐,留下深深的一瞥,终身离开,我竟无语凝咽。朦胧中,追寻着你的影子,在池边柳丛下,低首蹙眉,玉手红袖,与夫浅斟慢饮。遥望苍穹,长叹一口气,吐出了沉重的压抑,也冰释了沉淀的郁闷,提笔在粉壁上题曲一首:
  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走进大门,如今已是物非人也非了。杂草丛生,落叶缤纷,青苔幽径,柳叶悠悠。路过池边丛林,掠过枝头,见一粉壁,驻足,停留,那字眼依稀可辨,阙下多了一首:
  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此刻,眼里,花落痕。眼睑处,残留一行清泪。情到浓时心不悔,爱到深处人憔悴。昨夜花开又花落,确是缘去人又回。走在烟雨红尘中,原以为,会忘却过去。然而,那挥之不去的剪影,却一直留在梦里,留在梦的尽头。梦未尽,心已碎。一夜风雨,不知花落几许?潸然泪下,泪水潮湿了我的誓言。一些人,一些事,一些过往都那雨后最美的彩虹,令人迷醉。不经意间,就从指缝间滑落,散落一地凄凉。
  站在岁月的峰顶,遥望。
  未思量,意难忘。曾几何时,我与你漫步于江南烟雨中。撑着油纸伞,踩着青石路,绕过石拱桥,湿漉漉的情思,在潇潇暮雨中缠绵和流淌。那一江幽幽碧水,那一池淡淡荷韵,晕染了你的鬓角。那浅浅的依赖,那幽幽的情怀,渲染了你的眉黛。那一刻,我想借清风明月,吟诵一阕诗词,将满心的爱恋与执着,用平仄的韵律弹奏一曲滚滚红尘。好景不长,“速修一纸休书,将唐婉休弃,否则老身与之同尽。”一如晴天惊雷,震得不知所以。我朝着梦幻呐喊,企图挽留远去的扁舟。可是,我始终无法摆脱世间的定数。是软弱,还是被封建教条束缚?
  转身,离开。伞已不知何处,任雨水迷失双眼。捡起一片落叶,写下过去的哀怨情愁,然后让春风带走,带到梦的远方,也许那是最好的归宿。擦干泪水,开始漂泊,等待的仍是风雨兼程。不要让你目光疲惫,它要剪辑动人的风景;不要让双手僵化,它需要拥抱生命的感动;也不要让心灯熄灭,它需要照亮心灵的幽径!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