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物语——读《挪威的森林》有感
时间:2012-07-28 06:55: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龚安然  阅读:

——题记:在时光不经意的走过之后才发现,青春原来是最容易流逝的。《挪威的森林》里那略带伤感、忧郁、平缓、舒雅的行文不经意就打动了我。回眸往事,每个人的成长经历都是一本小说,在百分百经过之后,才知最让人留恋的仍然是那不断探寻乃至不断追逐的青葱岁月。


都说20岁是最好的年华。青葱岁月里的惊涛骇浪,也带着一丝甜蜜的忧伤。我们试图说清所有的来龙去脉,却终于在一番挣扎之后发现,当一切都过于清晰、详尽,反而不知从何说起。幸好有村上春树,有甲壳虫,有——《挪威的森林》。那些平缓舒雅的文字背后,涌动着年轻时代特有的伤感和激情,说出我们一直想说出的话,那些纯真年代的——青春物语。

关于青春的记忆,每个人都是不同的。然而那些岁月里的感伤、沉醉却是如此相同,在生命中深深的留下烙印。小说男主人公——渡边,那时已经37岁,在飞往德国的机舱里听到甲壳虫乐队的曲子《挪威的森林》时,一下子陷入往事,无法自已。音乐早已了无痕迹的渗入生命,在不设防的时候突然出现,牵动心中微微的疼痛。即使历经十八年的沧桑,20岁时的风景依然鲜明如昨。渡边仍可真切地记起那片他和直子一起漫步的草地,仍然记得那些尘封已久的往事,那时空气里弥漫着的青春的芬芳气息。

成长是永远咀嚼不尽的话题。小说中的人物一一登场,木月、直子、绿子、永泽、初美……恋爱中的喜悦、甜蜜、忧伤和迷乱,对一切装模作样的言行举止的不满和嘲笑,难以和外面世界沟通的茫然无措……一一展现。

年轻脆弱的心灵有一双易折的翅膀。渡边的朋友——木月和直子在自我封闭的“无人岛上”长大,想要同化到外部世界中去的努力始终不能成功,最后终究要偿还成长的艰辛。木月以自杀的方式解脱,17岁的生命戛然停顿。渡边为了忘却伤痛,来到东京上寄宿学校,不期而遇像他一样逃避伤痛的直子,两人日复一日地在落叶飘零的东京街头漫无目标地或前或后或并肩行走不止,直至直子20岁生日那晚共渡一宵,不料第二天直子便不知去向。几个月后直子来信说她住进一家远在深山里的精神疗养院。渡边前去探望,并表示永远等待直子。后来渡边偶遇绿子,绿子同内向的直子截然相反,“简直就像迎着春天的晨光蹦跳到世界上来的一头小鹿”。这期间,渡边内心十分苦闷彷徨。一方面念念不忘直子,一方面又难以抗拒绿子。直子在疗养院仍然未能治愈自己,也自行中断了年轻的生命,渡边失魂落魄地四处徒步旅行。最后,在直子同房病友玲子的鼓励下,开始摸索此后的人生。其他人物,如直子的姐姐和初美,虽然是人们眼中出类拔萃的典范,却也有着难解的心结而走上了不归路。不同的道路最后却是殊途同归。死亡离得如此之近,带着宿命的悲哀和铅灰色的沉重。

然而年轻毕竟是年轻,年轻生命的水流总是新鲜、动荡的。渡边终于跨过了那道木月和直子难以逾越的鸿沟,勇敢的活了下去。村上春树以“他站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在‘哪里也不是的处所’连连呼唤着绿子”结束了全文。

小说展现了“青春的迷惑与无奈”,年轻必经的“彷徨、恐惧、摸索、迷惑、希望”的过程,轻触到一颗颗纤细易感的心,一如曾经年轻的我们;探寻了“死不是生的对立,而是他的一部分”、“我们活着,只需考虑怎样活下去就够了”的生活状态,令让读者不得不在感悟之后重拾“生”的可贵。

遥远的天际,传来甲壳虫乐队迷离的声音:“海潮的清香,遥远的汽笛,女孩肌体的感触,洗发香波的气味,傍晚的和风,缥缈的憧憬,以及夏日的梦境……”这些组成了作者——村上春树的世界,那是一种微妙的,无以名之的感受,贴己而朦胧,撩人又莫名,于是有了《挪威的森林》。


——后记:读《挪威的森林》有三遍之多,尤喜欢作者伤感、淡雅、从容的语调以及跳跃、片段式的叙述。尽管情节是平平的,笔调是缓缓的,语气是淡淡的,然而字里行间却鼓涌着一股无可抑制的冲击波,带着温暖、亲切的气息,唤起我心底里深深的共鸣。此外,有人问,伍佰演唱的《挪威的森林》究竟讲述了什么?我这样理解:“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别人无法抵达的澄清、宁静的森林,这或许是那最忧伤与唯美、无奈与压抑的爱情吧”,不知道对与否?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