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金庸-我眼中的仪琳.青灯礼佛
时间:2012-07-04 07:39:0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方向感  阅读:

佛说:世间一切皆如梦幻泡影。佛说:万古循环皆有事因结果。恒山峰巅云烟袅袅,曲折的羊肠小道吱嘎作响。“当”。青铜古钟悠扬地响彻山谷。声音,像丛林深处的悬崖峭壁一样悠长。漫漫青山,如同水面的倒影,在薄雾缭绕中晃悠。这晨钟暮鼓,陪伴着寂寞古刹里叨念着佛经的女人。我就是其中一个。然而平静是相对的,江湖中只有刀光剑影的厮杀才能永恒。踏着青石板有说有笑的走向江湖、重归红尘。衡山的江湖会议是我们的目标。师傅说此次出行,凶险万分。再看看这青山绿水旁的流觞人家吧,再看看盘山而飞引吭高歌的飞鸟吧。也许,你们这回首,将是定格在历史年轮岁月沧桑中对佛主最后的离别仪式。江湖血腥,将涤荡你们的灵魂。不会的,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我们终究还是要回来的。我在心里自语。苦难向我袭来。幸福也向我袭来。帷幕被无形的双手拉开,将上演的是喜剧还是悲剧,在故事结束之前谁也不知道。那就别想那么多了。反正当我们从恒山院落走出来在江湖中拂拭而过之后,世间一切与我擦肩而过的漂亮,都将成为心灵深处渲染一段往事的颜色,在凄风冷雨、风烛残月之间淡淡暗去。泛黄的记忆,在夜深时伴我入眠。这就是归属。心如止水,千树万树梨花雪白的装点着一座山头。偶然闻到紫叶李的芬芳,倒是最刺眼的色彩。该来的,就让它们来得更猛烈些吧。原来除了庵前院后的山山水水、烟烟云云,尘世中仍有花红柳绿、莺燕双飞。而且,别有一番风味。那就临水映照一下吧:平如镜的水面,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好一个不惹尘埃的笑脸,清亮的眼眸,宽厚飘逸的衣服,娇小的身躯……罪恶之手从身后围抱过来。传闻中的田伯光,悄无声息的来到我的身边,在我来不及惊呼的瞬间,我被他坚固的拥在怀里。挣扎,反抗象是无能为力的表演,博得田伯光冷冷的笑脸。拯救我的,是佛主吗?不是。可佛主却安排令狐大哥来到我的身边。在一个漆黑的窑洞里,伸手不见五指,令狐大哥的长剑与田伯光弯刀碰撞的声音在倏忽间响起,刹那间停止。安静,听得到三颗心跳动的声音。嘶嘶,我知道,那是从令狐师兄大腿创口上喷薄而出的血液发出的,如昨夜桃花,鲜红的飘零了一地,化为尘土。只是那些滴落在我心头的红色,安静的幻为不不可抑制的情愫,在心田里疯狂的生长。令狐,在我心里播下一颗种子,长长的藤蔓伸到他的身上,他每一个小的动作,都牵动着我的心扉。血的声音,象风从耳边吹过,哗哗作响。然而,这一切能否掩盖山中传来的钟声,流云轩、飞霞阁前的孤骛也被惊醒,在黄昏时与夕辉共舞。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毫不犹豫的陪着令狐,感觉来自他身体的温度,心里,荡漾着如豆青灯下不曾有过的幸福滋味。佛主就留在心中吧。为了他,西瓜偷了。大慈大悲咒声里,我虔诚的祈祷,愿我佛把一切苦难加在我身上吧,别责怪我受伤的令狐大哥。我说:假如非要给这段感情一个理由的话,你就叫因果报应吧。他舍身就我是因,我报答他是果。佛却说:我洞穿世间所有,你所做的没有理由。因为,你爱他。花开叶落终有时,爱来恨去却无因。至尊宝偶然也问一问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那也只是研究一下而已,至今,也没有给出答案。好一座桃花院落、梅林房檐。《笑敖江湖》的宫商角调在空气中欢快的舞蹈,长长的红地毯走过一对幸福的恋人。我朝思暮想的令狐大哥,也沉浸在与素素姐琴萧合奏的和谐之中。甜蜜,在湖面徜徉。前里之外的地方,我的故事结束了,非常圆满的结束,从山间小道开始,在青山绿水中终止。冲出红尘,回想已去世的师傅说的话,回头看看纷繁热闹的尘世,让这一瞥的记忆,伴我终生。我的故事,我仪琳故事,是个悲剧吗?我问佛主。佛主说:有的故事结束了,却没有结局。什么道理?佛主不说,那需要一生来领悟。或许,需要生生世世。总之,正如我出发是说的那样,终究还是回来了。重归古刹,在青灯前礼佛,用最诚挚的祈祷,为我的令狐大哥。他开心了,幸福了。我的心就平静了。有一天,佛又对我说:当心中的芸芸众生都叫令狐时,你红尘中的故事……

离别·古城

题记:一年将尽,是在激风劲浪中冲破还是在风轻云淡中沉默,我们都已度过。这一年的记忆是我们牢筑的城堡会死守着流逝而过的青春,在脑海里风蚀成古老的风景、成为在旅途中偶而梦回故里的心指手画脚凭吊的话题。心却不愿意停留,要离别、要离开,只为了再次、再再次打造更加牢固的城堡锁住更加美好的记忆。离别·古城古城,老树,断桥,残剑,破盾,冷风,老人,旱烟。旱烟从老人的口中慢慢的吐出来,在空气里飘渺得虚无,纠缠得虚无,飞扬得虚无。阴霾移过西天,于缝隙中穿出,几缕夕晖从轻烟中透射而过。哪里是烟,哪里是云?一阵冷风拂过,烟散了,云还在……风过后老树的枝桠尤自无奈地摇摆,挥着衣袖离别远去的枯枝败叶,而枝叶中,仍有旱烟熏鼻的味道。静静的,那一抹烟灰百无聊赖的坠落在暗地里另一半被黑土掩埋的破盾之上。穿越时空的交会!却永远也不可能交会!另一阵风起,老树就重新舞动褴褛的黄衫离别枝叶。还有,破盾上刚刚安歇的烟灰。破盾依旧安静着、千秋万代的安静着,永远也没有滴下那滴寂寞的眼泪。因为,在土壤里它手握着埋藏得更加深沉的残剑。即将来临的黑暗,只会带给他们面含微笑的沉睡。明朝旭日东升,残剑继续聆听破盾讲的故事。外面的故事。我们的主人躺在血泊里落寞的睡去。城堡的新主人踏过敌人的、自己的战士的尸体高高在上地坐在金碧辉煌的王坐之上……声色犬马、荒淫无度过后,古城有了新的主人……城里人断断续续地走出腐朽的城门,走过颓败的吊桥。桥,吱呀的响着……刚才,古城的最后一位居民也在抽完最后一袋烟之后把背影消失在青山脚下……桥断了,桥断了……日落了,日落了……断桥。落日。青山。残剑问:“他们离去,为何?”破盾答:“不知道,我只听见老人说的最后一句话:‘日落西山。现在,阳光已在青山之外。’”残剑问:“所以他们离去。是去寻找太阳么?”破盾答:“可能吧。桥断了。人,再也不能回来了。不会回来了!”残剑说:“我不懂人,真的。他们为何千辛万苦的得到城堡又如此匆忙的离去!”破盾说:“我也不懂。夜太黑,我们睡了吧。”闪电,在瞬间照亮了这个暗夜!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