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怀念海子
时间:2012-04-08 08:00: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西藏风狼  阅读:

  1989年3月26日,山海关。静静的海子躺在铁轨上,在他的身上是打开的《圣经》。远方,火车呼啸而来,一代天才诗人由此走向了另一个世界。
  ——题记
  阳春三月是一个让大地生疼的季节,我听不到土壤的裂帛声,可我却看到无数新绿破土而出。
  阳春三月是一个让人们心疼的季节,我到死都不会忘记那个写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句的诗人海子,可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再见到他新的诗篇和章句。
  春天,三月,我怀念海子,无疑是在疼中找痛。可生命从落地的那一刻,不就在经受疼痛吗?不然为何我们一出生都哭的那么撕心裂肺?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隐约知道海子这个人。当我不再是孩子的时候,我知道海子是一个天才诗人。当我正是文学小青年的时候,我才知道海子已经远离我们生活的土地而去。
  2003年夏,16岁的我独自在兰州上学,那时候,我几乎只读安妮宝贝的文字而漠视其他所有的作品。是在一个闷热的午后,我坐在高铺之上随手翻阅舍友买来的报纸,被一则新闻消息吸引,大概说的是:武威一所高中的一男学生,因为沉浸于海子的诗歌之中,最后选择和海子一样的方式,卧轨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我当时对死亡的意识很模糊,这个事件让我再次陷入死亡的阴影。当时我悄悄剪下那则消息,夹在自己的钱包里,在课余闲时开始思考生命该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在海子之前,我还知道有一个很伟大的叫海明威的文人把猎枪对着自己的口,然后扣动扳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后来专门到学校图书馆借了他的《老人与海》读,可当时并没有读懂。而海子的诗歌却一直不曾有缘遇到。
  04年末,我开始变得叛逆。蓄发吸烟打架,开始和社会上的那些无业流氓混子打成一团,认为叼着烟在校园出没,染着怪异的发色就是成熟长大。醉生梦死快意于自以为是的江湖恩仇并沉迷网游的生活让我一度忘记了文学以及理想的雏形。
  直到06年冬天走出校园南下广东追风而归。这一路的跌转和现实的磨砺,终于让一颗漂浮不安的心暂时安了下来。再次拿起久违的文字,是在07年工作基本稳定下来以后。然后从网上下了所有能找到的海子的诗篇,打印阅读。
  抱歉,前面的话题扯了太远,原谅我的思绪总是这样飘忽流离。正式阅读海子文字的时候,我已经22岁成人。08年夏天远在武汉上学的妹妹知道我喜欢海子的文字,给我寄来了一本带有乔韦尔插图的《海子诗集》,这个年纪,我已经可以理性地去阅读一个作者的文字,而不会轻易跌入幻境。比如读安妮宝贝,读老子《道德经》之类的文字。
  再回海子,关于海子的先验性,预言性,启发性,以及神话性,我这个晚辈读者不再言说。关于海子的死亡,那是个简单到无比深奥的事情,我想说,可又无力说清楚。很多事,被众生口耳相传久了,就会变成传说,这个我们都知道。很多人,被膜拜久了,自然就会走上圣坛,让我们仰望而不能明目。这个我们也明白。
  属于深夜的海子,沉浸于冬天的海子,陷于死亡不能自拔的海子,野蛮而悲伤的海子----在《春天,十个海子》里,这些字句都在诉说着他身上有着宿命已定的死亡印记,这份印记,必得以死来句读才能得以安生。在他用生命以歌的全景式大诗《太阳》里,他似乎向世人说明了他选择卧轨的原因。因为他把铁轨幻化为了通往天堂的天梯,而他的灵魂只有在天堂才能得以安息。
  我一直这样断想,若是那个时候,有如现在这么多人知道海子,并捧读他的诗句如读《圣经》,他会不会对这个世界产生留恋而放弃轻生?可这断想啊,今天变得多么苍白而没有意义,因为诗人已经远去,永不再回人间大地。
  阳春三月,我读到一篇怀念海子的文字。作者告诉我们:一个国家可以失去一个诗人,但一个母亲决不可以失去自己的孩子。当我读到:一个年迈的母亲怀抱着一篮子鸡蛋坐了几天几夜火车去北京看儿子,鸡蛋一颗都没破。母亲只是希望那些鸡蛋能让自己的海生苍白的脸色红润一点。当母亲在3月26日这天按照传统为远在异地的儿子熬了一锅红粥远庆儿子生日的时候,海子却永远地离开了这位母亲。从母亲知道儿子自杀的消息以后,日日对着家门前的坟头哭的双目失明的时候,从母亲至今还怀揣着离开北京前,儿子从朋友处借来硬塞到母亲包里的三百元钱,要用它为自己办理后事的时候,我眼里的泪已经噙不住掉在了书上。
  海子啊,即使这个世界多么不符合你的梦想,即使人间真如炼狱让你疼痛难忍,你也不该丢下深爱你的老母亲而独自先行啊--
  3月26日,春暖花将开的日子,也是海子出生的时间,26岁的海子选择这一天离开世界,可曾想到如今还在为他哭泣的母亲?世人,诗人时代也许都可以理解海子的离去,可作为一个母亲,要如何接受这样的现实?
  三月,面朝大海,海水是无数眼泪汇集起来的伤潭,映照着海子这颗陨星的坠毁。
  三月,春暖花开,百花绽放是对一代天才诗人的礼赞和对母亲的安慰。
  三月,怀念海子,是最合适最伤感最疼痛最哀婉的季节。
  最后,愿天堂四季花开不败,愿亲爱的海子永远面朝大海,在花海里做一个喂马劈柴的快乐幸福普通人。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