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你替我说
时间:2012-04-08 08:00: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路寒雪  阅读:

  你可以在天空下睡去、醒来又沉醉。
  可是,你永远不能拥有太多的天空。
  ——题记
  是夜,万籁俱寂,天地间好像只有我与诗独存。读懂了你的诗,便了解了你,你是灵通转世、雪域最大的王;你是至真至纯、世间最美的情郎。对着缠绵而绝美的诗歌,不禁,轻轻念出你的名字——仓央嘉措!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碰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和煦;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下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我一直相信,在纯白的雪域高原、湛蓝的青海湖畔,曾经、一位像月亮一样的藏族女子,一个身披僧袍的英俊青年,牵手伫立,仰首倾听天空中飘荡的清澈吟唱……
  仓央嘉措,西藏佛教六世达赖、代代传诵的浪漫诗人、为爱叛离的绝世情僧。只为一个叫玛吉阿米的姑娘,抛弃信奉、成为唯一没有载入佛教史册的达赖,甚至割舍生命、被皇帝废逐失踪于青海湖边。纵然与心爱的人无缘牵手,却将爱情传染给文字,三百年中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传颂成永远!仓央嘉措,你将爱情演绎成毒蛊,让无数感染的人知道:爱情里也有绝望的坚持、凄凉的守候!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很多时候、很多人,若不是在相遇的时刻蓦然回顾,那惊鸿一瞥、又怎会触痛彼此的一生?
  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有些爱,原本一开始就是错。陆游的《钗头凤》,一句“错错错”便“莫莫莫”,竟有如许无望的相思。
  “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上的人影。”那个叫曹珮声的女子,只为胡适离开时的一句“等我”
  而终生未嫁。她在孤寂中离开人世,临终前要求将自己埋葬在杨林桥边的小路旁——因为那是胡适回家乡的必经之路。虽然胡适客死海峡对岸,再不能踏上那条小路,而那份无果的爱恋就守在那里、未增未减!
  一直以来,常被席慕容《一棵开花的树》所感动:“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
  一直以来,也常为海子而黯然神伤。海子也说面朝大海、等待春暖花开。每年都有春暖花开,海子、你在等待什么呢?也许我永远也不知道,他们那些孤独的文字、承载着多少苦涩与无奈?
  面对此爱,我宁愿相信美丽的传说:比如梁山伯、死后葬在迎娶祝英台的路旁,祝英台慨然跃入坟冢,与心上人化蝶双飞。也宁愿相信,仓央嘉措和玛吉阿米已化作空灵的神曲,使雪山圣洁、让碧空如洗……
  作为浮华时代的我们,也许很少有人将诗歌写的旷世绝美、很少将一种情忧伤到凄美。可是,总有一份庸常的情感,就像一只蜗牛,静静地蜷在自己的爱情世界,常常以为这么多年打造了坚硬的外壳,却因为一件事一个人,才发觉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世间有一种情,叫做:我爱你、但与你无关。明明知道世界上没有卑微的爱情,却宁愿做一根路边的小草,盼着你路过、再次路过、再三路过,纵然此生无缘,也仍然感恩、感谢上天让我可以遇到你!
  人生真是一段无奈的旅程,有时候怀疑爱情只存在童话里,经不起人间的烟火。也许,这诸般的真爱与情殇,只是因为“人生初见”,却成为不了永远。
  我知道,三百年来,仓央嘉措一直注视,一直注视我将无望而静默的相思轮回到今生。
  既然三百年前你就抄袭了我的心情,假如面对我爱的人,仓央嘉措、你替我说:——
  你见,或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欢喜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