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的风雨情怀
时间:2012-07-02 07:42: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文字的天空  阅读: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这是冯延巳在《谒金门》中的诗句,大自然的风风雨雨,一直是传递诗人感情信息的天然信使。一生“忧患得失,何其多也”的李清照,以她灵巧的纤手和娴熟的技艺裁风剪雨,悉心点缀她抒情乐章的氛围,创造出林林总总、景凄情忧的意境,坦露她那风雨般颤抖的灵魂,展示她那风雨般苦难的人生。



真正了解李清照,是从央视《百家讲坛》节目开始的。我从康震教授满口锦绣的娓娓讲述中,阅览了李清照一篇篇独步千古的华彩辞章,知悉了她百转千回的人生浮沉。深入透彻地走近这位才女,竟令我的心中涌动出几多波澜,久久难以平复。

我惊奇地发现,“风雨”这一自然物象,竟是如此深刻地胶着在那些或靓丽或婉转或愁结的词作中。当一个美丽幽怨的女词人,遭遇一段段浮沉不定的人生旅程,一个映照中国文坛的不朽传奇便产生了。

早年(1804年)李清照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仕宦之家。她的父亲李格非是当时著名的散文家,他的母亲王氏,是一位善写文章,颇有文化素养的女士。因此,与宋代一般闺秀所遭遇的严格女教环境不同,李清照是生活在相对宽松自由家庭中,并接受了良好的早期教育。

可以说,浓厚的文学氛围、宽松自由的家庭教育,如和风细雨般滋润出李清照性格的一面——天真、活泼、大胆、率直。她热爱自然,讴歌自然,善于用女性的细腻去发现自然中的美。“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蝶恋花》)暖雨、晴风、冻土初解,初生的柳叶如睡眼初开,刚绽开的梅花似红艳的腮颊,这是初春的景致。风、雨在李清照的笔下富有特别的情韵。如果说这是描写初春的风雨,那么“细风吹雨弄轻阴”(《浣溪沙》)、“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好事近》)则是暮春的风雨。《忆王孙》是描写暮秋景色的:

湖山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轻风吹来,掠过湖面,水波荡漾,渺无边际,花朵稀疏,香气减少,莲子已成,荷叶变老,水光山色、眠沙鸥鹭,都仿佛成为她的亲密朋友。在这幅清幽和谐的荷池秋景图中,蕴藏着她热爱自然美的激情。

除了用一颗细腻的心去欣赏大自然的风雨外,她还用一颗异常敏感的心去感受大自然的风雨。当以《如梦令》为代表: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清照早上醒来,微带醉意,由昨夜的稀雨急风想起窗外海棠,不知经风雨之后有何变化。“试问”一笔,饱蘸着她的惜春之情。问者情多而答者意淡。“知否?知否?”的问句即是对侍女的断然否定,又包含着责备之意。之所以能察觉到卷帘人觉察不到的细微变化——骤风疏雨带来“绿肥红瘦”的变异,是因为作者有一颗细腻而敏感的心。


每逢佳节倍思亲,李清照也不例外,《醉花阴》便是一首佳节怀人之作。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薄雾浓云的氛围暗衬丈夫离别后孤寂无聊、度日如年的心绪。燃香、饮酒,此可谓易安之嗜好。明诚出游,清照独守深闺,孑然一身,寂寞难耐,便只好燃香聊慰孤寂,以美酒浇相思之苦。面对本应团聚的重阳佳节,怎么不黯然神伤呢?“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就将一个昼夜愁闷、苗条清瘦的思妇形象活脱出来,“西风”这一意象使得这一幅画面罩上凄美的色彩。

在《点绛唇》中,李清照主要写闺怨,借伤春惜春之情表达深闺寂寞,愁肠百结的情思,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深闺寂寞,愁肠百结,雨打花落,伤春不已,倚遍阑干,望断天涯,不见行人归来,唯有衰草连天。“催花雨”本意为春雨使花速开,故名“催花雨”,但这里是讲“春去”,是花被雨打而落。雨打落花、衰草连天的景象,既可能是眼前之实景,更是因“望断天涯无归路”而产生的一种青春、爱情被“雨打风吹去”的感伤、苦闷、愁苦的心境。

“道似无情却有情”的春雨催开了花,却催走了春,催逝了如花岁月、似水年华,与辛弃疾的“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常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同是伤春咏叹调,不过李清照播洒的“催花雨”深含着女子的轻柔与婉曲,深藏着女子的哀怨与轻愁。伤春情愫表现得最为含蓄蕴藉的莫如对“雨疏风骤”后“绿肥红瘦”的海棠的描写了,字里全无“伤春”语,字里行间却无处不透露出“伤春”之感。雨后肥硕的绿叶涓涓流淌的不是伤春的眼泪?风后瘦损的红花轻轻哭诉的不是伤春的悲歌?

与意境相类的句句说“伤春”的欧阳修《玉楼春》中的“残春一夜狂风雨,断送红飞花落树。人心花意待留春,春色无情容易去”相比较,可以说是“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己,若不堪忧”。与同样是咏风雨海棠的诗僧齐己的“风雨冥冥春暗移,红残绿满海棠枝”相比,那情真味长的曲调,那新奇巧妙的比喻均佩戴着女性特有的徽号。以“细风吹雨弄轻阴”表现“梨花欲谢恐难禁”的伤春情怀最是女子笔墨。

又如《念奴娇》,“萧条庭院,有斜风细雨,重门须闭。”此词通过写雨后春景来抒发深闺寂寞、情怀夫君之情。是什么让这位女词人经常形瘦神消呢?仅仅是因为“有斜风细雨”的“种种恼人天气”吗?仅仅是因为“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见《行香子》)的变幻无常吗?这风这雨,不仅是自然界的风雨,更是感情的风雨。李清照是个婉约的词人,节外生枝、游离不定的感情风雨便通过这风雨意象含蓄地表现出来。


李清照后期词作的有些“风雨”已不是纯粹的自然景观,而是动荡时局以及自己风雨飘零的身世的象征。“恨潇潇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多丽》)词人是在咏菊,又是自咏,表面上是赞美菊花的高标逸韵,傲岸不屈,实际上表现了她憎厌鄙俗、倾慕高洁的情怀。这风雨既是自然界的风雨,更是社会的风雨。菊、梅是孤高品性的象征,在《满庭芳》这首咏梅词中,词人写道:“从来知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揉。”梅花的风韵情致虽然超过其它的花,但是却可能遭受风雨的摧残蹂躏。显然这里的风雨双关两意,且侧重于后者——社会的风雨,渗透着作者鄙弃庸俗、孤芳自赏的思想感情。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