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梨花深闭门
时间:2012-06-29 07:08: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京洛衣  阅读:

    闲翻少游词,目光落在“安排肠断到黄昏”一句上,却又似乎眺到某处不眠不休的大雪,墨染到纸上,晕开万物,遂笔而记之。
    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安静,也许是看太多紫陌红楼,六朝金粉,心生倦意。
    我却记得去岁,父亲说,哈尔滨不知疲惫地又迎来了第53场雪,那是三月末,雪意犹未尽。
    已经这么久了么?
    又下雪了。
    六月份,灯火黄昏,陪我四载的朋友们,没有告别就别了。
    从此散落天涯。
    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如同哈尔滨的冬天注定要下雪。
    雪落梨花深闭门。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突然停笔,写不下去。年少光阴,任气轻狂的样子被风吹散,终成氤氲。
    雪落在上面,失了声,灭了影,绝了尘。
    岁月切片,轰然碾过,成了老相簿里的回忆。
    然而终究久了些。
    于是又去看了《且听风吟》,村上春树最初在酒吧、厨房里边喝啤酒边写成的小说。快尾声时,主人公与杰氏酒吧的那个中国调酒师话别,读到这儿,便潸然泪下。
    尘世中收到的许许多多的温暖,哪怕只有一瞬,也经久不敢忘。
    夜间得一梦。
    有白衣胜雪、眉目如画的女子长袖翩飞,婆娑起舞,正遇上衣着天青色的女子姽婳飘然来访。那是月中的仙子素娥,遇上司霜雪的青霄玉女。
    相对而坐,就论及所知的三界万物万事。
    不知是谁提起了麻姑。
    “麻姑,”素娥倚桂而笑,“听过的。掷米而成珠的那个人,可是她?”
    青女点点头,然后道:“你知她曾对凡人说起沧海变桑田。有个痴人,拿出他所有的荆山之玉,隋侯之珠,所有的绿绮焦尾一并湛卢巨阙与麻姑交换,只为换得沧海。
    “万物都流入沧海,万物变迁,都入沧海中。那人只想留住青春韶颜。”
    素娥又笑笑,折下一枝桂花,“后来呢?”
    “买下了,只不过——
    “沧海到手,却只剩一杯春露,依旧是变迁而已。那人遂癫,将春露一饮而尽,然后不知所终。”
    从来系日乏长绳,水去云回恨不胜。
    欲就麻姑买沧海,一杯春露冷如冰。
    素娥手一动,桂花如雨,似梦似幻。她笑了:“多傻啊。这群人,我也见过找系日之绳的,还有个人,想砍掉三足金乌的足。”
    她们都笑了,人多傻啊,想留住时间。水风轻,月露冷,遣情伤的,大约只是那些酸文假醋吧。她们不需要吝惜时间,是没有哀伤的。
    我恍惚醒了,又似乎没醒。窗外是下雪了吗,漫天明暗的纁红。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