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无计可消除
时间:2012-06-22 06:32:5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魏静华  阅读:
  宋神宗元丰7年,齐州章丘出生了一位女童李清照,父亲李格非是苏东坡的学生,任礼部员外郎,母亲是名门闺秀,博览群书,吐属****。李清照幼年时便聪明绝顶,锦心绣口,常语出惊人,过目不忘。至少女时代,不仅亭亭玉立、至诚淳朴、琴棋书画精诣,而且崭露峥嵘,名噪一时,成为宋代著名的女词人,被尊为婉约派宗主。
  李清照虽是女子,但她饱读诗书,胸有块垒,大气如虹,敢于品评史实人物,慨叹世事;执笔为文更如龙蛇飞舞,平地生雷,丝毫不让须眉。她号易安居士,曾作《词论》,主张“词,别是一家。”她曾评价柳永词多写风尘浪子,词语尘下;苏轼的词只可称为句读不茸之诗,却不可称之为词,是念得唱不得的;王安石、曾巩的词则更是读也读不得。
  宋徽宗时,李清照的父亲将她许配给吏部侍郎赵挺之的儿子赵明诚。赵明诚是一位大学士,酷好金石,对彝器、书帖、字画也有专研。李清照嫁给赵明诚后,渐渐对金石学也有了浓厚的兴趣,在帮助丈夫考证、鉴别、搜求之际,二人的感情愈来愈深,相敬如宾,比案齐眉。李清照曾在《金石录》后序中记叙过二人的幸福生活: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李清照与赵明诚新婚后不久,正值初秋,秋空寥廓,秋云高远,桂香缕缕飘荡在秋风中,赵明诚的友人刘跋写信邀约他到泰山访古。李清照带着不舍之情为赵明诚收拾好行囊、备好酒菜之后,与他相对而坐,酌情而饮。席间,赵明诚屡屡谈及友人,并对相聚充满了期盼之情,而李清照则默默倾听,无语凝噎,直到临别之际,她才将一方锦帕从怀中拿出,递给赵明诚,嘱他路上相看。踏上行程的赵明诚,将锦帕打开,立即看到了妻子写在锦帕上的这阕《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占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自从与你离别后,我日日欹靠在窗下的竹席上,目睹着窗外的池塘,曾经粉嫩的荷花已经凋谢,曾经碧绿的荷叶已经残破,曾经清雅的荷香已经消散;我的背后还袭来了缕缕凉意,我这才惊觉深秋已至,周遭一片萧瑟。你不在我身边,我的心冷清孤寂,对环境的变化浑然无觉,更无法排遣愁闷与相思,只好独自外出乘舟,却陷入到更深的怅惘和忧郁。
  仰望天空,秋云高远,雁阵南飞,我多么希望秋云和秋雁能够将你的书信捎来;我多么盼望能够立刻与你相聚,我们并肩伫立在夜色中的楼头,看月亮遍洒清辉,而我们,只管呢呢喃喃地共诉相思,而不去理会一切。
  此时此刻,我的眼前只是一片缤纷飞散的花朵、只是一缕伤感流动的秋水,我知道,我在思念着你的时候,你也在思念着我。这相思,无可消除,不能减灭,就像落花流水一样无可奈何、怅然所失,才刚刚从我紧皱的眉头落下,便一跃而上我牵挂着你的心头。
  李清照对丈夫的浓厚挚爱之情,与祈盼他早日归家的心绪,令赵明诚深受感动。赵明诚一想到自己离开后,李清照将日夜伫立在风雨中的楼头,他的心就涌起丝丝缕缕的疼痛。此时,虽然离家已经很远,但赵明诚的心却已经飞回到刚刚分离的妻子身上,对游泰山、访古碑、与友人相聚的期盼反而减轻了许多,许多。
  李清照与赵明诚结婚二十六年后,金军南下,掠走了徽、钦二帝,北宋灭亡,南宋危在旦夕。宋室南渡,赵构成为南宋的第一个皇帝,定国号“建炎”。南渡第二年,赵明诚在京城建康任知府,一天深夜,城内发生叛乱,赵明诚没有指挥戡乱,而是偷下城墙,弃城逃走。之后,他被朝延撤职。建炎三年,也是李清照与赵明诚结婚的第二十九年,夫妻二人乘船沿长江而上去洪州,当船只进入和州境界时,李清照指着北岸向西的一道水流对赵明诚说:“那就是霸王自刎的乌江啊!楚霸王逐鹿败北,无颜见江东父老,宁肯一死以谢天下,留得丹心碧血,浩气长存。比起那弃天下百姓于不顾,苟且偷生,偏安一隅的人,要气节的多!”言罢,她便慷慨激昂地击打着船上的桅杆,以金石之声吟道: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在李清照的心里,对弃城而逃的赵明诚实有一腔愤懑,终于委婉地表达了出来。也是在这一年,赵明诚再赴建康任职,却因急病死在了刚上任不久的太守府中,年仅49岁。
  赵明诚死后,45岁的李清照猝然病倒,之后,身心交瘁,无所依靠的她嫁给了右承务郎、监诸军审计司官吏张汝舟,却没料到张汝舟娶李清照的目的,只是为了满足个人的虚荣心与李清照所收藏的那些文物。当张汝舟的贪婪败露、并且遭到李清照的断然拒绝后,他的丑恶嘴脸也随之暴露,他对李清照拳打脚踢,大打出手。
  视人格比生命还重要的李清照,根本无法忍受张汝舟的暴虐,为了挣脱这次失败的婚姻,她大义凛然地向朝廷告发了张汝舟在科举考试中作弊的事情。按照宋朝法例,张汝舟被发配到柳洲,而李清照则怅然入狱,后经朝中友人的帮助,李清照只入狱9天便释放了。但她的心神和灵魂都已经伤痕累累、凄凄惨惨、悲悲切切了。出狱后的李清照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带着赵明诚的手稿和残存的书画、金石、碑帖,先后流徙到越州、台州、温州、衢州,最后到了杭州。
  李清照带着对亡夫赵明诚的爱,后半生殚精竭虑,整理与校正赵明诚所写的有关金石彝器的考证文章,又作了一些增补,编撰《金石录》(三十卷),全文用细宣工楷誊写。当《金石录》完稿的那一天,她无限依恋地触摸着手稿,眼中流下了滚滚的泪水。
  展眼,又是一年来到,当上元佳节的灯光照耀到寡居的李清照窗前时,她正呆立在窗前,听那窗外传来的阵阵笛声,看那邻家春花正茂的少女头上插着珠饰儿,戴着铺翠小冠儿,红妆艳裹,立在残雪的院子,如同一朵红梅花儿绽放时,她想起了自己也曾经面若芙蕖,唇若涂丹,发挽乌云,指排削玉,如花似月,倾国倾城;她还想起了自己女扮男装,和丈夫赵明诚一起开心观灯、畅游夜色的情景,而如今,她的脸已是一片苍白哀愁,她的眸中闪烁着丝丝缕缕的幽晦和迷离,她的心底一片凄凉悲惨,就连她笔下的词,都那样的凄风瑟瑟,凄雨潇潇……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节,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晚年的李清照,生命就像一只孤雁,充满了物是人非事事休的伤情。每日每夜,她都忧戚满面地倚在窗前,瞭望着辽远的天空无限孤寂、悲凄、痛楚,最终,郁郁而死。死于哪一年已不可考。李清照艰苦曲折的一生再次印证了那句话——红颜女子多薄命;她所作的词集《漱玉词》,成就远远超过同年代的其他词人。
  在李清照生命的最后时段,她常常将文房四宝备好,摆到院子的菊花畦边,而后,拖着瘦弱的躯体,穿着单薄的衣衫,伫立在清冷的风中回忆着前尘往事,许久许久,她沉重地提笔,写出自己孤寂的心情,将笔放下后,她流着泪对着天空、对着墨迹未干的素笺说道“明诚,如果你在冥冥中有知,一定要在那边等着我,等着我……”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