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楼梦看中国古代婚姻——恋爱
时间:2014-08-26 15:23:0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现代婚姻,无疑都是男女双方在恋爱的基础上,走进婚姻殿堂的。而在中国古代社会里,婚姻必须是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即便是纳妾,也是给经过父母同意的。那种男女双方两情相悦、彼此相恋,自由结合的婚姻,是不被父母和社会的认可,除了私奔偶尔成功的之外(如司马相如与卓文君),无疑都是失败的故事。而且,古代社会十分讲究礼法的,讲究男女授受不亲,更是强调男女隔离与疏远,严防非夫妇关系的两性有过多的接触,特别是宋明理学的兴起,三从四德的伦理思想,更加强了对女性的禁锢,防止女性与男性的接触,这就造成了男女之间的自由爱恋是在古代社会是不被容许的。所以,这种由男女自由恋爱逐步走向婚姻,在古代社会大多数也是夭折的,这一点在红楼梦就是有所体现的。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红楼梦所以描写的男女相恋而无法走入婚姻故事

  第一,贾宝玉与林黛玉。贾宝玉与林黛玉,他们前世在天界结缘。今生,林黛玉进贾府时,双方竟然都是莫名的相熟,并因此而相遇、邂逅。之后,在荣国府、大观园的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他们发现彼此是两情相悦的,并且在人生观、价值观上两人也是趋同的,于是,一段青梅竹马的亲情,逐渐发展成了缠绵悱恻的爱情。他们爱情故事,有黛玉探宝钗的含酸;有清虚观打醮后摔玉剪穗的吵架;有静日玉生香的情谊缠绵;有桃花下读西厢的浪漫唯美;有诉肺腑的真情表白;有赠帕的心有灵犀……然而,在贾府衰败的大背景下,属于他们的爱情还是无疾而终。宝玉、黛玉二人虽然心心相印,也有贾母的支持,但这种冲破封建礼法的大胆地自由恋爱,还是无法完全摆脱礼教的束缚。寄人篱下的黛玉,没有父母为她的婚姻牵线搭桥,而“金玉良缘”的客观存在,王夫人、薛姨妈暗中的抵制以及贾府矛盾重重的内部争斗,都使他们的爱情,无法收获圆满,无法收获幸福,并以黛玉的死去而导致这段感人的爱情故事结束了。此外,在诉肺腑一节中,宝玉错把袭人当做黛玉,便一把拉住,说道:“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而此时,袭人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可见,在古代社会里,这样大胆的爱情表白,是不应发生的,是不被允许的,是被看做邪话的,所以,袭人听后的,表现出来的表情是被大大的惊吓着了。

  第二,司棋与潘又安。她的情郎是表弟潘又安,而且,她们的爱情相比宝黛、小红贾芸等人爱情的含蓄内敛,司棋的爱情毫无疑问的是红楼梦男女爱情里面的最为大胆、激情的。司棋和他的表弟青梅竹马,从小就定下不娶不嫁。司棋性情与大观园女孩儿温婉和顺为主的性格不同,大胆、泼辣而刚烈,对爱情更是主动追求,她从贾府回家时,和表弟二人就开始旧情不忘,她们不仅通过婆子进行书信、信物的传递等联系感情,更为大胆地是他们公然在大观园内私会。然而,他们的私会无意被鸳鸯撞见,鸳鸯念及姐妹情义没有告发,把事情隐瞒下来了。可懦弱的潘又安却是一走了之,独留司棋一人困在大观园内。之后,抄捡大观园的时候,在司棋的箱子里查出一双男子的锦带袜并一双缎鞋来。又有一个小包袱,打开看时,里面有一个同心如意并写着男女传情的一个字帖儿,就这样,司棋与潘又安的恋情被揭露开了。而在那个封建年代,是不允许儿女们自由恋爱的,他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结合,司棋这样公然自由恋爱自是违背礼法的,再者,贾府本是封建传统家庭,更是不允许男女传情这样越轨的事情出现,而且,司棋还是未出门的小姐的大丫鬟,这样“伤风败俗”的举止,自然也会带坏小姐的。所以,司棋被抓住自是要严惩的。最终,司棋还是因为“偷情”的事情,被撵出了大观园。尽管,她也曾经央求迎春、宝玉,希望能继续在留在大观园内,服侍迎春。但一切都没有了,严重超越封建礼教底线的她,在王夫人为宝玉进行的“正家风”的运动中,还是被清洗出大观园。回到家中,尽管潘又安找上门来,可司棋的母亲对那个坏了司棋名声的外甥,是又打又骂,是死活不同意她们的婚事。最终,一气之下绝望的司棋,撞墙而亡。而受到司棋感染的潘又安安葬了棋后,也殉情而去。可见司棋之死,无疑是古代腐朽黑暗的婚姻制度对人性的束缚、禁锢,压制男女之情,而酿成的惨剧。

  第三,龄官与贾蔷。贾蔷,是宁府的正派玄孙。而龄官,则是贾府从苏州买来的小戏子。贾蔷,因去苏州采买戏班子,而邂逅龄官。后又因长期管理贾府戏班子,而与龄官日久生情、情愫暗生,一段爱情也在慢慢地在展开了。最能体现龄蔷之恋的故事,就是“龄官画蔷”。那龄官在蔷薇花架下,深情地一笔一笔地画着“蔷”字,来排解自己的思绪。之后,他们又在宝玉面前上演了一出精彩的男女爱情故事。那贾蔷本想买了雀儿来哄龄官开心,却被龄官误以为以物喻人,打趣形容她。那可贾蔷听了,不觉慌起来,连忙赌身立誓,向龄官道歉。接着,龄官发了小脾气,埋怨贾蔷对自己不够关心。那贾蔷见状,又急忙要请大夫来瞧。贾蔷要走,龄官又叫“站住,这会子大毒日头地下,你赌气子去请了来我也不瞧。”这里我们又看出一个多情的龄官,正话反说,是恋爱中女孩子常有的表现,她赌气不见大夫,这也是体现出她对贾蔷的关心,对贾蔷的爱,她不顾自己生病,也不愿看见贾蔷在太阳底下晒着,但她不好明说,只好把爱藏在尖锐的话里面。通过,龄官与贾蔷的爱情故事,我们看出来他们双方也是两情相悦的,情意绵绵、相互关心的,丝毫不输于宝玉与黛玉的爱情故事。然而,这场纯粹的爱情到了中途,却是戛然而止,无疾而终的。因为,他们彼此身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特别是龄官低贱的戏子身份,都让贾蔷这位宁府的正派玄孙,是无法超越礼教的束缚,而大胆地取龄官为妻。最终,龄官这样一个孤傲多情、倔强敏感的女子,很是明白的,悬殊的身份和的差别,都会导致这场爱情的结局很有可能会是一个悲剧,于是,向往自由的她,借国丧期间贾府解散戏班子,遣散优伶的时候,选择了离开。也许,待龄官看来,与其空守着一段没有未来的爱情,看着悲剧上演,到不如自己现在结束,还能留着一段美好的回忆,让自己多年以后还能细细地回味。

  此外,像贾芸与小红,书中唯一一段能走进婚姻恋爱故事,在他们开始接触时候的也是十分含蓄的、内敛的。那贾芸与小红在怡红院里偶遇,小红有意无意地丢下自己的手帕,谁知道这帕子竟成了日后的信物,也为她们的爱情埋下了伏笔。而贾芸一次见到小红,对她的印象也应该是不错的,听这丫头说话简便俏丽,贾芸待要问他的名字,因是宝玉房里的,又不便问,只得说道:“这话倒是,我明儿再来。”说着便往外走。可口里说话,眼睛瞧那丫头还站在那里呢。然而,这仅仅的一面之缘,却让小红泛起了爱的涟漪,并做起了相思梦。后来,那小红玉见贾芸手里拿的手帕子,倒像是自己从前掉的,待要问他,又不好问的。再后来,贾芸再次进怡红院寻宝玉说话,那坠儿引贾芸进怡红院。小红闻知是贾芸,故意走至蜂腰桥门前等待,只见那边坠儿引着贾芸来了,那贾芸一面走,一面拿眼把红玉一溜,那红玉只装着和坠儿说话,也把眼去一溜贾芸:四目恰相对时,红玉不觉脸红了,一扭身往蘅芜苑去了,不在话下,但爱早已一切尽在不言中。后来,贾芸听见小红玉问坠儿,便知自己拾着帕子是小红的,心内不胜喜幸。又见坠儿追索,心中早得了主意,便向袖内将自己的一块取了出来,向坠儿笑道:“我给是给你,你若得了他的谢礼,不许瞒着我。”坠儿满口里答应了,接了手帕子,送出贾芸,回来找小红。就这样,一条帕子成为了两个人传递爱情的信物,她们彼此是如此的有默契、如此的有感觉,更是心照不宣地让爱情在不经意之间悄悄流露出了,擦出了火花。可见,在古代社会,即使两情相悦、彼此有意的男女,要谈一场恋爱,也是无法表白、无法公开的,他们也能通过眉目传情,或由由第三者传递一些看似无关的物件,还表达彼此的感情。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看出古代的婚姻制度和封建礼教,对人性的束缚与禁锢,对爱情的打击与压制。特别像贾府这样的封建大家族,对这种男女自由恋爱的态度,更是十分坚决的,是把它看做叛逆的、违反礼法的、伤风败俗的。对待这种自由恋爱有的只是泯灭人性的无情扼杀与镇压,丝毫不会留情的。于是,我们看到了太多两情相悦的爱情,到最后是无疾而终的、半途而废的,以至于还发生了男女主角殉情的悲剧上演。而这些不人道、不人性化的制度和礼法,都是值得我们深刻的批判与反思的。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