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小人物——柳嫂子
时间:2014-08-17 22:01: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柳嫂子,是红楼梦中的人物,五儿的母亲,大观园厨房的负责人,她随因玫瑰露、茯苓霜事件受了牵连与冤枉,被暂时剥去厨房主管的职务。但最后,还是在平儿的公正处理下,洗清冤枉,重新恢复了职务,可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在玫瑰露、茯苓霜事件中表现出的过度势利、谄媚,还是有让人生厌的地方。

  关于,柳嫂子的登场是在红楼梦第六十回当中。那日,芳官来到厨房传话,她笑向厨房中柳家媳妇说道:“柳嫂子,宝二爷说了晚饭的素菜要一样凉凉的酸酸的东西,只别搁上香油弄腻了。”柳家的笑道:“知道。今儿怎遣你来了告诉这么一句要紧话。你不嫌脏,进来逛逛儿不是?就这一开口,我们就看出了柳家的是一个十分势利眼的人,宝玉一句晚饭的事情,在她看来却是十分重要的事情,而芳官到厨房传话,她也认为是“贵客临门”。因为她很清楚宝玉是嫡子,又是贾母最疼爱的孙子,贾府孙子辈的第一人,她自然不敢怠慢;另一方面,那芳官是怡红院的人,是宝玉身边的的人,自是给高看一眼,更何况自己女儿还正要托芳官调到怡红院工作。之后,那柳家的还亲自给芳官热糕吃,为其准备茶水,十分巴结芳官,并亲自询问了女儿工作的事情。其间,到是丫鬟小蝉,说出了实话,““雷公老爷也有眼睛,怎不打这作孽的!他还气我呢.我可拿什么比你们,又有人进贡,又有人作干奴才,溜你们好上好儿,帮衬着说句话儿。”

  通过柳氏上述的举动,我们看她之所以如此巴结讨好芳官,无非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到宝玉的怡红院工作。因为怡红院是宝玉的住处,也是贾府中最热的一个部门,不仅待遇能够提高,还有接近贾宝玉。普通的丫头干好了,可以得到加薪升职、出人头地的愿望,而且,她的女儿身体羸弱,有弱疾,可那怡红院里却是是丫鬟多、工作轻,宝玉又对女儿出奇的好,将来还要放她们出去,可见那怡红院自然是个好去处。所以,为了女儿的工作,那十分通晓人情的柳氏,自然对宝玉屋中的人十分殷勤,十分讨好,伏侍得芳官一干人比别的干娘还好。那芳官也知晓柳氏的情义,也愿意帮这个忙,可宝玉虽是依允,只是近日病着,又见事多,尚未说得。之后,那芳官将一瓶玫瑰露送了给五儿。那柳氏见这玫瑰露药好,便倒了一小杯给她的内侄治热病。她嫂子又将自己家中的茯苓霜拿了一瓶给柳氏。这茯苓霜也是很珍贵的,是柳氏的哥哥从广东的一位官儿处得来的。不料这一来,却引出了一桩冤案来。

  原来,司棋想吃一碗鸡蛋,派丫头莲儿到厨房转告柳氏,可那柳家的却道:“就是这样尊贵。”从这句话,我们对比柳氏之前和芳官对话“今儿怎遣你来了告诉这么一句要紧话”。我们就可以看出,在柳氏眼中,一个大丫鬟吃碗鸡蛋,待她看来就是过分的尊贵了,而宝玉要吃点酸凉的、不油腻的素菜,就是十分要紧的事情,其对待二人的态度差距多大啊!可见是那柳氏是多么势利眼的人。之后,那柳氏以鸡蛋缺少不肯给司棋做。那莲儿回道道:“前儿要吃豆腐,你弄了些馊的,叫他说了我一顿。今儿要鸡蛋又没有了。什么好东西,我就不信连鸡蛋都没有了,别叫我翻出来。”可见,柳氏平日给司棋她们做饭,也是不上心的,是随便应付了事的。那莲儿不依不饶,主动翻箱倒柜找出十几个鸡蛋,那柳氏又忙说是预备做饭用的,且以鸡蛋价格贵,依旧不肯给司棋做,并说道“我倒别伺候头层主子,只预备你们二层主子了。”可见柳氏是处处拿话对付。那莲儿说:“谁天天要你什么来?你说上这两车子话!叫你来,不是为便宜却为什么。前儿小燕来,说‘晴雯姐姐要吃芦蒿’,你怎么忙的还问肉炒鸡炒?小燕说‘荤的因不好才另叫你炒个面筋的,少搁油才好。’你忙的倒说‘自己发昏’,赶着洗手炒了,狗颠儿似的亲捧了去。今儿反倒拿我作筏子,说我给众人听。”这一语点破了柳氏的势利,她也是看人下菜碟儿,更何况为了女儿将来在怡红院的立得住脚,自然给对怡红院里的人格外殷勤。那柳氏依旧以小姐们吃点小炒都是先付钱在给做的例子,继续拒绝莲儿。其中,言语间还提到赵姨娘差到此打秋风,那也柳氏也清楚赵姨娘是探春的生母,不好得罪的,只好是百依百顺的,任她拿这拿那。最后,司棋派人催问,莲儿这才气哼哼地离去。

  通过柳氏拒绝给司棋做鸡蛋这件事情,一方面看出柳氏的势利眼,另一方面也反应迎春在贾府的地位不高。因为迎春是贾赦的女儿,既是姑娘家、又是庶出,而且还没了亲娘,加之为人懦弱,和宝玉的地位无法相比,而司棋是迎春的大丫头自然受了影响,那柳氏自是心知肚明,而且她为了女儿能进怡红院,也是要十分讨好宝玉身边的人。那莲儿回去向司棋汇报,跋扈的司棋岂肯善罢甘休,带着莲儿等大闹厨房,将整个厨房弄得鸡飞蛋打,一片狼藉。后经众人劝说,司棋这才作罢离去。那柳氏见司棋发了飚,大闹一场,却又没了当初的借口与委曲,巴巴儿做好了,给其送去。可见柳氏也是欺软怕硬的人。而司棋大闹厨房,莲儿无意间发现柜子里的玫瑰露,于是又引出五儿被冤枉偷东西的事情。

  晚间,柳氏的女儿五儿进院子将所得茯苓霜,分给芳官一半,临回时,正遇见林之孝家的查夜。那林之孝家见五儿从院子出来,知她素日不往园内走动,今日入园必有缘故,故将五儿询问,可五儿却是词钝色虚,正好王夫人屋中丢了东西,她正奉命严查此事,于是便起了疑心。可巧小蝉、莲儿路过,她们正与柳氏母女有矛盾,立刻添油加醋诽谤五儿那莲儿更是将在厨房所见的玫瑰露道出。那林之孝的见状,立刻到厨房搜查,果然发现玫瑰露了,还有珍贵的茯苓霜,她不听五儿辩解,立刻要将人赃共获的五儿,交给李纨、探春处理。而探春让交给王熙凤处理,那林之孝家的又将五儿带凤姐院内。那王熙凤听说拿住了贼人,立刻让平儿传话,要将柳氏母女责打并逐出贾府。五儿见被冤枉,连忙向平儿跪求哭诉自己的委屈,并细诉芳官以及舅舅所送之事。那平儿见其中有内情,并没有完全遵照王熙凤的旨意办理,而是暂缓执行,先将五儿监管起来,待调查清楚再行发落。

  次日,那些与柳氏母女不和人,纷纷巴结平儿并诉说柳氏母女的坏话儿,有意让平儿赶走柳氏母女。可见,柳氏管理厨房本来就是个让人眼红的肥差,加上她平时的势利眼,她自己又借机贪污行贿,肯定得罪了不少的人,所以,关键时刻不仅没有给她们说情,反而是破鼓乱人捶。而那林之孝家的,更是借柳氏“获罪”的机会,让和自己关系近的秦显家的,暂时管理大观园厨房的工作。而那秦显家的上任之后,还查出厨房存在亏空的问题,可见柳氏也不见得是个干净的人,肯定有贪腐行的为,只不过没有描写得秦显家的那么明显的举动罢了。

  幸好平儿是个善良、公正的人,她没有听取众人的建议,查清了事情的真相,丢的东西乃是彩云所拿,那柳氏母女是清白的。最后,由宝玉出面,将所有事情全由他一人承担,说露乃宝玉所拿,霜乃芳官所赠,才将一场风波大事化小。之后,平儿立刻将五儿及其母柳氏释放,并让柳氏恢复了原有的职务,继续管理厨房,一场风波也就就此打住了。

  纵观整个事件中,那柳氏表现出来的是十分势利的,是看人下菜碟儿的,还有些欺软怕硬。她借管理厨房的机会,主动巴结、讨好宝玉身边的丫鬟们,并从中揩些油水为行贿充做经费,已达到自己女儿调动工作的目的。而她对其他人,特别是和她没有利益关系的人,地位相对不很高的丫鬟们,却是百般推诿,丝毫不上心。可结果,司棋发飙大闹了后,那柳氏又没有了当初的气势,只得认了怂,乖乖给司棋做了蛋羹送去。所以说,那柳氏日后被人诬陷,还遭到众人落井下石,险些被赶出大观园,也是和他自己的平日里的所作所为,得罪了很多人,有着很大的关系,这其中是颇有点自作自受的意味啊。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