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马. 劈柴. 周游世界
时间:2012-06-17 08:18:1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青海老兵  阅读: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青年诗人海子死去十年了,很遗憾,我从来没有读过他的诗。

最近,在网上看了对他的纪念文章才读到他诗中的名句:“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写得多么好呀!简直就是我心中几十年梦寐以求的理想家园。这句诗穿透力极强,几乎是进入我的视线后而直达我的灵魂。海子的诗很多我看不懂,也没有完整地研究过一首,唯有这一句我读懂了,理解了。

海子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但海子没有等到他想象的那个明天,也没有得到幸福,直到死的时候他的思想都是痛苦的。其实,何至海子,几乎每一个人从懂事起,从踏入社会的那一天起直止病死,老死都渴望有一个好的明天,能做一个幸福的人,行吗?身为形役,心能彻底快乐吗?即使你是一个乐以忘忧的人,那么,事业、婚姻、健康、儿子、房子、教育、医疗、命运及生、老、病、死、油、盐、柴、米、衣、食、住、行样样都得你操心。可能你刚解决了一件事,下一件事又等着你了。人就这样慢慢地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经过太多的磨难而渐渐地成为了一个老眼昏花的老人。每一个人从来都盼望“从明天起,能做一个幸福的人”。但,现实却从来不让人们如愿。出家人说:人的五官排列(脸相)就是一个“苦”字,人生下来就是吃苦的,这话说得太对了。

海子这句诗中的“喂马”就象一把钥匙开启了我尘封了很久的记忆。思绪如银丝般的牵动着我回到了童年时代。小的时候,我很喜欢画马,由此知道中国最会画马的人就是徐悲鸿。特别是读过一篇《刘柏林和他的战马》的小说后对马更是喜爱。我认为马能奔跑,通人性,在战场上救主,简直就是最好的灵性动物。此后又读了一些书就知道还有日行千里的千里马;关羽的赤兔马;西楚霸王的“骓驹”;刘备的“的卢”等等。五十年代的重庆还很落后,街上有时还能看到“马”,其实那是骡子。马与驴的杂交种,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马。

一九七三年,在经历了三年苦难的农村插队生活后,我当兵来到了青海高原。部队的驻地就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洲的一个大草原上。这时,我才领会到北齐民歌中的那种“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壮美景象。在草原上见到的牛、羊、马、骆驼总是低着头,在蓝蓝的天空下悠闲的吃草,一副自由自在的样子。有时,马仰起头,长啸一声,四蹄生风,狂奔一阵,雄姿英发。这时,我才看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马。

我很想当一名骑兵,终日喂马、骑马,但未能如愿。我在空军服兵役,是当汽车兵,终日与汽车打交道,只有看别人骑马。在每年八月的藏民盛会上我看到过不少好马,却从没有骑过。从此,想喂马、骑马的情结就终生相伴了。

回城以后,与马就没有打交道的机会了,如旅游遇到有骑马的机会那是一定要骑的。当我骑在马背上,缰绳却牵在马夫手中,慢慢地走,我实在感到没有什么骑手的味道,那有蒙古人骑在马上驰骋草原,心旷神怡的快感呀!城市生活简直乏味到了极至。

2005年8月,我到四川小金县的四姑娘山旅游。在原始森林中骑了四个小时的马,才算过了一回骑手的瘾。小藏民牵来一匹小黄马,膘肥体壮的,我一见钟情,跨鞍上马,体态轻盈,那像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在马背上我迅速找到了骑手的感觉,脑海中蕴藏着的马的情结迅速打开,渗透在我的每一个毛孔之中,草原骑手和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骑兵的各种姿态都在脑海中闪现并指导着我骑马的动作。我轻摇马鞭,两腿一夹,小黄马便一溜小跑地穿行在密林之中,遇到低矮树枝,我便伏在马背上。我迅速超越了所有骑马的人,而被同行的人唤成了“青海骑兵”。遇到小溪,我一抖缰绳并不绕行,马蹄溅起一片水花。遇到凹凸不平的小路我双腿夹紧马肚,身体微微前倾,双脚掌踩紧马蹬,屁股离开马鞍,以减轻颠簸带来的不适。我骑马淌过小溪后,一片小小的草坪出现在眼前,我用小藏人递给我的小枝条抽了一下马,马便驰骋在这片草坪上,耳边风声“呜呜”的叫,那种骑马的快感油然而生。过了草坪,马穿行在沙棘林中,迎面看去,溪桥柳细,马踏花香、草熏风暖摇征辔、迢迢不断似春水。

在休息时,我躺在繁花似锦的草地上,摊开手中的蚕豆喂小黄马,那滋味,立刻就能感觉到两个字“幸福”。那是一种自然与人结合的幸福,海子说对了。

这句诗的“劈柴”就是劳动。记得十六岁时我就有神经衰弱,常常失眠也很痛苦。到农村插队当了农民,首要任务就是劳动,那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

下乡第二个月的某一天中午,队长叫我跟着村里的人去镇上挑煤,镇上离生产队有十二里路。我大约只挑了五十斤煤,可走了不到五百米肩就压痛了,脚也打起了趔趄,走不了几步就得停下来,村里的人渐渐走远了。天黑了下来,四周静得可怕,我挑着担子走几步,停几步,苦不堪言,晚风吹来,身上渐渐起了凉意。我想,走到天亮也要把这担煤挑回去,资阳农村缺煤呀。这时,只见不远的山路上亮起了一支火把,又亮起一支,村里的人来接我了,当农民帮我挑起担子,我委屈的泪水就淌了下来。

三年的插队生活练就了我的体魄,肩上磨起肉疙瘩,一百二十斤的担子不换肩也能与农民一齐走十里路。插秧、打谷、车水、扬谷、修水库等农活我都与壮劳力一样的干,常常干得腰酸背痛全身筋骨如同散架一般,真是劳其筋骨、饿其体腹、苦其心志啊!

夏天的傍晚,回到家里,在如豆的煤油灯下吃完简单的饭菜。我就躺在一张破席子上不管蚊子叫得如轰炸机似的倒下便能入睡,一点不会失眠。第二天早上起床,精力是那么的充沛,干起农活来精神抖擞。“劈柴”就是劳动。海子形容得多好呀!回到城市后,衣、食无忧反而有数不尽的烦恼,没有一点劳动后收获的快乐与幸福。这才真正认识到“劈柴”的意义。

这句诗的第三句话是“周游世界”这是我终身的梦想,从来未曾破灭过。我一直想在退休后与爱人一起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这样到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不会有什么遗憾。

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时,我才十四岁,缠着母亲坚决要到上海、北京等地去进行“革命..大.串.联”。当时父亲正在乡下搞“四清”运动,母亲给了我十二元钱,我怕母亲反悔当天就爬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