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小人物——王善保家的
时间:2014-08-11 13:40:1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王善保家的,小说红楼梦里人物,她是邢夫人的陪房,她仗着邢夫人的权势,狐假虎威,在大观园里弄权揽利、兴风作浪、挑拨离间、无事生非,专与那些正真青春妙龄的女孩子们为敌,对她们进行诬告、打压、迫害,是一个十分让人厌恶、讨厌的女性角色。

  王善保家的,书中介绍她是贾赦夫人邢夫人的陪房,又是迎春身边大丫鬟司棋的外祖母。其中,她的陪房身份,可以和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是相对等的,也算是在贾府有一定地位的妇女了。只不过,由于荣国府是王夫人主管,且她又受到贾母的喜爱。可那邢夫人却不是荣国府的负责人,而且还不受贾母的欢心,她的地位、权势自然不如王夫人,这间接自然造成了她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在地位、权势上明显不如周瑞家的,所以,王善保家的也会有着和邢夫人一样的心里不平衡,是十分羡慕嫉妒恨的,所以,她才会有在抄捡大观园前后的种种歹毒的表现。

  王善保家的登场,是邢夫人从从头傻大姐手中得来画着淫秽图像的绣春囊,令自己的她此物交予王夫人。邢夫人此举,无疑要借绣春囊一事向王夫人、王熙凤等发难,坐观其变。

  那王善保家的将绣春囊送到王夫人手上时,王夫人大为吃惊,而且是恼羞成怒。于是,她马上责问起十分有嫌疑的王熙凤,但王熙凤一番诉说,打消了王夫人对她的猜忌,并建议王夫人采取暗中调差的方式,查询此事。

  于是,王夫人唤了自己的五大陪房前来密商。恰在此时,刑夫人派来心腹王善保家的来打探此事。王夫人正嫌人少,遂拉了她加入清查行动。那王善保家的一直由于主子不得势,连丫鬟们也不大趋奉自己而怀忿在心,“要寻他们的故事又寻不着。”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便立即诬告园里的丫头拿大:“一个个倒象受了封诰似的,他们就成了千金小姐了。闹下天来,谁敢哼一声儿。不然,就调唆姑娘的丫头们,说欺负了姑娘们了,谁还耽得起”由于她是邢夫人的心腹耳目,在此时此刻出现,王夫人倒也不敢怠慢了她,只委婉地说:““这也有的常情,跟姑娘的丫头原比别的娇贵些。你们该劝他们。连主子们的姑娘不教导尚且不堪,何况他们。”

  那王善保家依旧不肯罢休,于是主动在王夫人面前诬陷宝玉屋中的晴雯。说:“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娇娇,大不成个体统。”那王善保家的,为什么把打击目标要首先选晴雯呢?因为,贾宝玉是荣国府内最红最受宠的公子,他的怡红院自然也是贾府中最热门的地方,而且,那些能服侍宝玉的丫鬟,在府里也算地位高贵些,自然也会带出傲慢的劲儿,所以,自然会引来别人的嫉妒。再者,晴雯她自己,自诩是贾母的人儿,模样俊俏、有一手针线,是身为下贱心比天高,性格过于高傲泼辣,行事也太过高调张扬,加之她平日肯定也对不得势的王善保家的,没有怎么趋奉、看重的,有些轻慢了,这自然是会引得王善保家的对晴雯十分忿恨的。此外,王善保家的也是十分知道王夫人的心思的,那晴雯长相漂亮,感觉有些娇媚,又加上性格泼辣,自然是王夫人最不喜欢的女孩子类型,再加上,她知道贾宝玉是王夫人的命根子,王夫人最怕宝玉出事,有晴雯这样的女孩子,在怡红院里,在宝玉身边那还得了。那王夫人肯定是会大发雷霆,对晴雯进行整治的。所以,王善保家的首先选晴雯进行了迫害。

  王善保家的对晴雯的诬告,果然是成功的。特别她提到宝玉屋里人的事情,终于触及王夫人的心病,自是十分关切,那她也想起往事,其实她对晴雯并不熟悉,仅见过一面,只模糊地忆起“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象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后来要问是谁,又偏忘了。今日对了坎儿,这丫头想必就是他了。王夫人又言道“我一生最嫌这样人,况且又出来这个事。好好的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那还了得。”于是,把将晴雯唤来,劈头盖脸地责骂一顿,并将晴雯暂时看押着,等待日后发落。就这样,在王善保家的歹毒的诬告下,晴雯受到无情的责骂与打击,最终造成了她被撵出怡红院大观园,悲惨死去的结局。

  告倒了晴雯,那王善保家的并没有收手,依旧在王夫人面前挑唆着,王善保家的道:“太太请养息身体要紧,这些小事只交与奴才。如今要查这个主儿也极容易,等到晚上园门关了的时节,内外不通风,我们竟给他们个猛不防,带着人到各处丫头们房里搜寻。想来谁有这个,断不单只有这个,自然还有别的东西。那时翻出别的来,自然这个也是他的。那王夫人同意了这个抄捡大观园的建议。于是,在王夫人的组织安排下,一个以王熙凤为组长的抄检大观园的小组成立了,其中王善保家的、周瑞家的等、又是分别代表邢夫人与王夫人的,一场夜间抄检大观园的运动也开始上演了,而王善保家的则充当了这次抄捡运动的排头兵。

  纵观整个抄捡大观园运动,那王善保家的,最卖力、最起劲,一直冲锋在前。她的想法,无非想借抄捡运动,借机生事,打击那些丫鬟们的气势,树立自己的权势,并给王夫人、王熙凤等难堪,完成邢夫人的任务。下面我们就来看看王善保家的在此次抄捡运动的丑恶嘴脸和行径。

  抄检大观园,是晚饭后的夜间进行的,而且是背着贾母的。她们开始对大观园抄捡的第一站,是宝玉的怡红院,选怡红院作为第一站,因为一方面,怡红院从地理位置是离大观园正门最近的地位,便于抄捡,另一方面,也因为晴雯住在怡红院,她白天受到了王夫人责骂,而且王善保家的等人素日又最忌恨她,要把她当做此次查抄重点的对象,所以首选的了怡红院。晴雯自然是重点抄捡对象,那王善保家的希望能从晴雯处抄捡到“赃物”,对晴雯进行二次打击。于是,等到了晴雯的箱子,王善保家的故意问:“是谁的,怎不开了让搜?”,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啷’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往地上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来”,给王善保家的一个“没趣儿”。那王善保家的等人,因见没有什么私弊之物,也不敢闹大,只好作罢,离开怡红院。

  接下来,她们又到了林黛玉的潇湘馆。此时,黛玉已睡,王熙凤只让旁人去丫鬟住处查收。那王善保家的从紫鹃屋中搜出宝玉的披带、荷包、扇子等物,她自为得意,正要兴风作浪,但却被王熙凤马上制止了。而那王善保家的也慑于王熙凤的权势,见她如此坚持了,只好作罢离开。毕竟王熙凤是此次抄捡小组的一把手,她王善保家的只不过是成员之一,而且,王熙凤是主子,她毕竟是奴才,所以,她也是不敢太直接反对王熙凤的。

  接着她们又来到探春的住处查抄。探春对这种抄查的举动十分生气,见探春发怒,王熙凤自是不敢强逼,只好草草收场。可那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她敢怎么。她自恃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况别个。今见探春如此,他只当是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与他们无干。她便要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探春见那王善保家的为狗仗人势就不悦,此刻还敢拉扯她,十分大怒,性格刚烈的她打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又给了她一顿酣畅淋漓的痛骂。王熙凤见情况失控,急忙安抚探春,埋怨王善保家的不懂规矩。那王善保家的讨了个没意思,在窗外只说:“罢了,罢了,这也是头一遭挨打。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这个老命还要他做什么!”探春喝命丫鬟道:“你们听他说的这话,还等我和他对嘴去不成。”而丫鬟待书等听说,便出去说道:“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舍不得去。”最后,探春还是冷笑道:“我们作贼的人,嘴里都有三言两语的。这还算笨的,背地里就只不会调唆主子。”冷嘲热讽地暗骂了王善保家的,再次表达了对抄捡大观园行动的不满。而无疑挨了探春的打,也是对王善保家的嚣张气焰的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离开探春的住处,王熙凤一行人又查抄李纨、惜春的住处。查出惜春的丫鬟入画,有金钱、靴子等物品,虽然知道此物是其兄的,但毕竟是违规的行为,只得记录在案,明日核查后,再行处理。

  最后,查抄大观园的终点站,是迎春的住处。王熙凤见迎春已睡下,不便惊醒,并领众人到司棋等丫头的屋中搜查。那王善保家的是司棋的外婆。故在查抄司棋时,只是敷衍了事,简单搜查一遍,并要草草结束。可王熙凤等人正要看她如何行事。于是代表王夫人的周瑞家的不干了,此时她正要借搜查司棋,来打压王善保家的的气焰,自己亲自查检司棋财物。果然,在司棋的箱子里查出一双男子的锦带袜并一双缎鞋来。又有一个小包袱,打开看时,里面有一个同心如意并写着男女传情的一个字帖儿。在那个封建年代,是不允许儿女们自由恋爱的,他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结合,司棋公然自由恋爱,自是违背礼法,再者,贾府本是封建传统家庭,更是不允许,男女传情这样越轨的事情出现,抓住自是严惩。那王熙凤如获至宝,亲自将贴中念与那王善保家的听,并打趣她,不声不响地又添了个姑爷。王熙凤此举,是要借机羞臊她,给她难堪,让其下不来台,同时也是对王善保家的为虎作伥、狗仗人势,搬弄是非的行为不满的发泄。那王善保家的,是又气又臊,只恨没地缝转进去。那气无处泄的她,便自己回手打着自己的脸,骂道:“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在人眼里。”这对于仗势欺人者可谓是“现世现报”。一场抄捡大观园的闹剧,也以司棋被查出收监,王善保家的丢了大脸而告终。

  本想借绣春囊、抄捡大观园等事件,向王夫人、王熙凤等人发难,借机迫害大观园内那些丫鬟,并趁乱揽权的王善保家的,不仅并没有完全如愿,还因为司棋的事情丢了脸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事后,邢夫人也此时因丢了面子,于是嫌她多事,狠狠教训了王善保家的一顿。而挨了打的王善保家的,从此称病在家了,再也没脸见人了。

  通过抄捡大观园运动,那王善保家的前前后后的所作所为,展现了她是一个妒忌心强、心肠歹毒,专爱无事生非、教唆诬告、兴风作浪、争权夺利,对妙龄青春女孩子们羡慕嫉妒恨、压迫、陷害这些女孩子的的小人般的女性角色,是贾宝玉口中鱼眼睛和死珠子的典型形象,是十分令人厌恶、生恨的角色。当然,她的自己结局也是不好,她并没因为搬弄是非而获利,最还终是自作自受,挨了打,失了很大面子。此外,透过她的故事,我们也看出了,正是那个封建时代,在那样的礼法制度下,才会造成上了年纪的女性开始扭曲、有些变态,十分混账、令人可憎的行为举止。特别是当一个女性一旦嫁人,她就开始依附于夫家,就开始沾染上了男人的气味,变得不再可爱、美丽、善良,反而是表现出对权力、地位、金钱的贪婪、不择手段,有时候更是无情无义、十分恶毒。毫无疑问,以为王善保家的为首的这类女性,也是那个封建社会里悲剧性的人物。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