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金玉良缘
时间:2014-08-06 14:58: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一部《红楼梦》,除了描写出一段缠绵动人、无疾而终的“木石前盟”的宝黛爱情,还写出了另一段看似美好,却同样是悲剧性结局的“金玉良缘”,那就是贾宝玉与薛宝钗的婚姻故事。然而这场在封建礼法安排下的,父母之命的婚姻,因为爱情的缺失,没有心心相印的共鸣,没能收获婚姻应有的幸福与快乐,最终,也因宝玉的弃世出家,戛然而止,而它无疑也是贾府破败大背景下上演的又一出人间的悲剧。

  薛宝钗,是《红楼梦》中唯一能够与林黛玉抗衡的女性人物,她是贾宝玉的姨表姐,她体态丰满,品格端芳,才德兼备,性格大度,是金陵四大家族之薛家的掌上明珠,而且薛宝钗是封建礼教下培养出来的十分完美的女孩子,是完全符合古代社会、四大家族选择儿媳妇的标准,是封建社会中一位典型的标准的淑女。。但其实一开始,薛宝钗并不是想嫁入贾府的,她有着更为远大的目标,就是追随元春的步伐,宝钗进京参选“才人、赞善之职”,也就是准备入宫成为皇帝的妃子,但由于这个目标最终落空了,最终,薛宝钗也就是逐渐是接受了薛姨妈、姨妈王夫人、表姐元春为她指明的道路,在她们的安排下,最终选择了与贾宝玉结婚,嫁入了贾府。

  下面,我们分别来看看薛宝钗与贾宝玉对这段婚姻的看法。我们先来看看薛宝钗,书中第一次提到所谓的“金玉良缘”是,在前几回中,贾宝玉探视薛宝钗,这是书中描写的宝玉、宝钗第一次深入交流,当看到这里总是觉得这样一幅场景是十分暧昧的。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坐在炕上闲聊清谈,宝钗的身上还散发着青春少女的阵阵香气,不由得宝玉这样一个风流情种不想入非非。之后,宝钗把看宝玉的玉石,身旁的丫鬟莺儿提及金锁。原来宝钗身上挂有一金锁,据说,“是个癞头和尚给的”,刻着“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八字,与贾宝玉随身所载之玉上所刻之“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恰好是一对,奇缘,是说宝钗和宝玉的婚姻,是金玉良缘,这姻缘是天赐的。巧合,是说金锁和宝玉相配成对。尽管,“金玉良缘”是由莺儿之口而说,但薛宝钗对并没有反对,而是采用了默许的态度了。而宝钗的羞怯表情,也是女孩子的情思流露的正常反应。从此以后,金玉良缘之说就在贾府不胫而走,薛宝钗在舆论上占得了上风,而这个“金玉良缘”的说法,也成贾宝玉与薛宝钗结婚的理论基础。

  接着,我们在来谈谈宝钗对宝玉的爱情。尽管书中没有正面描写出宝钗对宝玉的爱恋,或者表白之类的言行,但点点滴滴的细节之处,还是看的出来的宝钗对宝玉是有“爱”的。“借扇机带双敲”这一场中,宝玉与黛玉刚刚和好,被王熙凤领到贾母屋中,告诉老太太,此时宝钗正在场。那宝玉没有话找话与宝钗闲聊,宝钗嫌热没去看戏,宝玉听说,搭讪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宝钗听说,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回思了一回,脸红起来,便冷笑了两声,说道:“我倒像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林黛玉听见宝玉奚落宝钗,心中着实得意,便改口笑道:“宝姐姐,你听了两出什么戏?”宝钗因见林黛玉面上有得意之态,一定是听了宝玉方才奚落之言,遂了他的心愿,忽又见问他这话,便笑道:“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宝玉便笑道:“姐姐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字也不知道,就说了这么一串子。这叫《负荆请罪》。”宝钗笑道:“原来这叫作《负荆请罪》!你们通今博古,才知道‘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是‘负荆请罪’!”一句话还未说完,宝玉林黛玉二人心里有病,听了这话早把脸羞红了。最后,王熙凤早已看出端倪,笑着问人道:“你们大暑天,谁还吃生姜呢?”众人不解其意,凤姐诧异道:“既没人吃姜,怎么这么辣辣的?”一场冷嘲热讽的对话被王熙凤的三言两句止住了。透过,宝钗、宝玉、黛玉三人之间的对话,我们看出这是薛宝钗是少有的发怒,和用言语讥讽别人,那宝钗言行,也反应出她对宝黛之间爱情的醋意与嫉妒,能够有“吃醋”的意思,就暗中表明,宝钗对宝玉的是有爱的,而宝钗就借丫头找扇子的时机,明是训斥丫头,实是讽刺宝玉,接着又用“负荆请罪”来讽刺宝黛。其实,这是许多女人在爱情中都爱用此技巧,这也是常情。

  “羞笼红麝串”一文中,元妃送来的东西宝玉和宝钗是同样的,是暗示他俩可成配。说宝玉要看她手臂上珠串,宝钗褪珠串时露出了白臂让宝玉看,表现出十分害羞的表情。因为,宝钗知道元妃送这个来是暗示要把她配给宝玉,故她戴这个时害羞。后来,在宝钗绣鸳鸯一节中,那袭人为宝玉制作肚兜时绣上面的鸳鸯,这肚兜是用来缚在小肚子上,以免睡觉时着凉。肚兜上不绣别的花鸟而绣鸳鸯,是有用意的。袭人干这活的时间是在宝玉睡中觉时,地点当然是在怡红院内,位置是在宝玉对面。坐在床边为意中人干活,看着意中人的睡姿,闻着意中人的气息,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福啊。袭人正干这活时,宝钗突然进来。聪明的袭人忙把这位置让给了她,让她享受这难能可贵的艳福。而这个画面中,贾宝玉只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睡觉,表姐薛宝钗却坐在床边帮他绣起了只在睡觉时穿的贴身肚兜,而且还是鸳鸯戏水的图案,能主动接过袭人的活儿,为宝玉绣鸳鸯,也反应出宝钗对宝玉的情愫,和对婚姻的憧憬。而此时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少女,宝钗也更是是遐思不断。

  再后来,在宝玉挨打的事件中,也体现出宝钗对宝玉的关爱。宝玉送回自己屋中休养,这时宝钗拿着一丸丹药来看宝玉,显然宝钗不是贸然前来,而是借送药的引子来看望宝玉,但看到因挨打受伤的宝玉,她还是流露了自己的关心和痛心,宝钗见他睁开眼说话,不像先时,心中也宽慰了好些,便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的话急了,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这种娇羞的表情,给我们感觉宝钗此时对宝玉不仅仅是姐弟之间亲情关怀,还有更深一步男女之间情愫流露出来,这也是她心思的一点点表露。而后来宝钗她咽住不往下说,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也反更是应出宝钗的儿女之情,在那一时刻羞滴滴地显露出来了,这也让被挨打的宝玉也看痴了。后来宝钗抑制了自己的失态,又向袭人询问了经过,叮嘱宝玉安心静养,再也没之前的失态娇羞的举动了。再后来,宝钗回家后为宝玉挨打的事情还特意质问其兄薛蟠,也更是表现了宝钗对宝玉的过度关怀,这种关怀其中也显然超越了姐弟亲情,暗含着淡淡的爱恋与情愫。

  通过上述的细节,我们看出宝钗对宝玉是有“爱”的情愫,但她这种“爱”是更为内敛、更为含蓄的。因为像这种在封建礼教下培养出来的女孩子,是要遵从三从四德的女性规范的,她是无法大胆向心上之人袒露心扉与情愫,无法像黛玉那样与宝玉如胶似漆,亲密地接触,只能在平时日常接触当中暗暗地流露出来的。然而,宝钗的“爱”,更多的是一种单恋,因为那宝玉早已情定黛玉了,而他对所谓的“金玉良缘”,表现出了的更是强烈的反感。梦兆绛芸轩一节中,宝钗为宝玉绣鸳鸯,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这一句看似的梦话,也表现出宝玉对爱情婚姻的态度,就是强烈的反对所谓的“金玉良缘”,正如《终身误》判词所言: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这也暗示日后宝玉虽和宝钗成婚,但他却不爱宝钗。当宝钗正陶醉在爱福中时,宝玉忽然说起了这样的梦话,一瓢冷水浇来,好悲哀啊。此外,在人生观、价值观上,宝玉与宝钗也发生过激烈的冲突了。尽管书中没有直接表现出了,但还是从袭人的口中描述出来了。那日,史湘云在宝玉屋中劝说宝玉上进,要多和官宦之人接触,惹的宝玉十分不悦,要湘云去别屋坐坐。这时,袭人出来打圆场,并说出前日宝钗也劝说过宝玉,那贾宝玉当时抬脚就走,把宝钗晾在一旁,场面十分尴尬。相反当袭人说到黛玉的时候,宝玉反说:“林妹妹不说这样混帐话,若说这话,我也和他生分了。”可见,在在人生观、价值观的思想层面上,宝钗与宝玉有着严重的分歧和冲突,宝钗是封建礼教培养出来的女性,自然认为宝玉应该选择仕途经济的发展道路,这与反感读书取仕、不愿与官宦之人来往,向往自由、爱情的宝玉自然是大不相同的。相反,宝玉却和黛玉有着相同的志趣,在思想追求也是近乎一致的,是志同道合的。所以,思想严重对立的两人,最终走进婚姻的围城,自然是很难收获幸福与快乐,这也是他们日后婚姻不幸福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宝玉对宝钗态度,更多是表弟与表姐的亲情关系,有的是对其才华的欣赏,而无论是闻冷香、还是因宝钗皮肤白皙看痴了,都只是体现处于青春期的男性对异性身体的某种渴望,是属于生理范畴的,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爱情。所以,显然他们之间的情愫,更多的是宝钗一人的单相思。

  尽管,宝玉强烈反对“金玉良缘”,但最终他们还走进了婚姻之中。这其中,一方面有着宝钗自身的努力与心机。我们看宝钗在处理爱情问题,是理性,是冷静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和林黛玉的感性、尖酸、多愁善感有着天壤之别。宝钗在宝玉反对“金玉良缘”的现实下,打起外围战,就是笼络宝玉身边的人,始终以“贤人”的姿态出现。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宝钗,能随波逐流进退得宜又能坚持己心。在贾府居住期间,宝钗不动声色的显露自己的才情,推销自己。省亲夜,宝玉做芭蕉诗,想不出关于芭蕉的典故,宝钗随口道来,宝玉连声赞她是一字师,看戏时,宝玉信口说《鲁智深醉闹五台山》是热闹戏,宝钗马上背出戏文中的一套《寄生草》,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正迎合了贾宝玉所好的那个调调,喜得他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晓,让黛玉很不痛快;宝玉的莽撞与无事忙得罪了湘云和黛玉,遂做一偈明志,又是宝钗随口道出六祖坛经里的典故劝告他,宝玉为之叹服;惜春做画,也是宝钗给她筹划,要用哪些颜色工;湘云拾到当票,她与黛玉等人都不识此物,而通晓实事的宝钗却能一眼认出;与李纨、探春代管荣国府的时候,宝钗也能积极建言,支持探春兴利除弊的改革,也反应出她具有一定管家能力的。这种通晓文墨和善于处理家庭事务的才华,自然会受到贾府众人欣赏和欢迎,也给她自己增加了不少的分数。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宝钗也是处处显示自己的“贤”的特点,她善于用小恩小惠笼络身边的同龄人。湘云要宴请大家,宝钗知其缺少银两,主动揽下一切开销,并谎说是伙计送的免费螃蟹,给湘云留足面子。她对清贫的弟妹邢岫烟,也是暗中偷偷接济,就连输钱耍赖的贾环,宝钗也没有看低了,反为其指责自己的贴身丫头莺儿。在对待长辈的方面,通晓人情的她,也是善于揣摩长辈的想法,讨得长辈的欢心。丫鬟金钏因为与宝玉调情被撵出贾府,含羞跳井而死,王夫人为此十分懊恼。宝钗以金钏或许是意外事故,不幸跌入井中来解劝王夫人,并主动拿出自己的新衣为金钏发送,讨得王夫人十分高兴。宝钗生日,点戏时,因为贾母喜爱热闹,宝钗特意点了一折《西游记》,从这一点看,宝钗是细心,会讨好老人。再点戏是,宝钗依然点热闹的《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宝钗还当面奉承贾母,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贾母听了十分愉快,马上就夸起了宝钗来:“提起姊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的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就是面对“情敌“林黛玉,宝钗也是十分关心的,席间酒令黛玉误说出《牡丹亭》、《西厢记》等当时禁书中的词语,宝钗没有当众点破,而私下提醒黛玉注意自己的言行。黛玉身体不好,宝钗又动差人送来补药,惹得黛玉十分感动,从此视宝钗为姐妹,放下戒心。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特别会讨好长辈亲属,是宝钗的长处与心机,这为她与能宝玉成婚打下了可靠的人脉基础。要不然,袭人也不会把绣鸳鸯的活计交给宝钗。

  另一方面,宝玉与宝钗的结婚,也是贾府内部权力斗争的结果。那王夫人、薛姨妈姐妹要争夺贾府的管理权力,就必须促成“金玉良缘”。首先,薛姨妈制造了所谓“金玉良缘”的神话,让人们知道并认定金玉是命中注定的一对。并由她薛姨妈之口告诉王夫人,并逐渐在贾府中积极宣传“金玉良缘”的神话;为宝玉、宝钗的婚事创造理论依据。此外,薛姨妈还积极讨好贾母等人,以期望造成宝玉婚姻趋势的改变。而且王夫人和薛姨妈也通过不同方式,暗中抵制、破坏贾母要促成的宝黛爱情

  最终,随着黛玉、贾母的先后辞世,在没有任何阻力的情况下,在王夫人、薛姨妈的力主下,宝玉与宝钗完婚了。然而,这段看似完美的婚姻,却是十分不幸的,他们之间也是貌合神离的。那宝玉虽然被迫取了薛宝钗为妻,但木石前盟的情缘,早已让他铭记于心,他是无法忘记林妹妹,转而接纳宝姐姐的。而随着贾府的破败,黛玉的离世,宝玉自己向往的爱情破灭了,自己永恒的恋人走了,这让宝玉彻底死了心,最后,看破一切的宝玉,选择了遁入空门,在菩提树下,明镜台前独自了却余生。而宝钗也只能独自一个人,守着“活寡”,落寞地活在人事间,孤苦终老。正如《终身误》曲中所言“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一段金玉良缘,看似是成双配对,却又是一曲人间的悲剧。因为缺少真正爱情婚姻,始终是不圆满的,不幸福的,作为封建礼教培养出来的完美女性薛宝钗,却最终成为了封建礼教和家族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为这段父母之命、貌合神离的婚姻,付出自己的青春与情感,只落守“活寡”的悲剧结局。而这不仅仅是宝钗个人的不幸,个人婚姻爱情的悲剧,也是那个封建时代泯灭人性、摧残人性的完整展现,是属于那个时代的悲剧。如今,当我们再次这段回首宝钗、宝玉的婚姻悲剧,除了唏嘘、感叹之外,我们也应该进行深刻的反思与思考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