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真的是在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时间:2014-07-30 16:15: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顾城,朦胧诗的主要代表人物。现在不知还有多少人会想起他。他是因为情感问题才在十六年前自杀的。不知是怎样的伤痛和不能自拔的心情使得他用死这种于己于人都很残忍的方式来解脱自己。他走了,他的灵魂飘向了云际。从而不必再为人世间情感纠革而凡脑和痛苦了。  人们常爱问死到底值不值得。其实对于一个下定决心要自是杀的人来说,在他们看来都是值得的。他们无力也不知该怎样摆平和解决所面对的问题,从中走出来,迎接下一缕阳光。“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在天上一闪/又被乌云埋掩/暴雨冲洗着/我灵魂的底片“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是顾城在诗《一代人》中所写的。本以为他会用这双眼睛写灵魂的独白一直到满头白发。怎耐他停了,永远地把黑色的眼睛留在了激流岛。他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可到头来却是死亡的黑暗。真的是很不明白,对于他这样一个很有才华的诗人来说,在文字的帮助下走出痛苦走向快乐是可以做得到的。只可惜在情感出现问题时,一些歹毒的文字成了他的朋友,那些友善的文字远离他。当那些歹毒的文字把他的生命带走时,我为他感到惋惜。

  当我自己也在用眼睛书写灵魂时,我明白了对于一些人来说走向文学是走向光明。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走向文学是走向黑暗甚至是死亡。这大概和人的性格以及处理事情的态度和原则有关吧。

  正如他在和香港诗人王伟明的对话中所说“我是个偏执的人,喜欢绝对。朋友在给我做过心理测验后警告我:要小心发疯。朋友说我有种堂.吉诃德式的意念,老向着一个莫明其妙的地方高喊前进。我想他是有道理的。我一直在走各种极端,一直在裁判自己。在我生命里总有锋利的剑,有变幻的长披风,有黑鸽子和圣女崇拜,我生怕学会宽恕自己。”其实世上的事情并不都是绝对的。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也许转到另一面换一种思维角度和方式,面对我们的会是炯然不同的结果。这样不至于让自己背着沉重的心理负担生活。通过顾城的生活和他的文字,深知他是爱诗的。只是爱的有点沉重。他赋予了诗太多的东西。有些东西诗是承载不了的。想用诗抚平自己的内心世界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阳光/在天上一闪/又被乌云埋掩/暴雨冲洗着/我灵魂的底片”。这是诗〈〈摄〉〉中的内容。在被暴雨冲洗过后,他的灵魂还是睡了过去,不会再猩来。仔细想想死这个字眼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脑海里,只是有的人直到疾病或是自然的原因才会蹦出来。有的人在不知什么时候,蹦出来时,会被自己和他人赶跑。而他们中的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在死蹦出来时,不冷静让他们把死当成了接脱的最好方式。的确到了另一个世界什么也不知道,什么痛苦也没有了。可那留在人间的事情却真实地存在着,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当一个人以死这种方式来成为街谈巷议的制造者时,是可悲的。这可悲在于其不知道只要努力去做了,是会有办法帮助自己迎来快乐的。

  事情来临时,支撑我们活下去的往往不需要太大的目标。只需诸如好友的新书就要面世了,不我不能就这样死了,不染我就没法读到他用灵魂写出的文字。我的致爱亲人怎么舍得我死去呢。等等。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我想于顾城而言也是想过下着些的,只是他所经历的人和事让他无法在面对他钟情的文字。在《我把刀给了你们》一诗中,他写到“我把刀给你们/你们这些杀害我的人/像花藏好它的刺/因为我爱过/芳香的时间/矮人矮子一队队转弯的队伍/侏儒的心/因为我在河岸上劳动/白杨树一直响到尽头/再刻一些花纹,再刻一些花纹/一直等/凶手/爱/把鲜艳的死亡带来”。无法挽回的爱情让他选择了死亡。但真正杀害他的人把他逼上死亡之路的人是他自己。黑色的眼睛并没有给他指一条解决问题的光明之路。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寻找光明。这是顾城诗中的名句。而他真正做到了吗?朋友们读读《蓝星诗库.顾城的诗》一书吧,让我们远离自己制造的死亡,真正用黑色的眼睛去寻找光明吧。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