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秋兴八首》其一作者思想感情的研究
时间:2014-07-21 18:07: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一、《秋兴八首》其一的创作背景

  《秋兴八首》其一作于唐代宗大历元年(766)秋诗人客居夔州(今四川奉节)西阁时,此诗作于作者诗歌创作的第三时期,即弃官入蜀时期。历经8年的安史之乱虽已平息,但藩镇割据,吐蕃侵扰,战乱时起,国家仍不安宁。55岁的诗人,年老体衰,疟疾,头风,耳;聋,风痹,眼疾等,酷酷的折磨他。诗人原是“计拙无衣食,途穷仗友生”的,而这时他的朋友李白,郑虔,苏源明,高适,房琯,严武等人都先后谢世,知交零落,使他痛苦不堪。但在颠沛流离中,诗人那颗跳动的心,无时不刻不在关注着祖国的命运和人民的苦难,我们的诗人依然是“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悲于秋之为气,草木零落,面对着肃杀萧瑟的秋景,诗人那颗敏感的心被深深震撼了,于是对着国事的忧虑,对百姓疾苦的关切,对盛世的感怀,对个人身世的感慨,一下子涌上心头,倾注笔端,遂为千古绝唱《秋兴八首》。

  二、对《秋兴八首》其一的鉴赏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杜甫之诗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与影响力毋庸置疑的。自宋代起,对杜诗的种种笺注,便已蔚然成风,有“千家注杜”之说。对《秋兴八首》其一,为诗名秋兴二字的注解就有多种说法。如杜臆,秋原易悲,而公之情事,有许多可悲者,而感秋景以生情,第一首乃后七首之发端,所谓兴也;言志,兴即漫兴之谓也。秋兴,言当秋日而漫兴以为诗也;偶评,言因秋而感兴,重在兴而不在秋也,每章中时见秋意。几家对秋兴的注释有很大的相似之处,用秋景来抒发诗人的情感,重点是在情而不在秋,秋景只是意象,而诗人所要表达的是“兴”,所谓兴者,先言它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因此写秋却意不在秋,引起诗人所要表达的复杂的情感,这才是本诗所要的重点。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玉露,秋天的霜露,因其白故以玉喻之;凋伤,草木在秋风中凋落;巫山巫峡,指的是夔州一带的长江和峡谷;萧森,萧瑟阴森。枫树在深秋露水的侵犯下逐渐凋零,巫山巫峡也笼罩在萧瑟阴森的迷雾中。杜臆,秋景可悲,尽于萧森,而萧森引起凋伤,凋伤则巫山巫峡气萧森;钱注,《招魂》曰:“湛湛江水兮有枫,目极千里兮心悲”,宋玉以枫树之茂盛伤心,此诗以枫树之凋零而凋伤起兴也;仇注,沈约诗:“幕节易凋伤。”此句诗是一种环境的渲染与烘托,烘托出秋的萧森与阴森,而诗人于“石壁断空青”的西阁之上远眺,但见白露既下,凋伤枫树,殷红惨目,气象萧森,真可谓目极千里兮伤心悲。枫树就代表了一种意象,露凋枫树林,用一种动态的白露击打枫树林更称托出一片宁静之感,也表明了诗人此时此刻心已能平静。在历经了人生坎坷,国家的兴衰,而且诗人此时已是薄暮之年,但是独处如此凄凉的深秋仍能保持平静的心。仇注,“幕节易凋伤”,即指深秋时节容易使人感伤,这也是一个伤感的季节,也指诗人已年过半百,体弱多病已是日薄西山,面对如此之景,诗人只有感叹,对自己的遭遇,对即将走完的人生。

  “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长江的波涛汹涌澎湃,上与天齐,山间的风云低垂,与大地相接,一片阴沉晦暗。钱注,江间汹涌澎湃,则上接风云,塞上阴森,则下连波浪,此所谓壮也;顾注,江间即峡,塞上即山。峡江之间,风云匝地,举萧森之甚者言之;仇注,又顾(寰)注:波浪在地,而曰“兼天”,风之在天,而曰“接地”,极言阴晦萧森之状。汹涌的波涛与变幻的风云的完美结合,把天地连为一体,此乃壮观之景。然而诗人目睹此景,意识到自然的无穷力量,自己却是渺小不已,如沧海之一粟,也体现出诗人的无奈,自己的力量微弱,对于变幻的风云,汹涌的波涛,他无可奈何,只剩下长长的叹息。国家由盛转衰,就像这变幻的风云一样,不是自己可以扭转的,也表露出诗人对于国家分裂的忧愁,对自己也有无奈之情。

  “从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诗人自从离开成都东下,途中已经历经两度寒暑,两次看从菊开放,想“故园心”三字实为本诗之精髓,把作者牵挂的故园之心毫不保留的展现出来。“从菊两开”是杜甫由于失去生活依靠而南下,卧病云安,是在云安一见菊开,后至秋到西阁,两见菊开。因此,“从菊两开”是就去蜀而言,是沿水路乘舟东下,故“孤舟一系”,自己一身系于孤舟漂流,而且自身也是一叶“孤舟”,孤舟,孤身,无时无刻不系念着故园,所以说“故园心”。杜臆,谓“故园心”三字为八首之枢纽;钱注,丛菊两开,储别泪于他日,孤舟一系,归心于故园,此所谓凄紧也。“故园心”三字的重要性在杜臆中可以体现,“丛菊两开”也是对自己两年羁旅的感叹,感叹两年飘忽不定寄人篱下的生活,朋友的离世,与自己孤身一人的无依无靠,禁不住泪流满面,花开泪流,感叹自己的不幸,更有种落叶归根之情,想着能在生命的最后几年,能够重返故园,以圆自己的思乡之梦。

  “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白帝城上捣制寒衣的砧声一阵紧似一阵,看来又一年过去了,我对故乡的思念也愈加凝重,愈加深沉。古人秋天有为游子寄送寒衣的习俗,因此,杜甫想到自己孑然一身,有谁会给自己赠寒衣?漂泊异乡的游子,无衣御寒难归故园,“天边长作客,老去一沾巾”。只有那颗忧念家国的游子之心,随着滚滚波涛,和着声声暮砧,在深秋的夜晚飞回那日夜萦绕的故园诗人真是身在蜀,心系长安!钱注,以地则高城,以时则薄暮,刀尺苦寒,急砧促别,末句标举兴会,略有五重,所谓嵯峨萧瑟真不可言;仇注,又顾(寰)注:“催”,“急”,见御寒者有备,客子无衣,可胜凄绝。钱注和仇注都注明了诗人的愁与凄,无衣御寒思念故国之情,然而也是有区别的,钱注更加细微拙著,诗人情有五重。首先,是因时节在秋而略有伤怀,此即第一重;身处白帝高城,白帝城原是公孙述所筑,公孙述在白帝城称帝。白帝砧声而日暮,则已为授衣之侯,想到自己仍孤苦伶仃,连御寒的衣服都没人寄送。又想到自己当年踌躇满志,意气风发,一腔热血投身报国,再看看自己现在已是年老体衰,往日的理想抱负顿时化为乌有。就随着这夔州的深秋一起凋零,感叹秋的凄凉与人生的短暂,因此,诗人便把自己的伤感、无奈、不得志之情托于秋风。时则薄暮,不仅指的是深秋,而且指的是诗人自己,诗人已如薄暮之年,诗人寓情于景,自己就像这秋景,黯然凋落。“刀尺苦寒”,不仅有为家人为游子制作御寒之衣之意,而且刀尺苦寒有衣工秉刀尺之意,“衣工”当做“良工”,这衣服是技艺精湛的工匠所做,作为皇帝赐予臣子的御寒之衣。诗人不仅想到了家里的刀尺,而且想到自己本来可以受到御赐的寒衣,但现在已不可能,只有黯然神伤。然而耳中只闻白帝砧声,一个高字,就写出了诗人只是遥听,非常凄苦;“急砧促别”急字写出了诗人的急切之情,思故园之迫切,就如这捣衣之声,绵绵不绝。仇注只是说明诗人无衣御寒顿生悲痛之情,对于诗人内心的更深层次的情感没有挖掘出来。

  三、对《秋兴八首》其一的鉴赏小结

  《秋兴八首》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其一是乃后七首的发端,“故园心”三个字实为八首的枢纽,后七首有此问产生。作者于深秋薄暮时节在西阁之上,忘夔州一带汹涌的长江和两岸起伏的山峦,白露既下,凋伤枫树,殷红惨目,气象萧森,伤感之情油然而生。首先,诗人通过自己的所见之景,烘托出一种壮观而又凄绝的氛围,玉露凋伤,巫峡萧森,波涛汹涌,风云变幻,作者并不是随心而动,而是心平如镜。历经坎坷,国家兴衰,大自然的狂烈对诗人来说已是一种常态。作者选景于深秋时节,寓情于景,对于这“壮观”的自然之景,作者是渺小的,见国家四分五裂,战乱时期,但诗人的作用是微不足道的,自己已是暮年,无力扭转局面,因此对于“萧瑟”之情,作者便生出感伤,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担心,对人民安定生活的忧愁之情油然而生。“丛菊两开,孤舟一系”诗人一心牵系着故国,“孤舟”不仅是诗人一人在江上漂流,而且是诗人一身在这世间流亡,诗人的好友先后去世,只留下孤身诗人悲恸不已,表达了诗人对友人的缅怀与思念,对自己遭遇的感叹。“催刀尺,急暮砧”写出客居异乡的诗人,对自己人生遭遇的感慨,对故国深深的思念。然而诗人不能回到故国,体现了诗人的无奈,也表现诗人对国家深深地忧虑,对人民生活的担忧,也许还有许多像自己一样,流亡他地,客居异乡。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