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还有一座小城 《小城故事》的读后感
时间:2014-05-20 15:15: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s27046764.jpg

          幸好还有一座小城
   ——读《小城故事
  
  我听说《小城故事》这本书纯属偶然。有一天我站在地铁车厢角落里读书,旁边的两个女孩子聊天声音太大,盖过了我的默读,我只好被迫听了内容,她们在说一个微博名字,她们说这个女作家写的不错。我挤下车时只记得叫做“阿花在什么什么岛”,回家我就搜了这个微博,于是读到了这本书。
  
  在我的阅读口味里,我一直对有着炎热夏季的城市的作家有某种偏爱,比如成都,重庆,当然还有香港和台湾。炎热的夏季似乎是很多符号和隐喻的直接缘由。炎热使隐私的界限模糊,在同是川渝女作家虹影的描述里,她的那座小城里的夏天,男人只穿一条宽松的短裤就在天井洗澡,不会有女人觉得被冒犯。与此同时,女人也穿着薄薄的衣裙,蒸蒸暑气里女人脸上一层薄雾,拥挤的楼房走廊和麻将桌里,因过于逼仄而产生的情欲气息是不值得城外人大惊小怪的。似乎越是小城,男人与女人的避讳就越轻,阿花的小城里,哺乳期的女人坐在门前台阶上,撩开衣服就给婴儿喂奶,胸前白花花的一团引得路过的男人喉头起伏。
  
  热带地区的女孩子似乎大多比其他地方的女孩子发育的早并且饱满,胸部暗自在薄衫下面疯长,屁股也迅速圆润起来。香港作家葛亮的《七声》里有这样的女孩子,虹影的《饥饿的女儿》里也有。她们在年纪还很小的时候,就不小心流露出风情,但与身体相比,头脑成熟的速度却远没那么快,她们没经过什么深思熟虑就爱上一个人,跨上他的摩托车后座,经历一场风风火火的爱情之后,再独自回到小城里来,就像阿花的小城里的小昭那样。又或者她们草率的,或者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把自己嫁给另一个男人,就像林琴琴和五妹。她们大多年轻时都有人人侧目的一张脸,后来变成小城里中年女人该有的那个模样,给外人看来是那么令人痛心的浪费,而她们脸上永远只是对命运的顺从。
  
  相比那些在职场与酒桌里自如游走的女孩子们,相比她们那自信倔强又冷漠的精致妆容,我总是更喜欢小城中的女孩子。她们有不施脂粉时就白玉一般的面容,因日晒双颊会泛起绯红,她们饱满的胸脯和柔软的屁股让她们容易陷入爱情,她们也容易犯错,但她们很少反抗,她们对命运的接受有种渐渐在主流价值观里灭绝的温润美感,这是小城女人才有的美感。
  
  离开小城的时候,人们多是仓惶逃走,用尽力气把自己身上背着的小城印记抹除,小城越小,要用的力气就越大,需要花费的时间也越长。可是在某些时候,比如这种时候,我开始回忆这些年我遇见的值得一提的人,他们多不是在大城里遇到的。他们在小城里生长,伴着我的童年回忆,而现在他们不知所踪,甚至生死未卜。他们就像回忆的背景一样,那时你永远不会知道有一天你将郑重其事的将它们写下。而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想的也是一个女孩子,小城里的女孩子。
  
  她是我的初中同学,但至少比我大了三岁。在我还没有开始疯长个子的时候,她已经高过了班级里的男同学。她坐在最后一排,主要原因却不是因为个子高,而是因为她永远是班级里的最后一名。我留意过她很多次,高高的个子,不算瘦,却一直很虚弱,我常看到她捂着胸口用力呼吸的样子,她也总是伏案休息,后来她对我说她总是在发烧。但她似乎从不在意,而是永远埋着头读书。那时候我算是个好学生,不用太努力,成绩也还不错,于是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我总在自习的时间辅导她功课,有时是数学,有时是英语,那时候在读初一,还没有物理和化学。而如今,我忘记了那个举动究竟是出于善良,还是好奇,大概两者都有。后来我们两个的关系就更近了一些,她会和我说一些更发自内心的话,还会给我看她的日记,我已经忘记了内容。
  
  有一天放学后,她仍坐在椅子上迟迟不走,我走过去询问缘由,她说她来了那个,椅子都染红了,没法起身。然后她掀开校服的衣摆,我看见凳子上鲜红的一大片。我匆忙拿了些纸巾,沾上水帮她一起把凳子擦干净,然后她把校服系在腰上,遮住了裤子上血迹。后来每当我想起这一幕,总是会不由得想,那么多血,太多了,该是不正常的吧,是因为她总是捂着胸口或者高烧的那个疾病么,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但这都是后话。那之后很久我没再见过她。
  
  初二开学的时候她没来报到,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我甚至去问了老师,可老师才没心思和学生废这些话,总之,她是消失了。
  
  我下一次见到她,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还是在那座小城,似乎是高中的某个暑假,我在马路这边等车流停下好穿过马路,暴晒中有些焦急,四处环望的时候一下子就看见了她。
  
  她瘦了很多,很苍白,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皮衣,花裙子,加上她个子那么高,很扎眼,但是一看便知都是些廉价的衣物。她身边有一个骑摩托的男人,她的手扶在男人肩膀上,那男人看起来很凶,按我们的话说,是个混社会的,她自然变成了社会上的女孩子。我突然开始想,她那么虚弱的女孩子,这样子生活会吃得消么。我望了她一会,以为她会抬头看见我,或者什么别的,比如打声招呼,但是没有,她没有看见我,或者没有认出我,或者干脆把我忘记了。车流停下,人们迅速穿过马路,她跨上男人的摩托后座疾驰而去。而我至今想起她时,仍在担心她的身体。也或许她已经死了。死个人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也不会有什么人在意,我猜她早已没有父母。
  
  从阿花的书里走出来的时候,我只觉得浑身带着疲惫,却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人。似乎小城总是相似的,在你回望的时候,尽管无法抚慰他们,仍然会冒出很多面孔抚慰到自己,他们属于小城,只生长在那里,留在那里。绿妖说,写作者就是出卖者。但全因为有这些出卖者,出卖了她们记忆里的小城,才唤醒了我们心里的小城。
  
  而在我每一个怀疑自己内心是否仍然柔软的时候,我想起那些故事,让我确信我还没有彻底冷漠和麻木。
  
  幸好还有一座小城。
  
  今夜,谢谢李静睿。
  
  苏/20140404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