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红楼之执掌乾坤贾母
时间:2014-04-19 06:51:5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上官风  阅读:

贾母,又称史太君,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主要角色之一,娘家姓史,也是四大家族之一。贾母是贾府的最高权位者。她是贾宝玉的祖母,也是林黛玉的外祖母,史湘云是其娘家兄弟的孙女。贾母,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能够成为一个庞大家族的统治者,绝对有其独到而智慧的手段方法!
【一】
在《红楼梦》第二九回享福人福深还祷福痴情女情重愈斟情中,有这样的描述:贾母又打发人去请了薛姨妈,顺路告诉王夫人,要带了他们姊妹去。王夫人因一则身上不好,二则预备着元春有人出来,早已回了不去的,听贾母如今这样说,笑道:“还是这么高兴。”因打发人去到园里告诉:“有要逛的,只管初一跟了老太太逛去。”这个话一传开了,别人都还可以,只是那些丫头们天天不得出门槛子,听了这话,谁不要去。便是各人的主子懒怠去,他也百般撺掇了去,因此李宫裁等都说去。贾母越发心中喜欢,早已吩咐人去打扫安置,都不必细说。
那张道士又向贾珍道:“当日国公爷的模样儿,爷们一辈的不用说,自然没赶上,大约连大老爷,二老爷也记不清楚了。”说毕呵呵又一大笑,道:“前日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生的倒也好个模样儿。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事了。若论这个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的过。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请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去说。”贾母道:“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
表面上,贾母回答张道士的话——云淡风清,平淡无奇。但仔细揣摩,这些话却大有深意,至少可以得出两处贾母高明的地方:
第一,贾母“搬出”和尚的谶言,“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这是故意说与王夫人和薛姨妈所说……因为在这之前,王夫人和薛姨妈故意在府里流传“金玉良缘”的谶语,力求贾宝玉和薛宝钗尽早喜结良缘,而这一论述据说也是出于一位和尚之口。所以,贾母在“以己之矛攻己之盾”,而且不动声色且“非常明确”地阐明了自己的立场;第二,贾母口中的“不管根基富贵……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很明显,“不管根基富贵”,也包括林黛玉,或者说就是为“林黛玉可以嫁给贾宝玉”找寻正当的理由。而这些话,既是说与王夫人、薛姨妈,也是说与大家听!

【二】
在《红楼梦》第三十四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孝种种大承笞挞,中,有这样的描写:正没开交处,忽听丫鬟来说:“老太太来了。”一句话未了,只听窗外颤巍巍的声气说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贾政见他母亲来了,又急又痛,连忙迎接出来,只见贾母扶着丫头,喘吁吁地走来。贾政上前躬身陪笑道:“大暑热天,母亲有何生气亲自走来?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贾母听说,便止住步喘息一回,厉声说道:“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贾政听这话不像,忙跪下含泪说道:“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母亲这话,我做儿的如何禁得起?”贾母听说,便啐了一口,说道:“我说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难道宝玉就禁得起了?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初你父亲怎么教训你来!”说着,不觉就滚下泪来。贾政又陪笑道:“母亲也不必伤感,皆是作儿的一时性起,从此以后再不打他了。”贾母便冷笑道:“你也不必和我使性子赌气的。你的儿子,我也不该管你打不打。我猜着你也厌烦我们娘儿们。不如我们赶早儿离了你,大家干净!”说着便令人去看轿马,“我和你太太宝玉立刻回南京去!”
在《红楼梦》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中,有这样的描述:原来贾赦已将迎春许与孙家了。这孙家乃是大同府人氏,祖上系军官出身,乃当日宁荣府中之门生,算来亦系世交。如今孙家只有一人在京,现袭指挥之职,此人名唤孙绍祖,生得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年纪未满三十,且又家资饶富,现在兵部候缺题升。因未有室,贾赦见是世交之孙,且人品家当都相称合,遂青目择为东床娇婿。亦曾回明贾母。贾母心中却不十分称意,想来拦阻亦恐不听,儿女之事自有天意前因,况且他是亲父主张,何必出头多事,为此只说“知道了”三字,余不多及。贾政又深恶孙家,虽是世交,当年不过是彼祖希慕荣宁之势,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的,并非诗礼名族之裔,因此倒劝谏过两次,无奈贾赦不听,也只得罢了。
从上面两节的对比中,可以明显看出贾母的“厚此薄彼”:当贾政笞挞儿子贾宝玉时,贾母表现出强烈的不满和愤怒;而当贾赦将女儿贾迎春以“赌资”,下嫁孙家时,贾母虽然不满,但却只是表现出不温不火的默许态度……贾母,作为一位上了年岁的古稀老人,虽然还是贾府权利的最高统治者,但她知道孰轻孰重,哪些可以放手,哪些又必须去坚持。贾宝玉,是贾母的核心利益,任何人都不能触碰和伤害,即使是他的父亲想要教训儿子的行为……也同样是贾母所不能允许的!
【三】
在《红楼梦》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礼妆,中,有这样的描写:故事的背景是:贾琏在王熙凤的寿辰,与管家鲍二媳妇偷情,被王熙凤知晓……最后反被贾琏持剑追杀。
此时戏已散出,凤姐跑到贾母跟前,爬在贾母怀里,只说:“老祖宗救我!琏二爷要杀我呢!”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忙问怎么了。凤姐儿哭道:“我才家去换衣裳,不防琏二爷在家和人说话,我只当是有客来了,唬得我不敢进去。在窗户外头听了一听,原来是和鲍二家的媳妇商议,说我利害,要拿毒药给我吃了治死我,把平儿扶了正。我原气了,又不敢和他吵,原打了平儿两下,问他为什么要害我。他臊了,就要杀我。”贾母等听了,都信以为真,说:“这还了得!快拿了那下流种子来!”一语未完,只见贾琏拿着剑赶来,后面许多人跟着。贾琏明仗着贾母素习疼他们,连母亲婶母也无碍,故逞强闹了来。邢夫人王夫人见了,气得忙拦住骂道:“这下流种子!你越发反了,老太太在这里呢!”贾琏乜斜着眼,道:“都是老太太惯的他,他才这样,连我也骂起来了!”邢夫人气的夺下剑来,只管喝他“快出去!”那贾琏撒娇撒痴,涎言涎语的还只乱说。贾母气的说道:“我知道你也不把我们放在眼睛里,叫人把他老子叫来!”贾琏听见这话,方趔趄着脚儿出去了,赌气也不往家去,便往外书房来。
这里邢夫人王夫人也说凤姐儿。贾母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说的众人都笑了。贾母又道:“你放心,等明儿我叫他来替你赔不是。你今儿别要过去臊着他。”因又骂:“平儿那蹄子,素日我倒看她好,怎么暗地里这么坏。”尤氏等笑道:“平儿没有不是,是凤丫头拿着人家出气。两口子不好对打,都拿着平儿煞性子。平儿委曲的什么似的呢,老太太还骂人家。”贾母道:“原来这样,我说那孩子倒不像那狐媚魇道的。既这么着,可怜见的,白受他们的气。”因叫琥珀来:“你出去告诉平儿,就说我的话:我知道他受了委曲,明儿我叫凤姐儿替他赔不是。今儿是他主子的好日子,不许他胡闹。贾母一句,简简单单的“馋嘴的猫”,就平息了整件事情!其实,仔细想来,这件事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封建社会,也是男权社会,三从四德,男人在家中的地位是“国家法律”所明确界定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违反。尤其是像贾府这样的官宦人家,男尊女卑的界定更是严格,更是如此,贾母明白,贾琏明白,王熙凤也明白!换一个角度理解,如果受害者换做别人,倘若不是王熙凤……完全有理由相信:贾母,会不闻不问。或者说,置若罔闻!与此类似的情景还有《红楼梦》第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大老爷贾赦要娶贾母贴身大丫鬟鸳鸯为妾,遭拒。被鸳鸯告至贾母处……贾母大为光火,但也只是,“我正要打发人和你老爷说去,他要什么人,我这里有钱,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以此话“训斥”贾赦之妻邢氏!

【四】
同时,贾母作为一名年逾花甲的老太太,她身上也有着普通老年人共有的性格特点!
在《红楼梦》第三十九回村姥姥是信口开河情哥哥偏寻根问底,中:有这样的描写:故事背景:刘姥姥二进大观园。原是为了拜访王熙凤,却被贾母知晓……
老太太说:“我正想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话儿,请了来我见一见。这可不是想不到天上缘分了。”说着,催刘姥姥下来前去。刘姥姥道:“我这生像儿怎好见的。好嫂子,你就说我去了罢。”
平儿等来至贾母房中,彼时大观园中姊妹们都在贾母前承奉。刘姥姥进去,只见满屋里珠围翠绕,花枝招展,并不知都系何人。只见一张榻上歪着一位老婆婆,身后坐着一个纱罗裹的美人一般的一个丫鬟在那里捶腿,凤姐儿站着正说笑。刘姥姥便知是贾母了,忙上来陪着笑,福了几福,口里说:“请老寿星安。”……贾母益发得了趣味。凤姐儿便令人来请刘姥姥吃晚饭。贾母又将自己的菜拣了几样,命人送过去与刘姥姥吃。
刚说到这里,忽听外面人吵嚷起来,又说:“不相干的,别唬着老太太。”贾母等听了,忙问怎么了,丫鬟回说“南院马棚里走了水,不相干,已经救下去了。”贾母最胆小的,听了这个话,忙起身扶了人出至廊上来瞧,只见东南上火光犹亮。贾母唬的口内念佛,忙命人去火神跟前烧香。王夫人等也忙都过来请安,又回说“已经下去了,老太太请进房去罢。”贾母足的看着火光息了方领众人进来。宝玉且忙着问刘姥姥:“那女孩儿大雪地作什么抽柴草?倘或冻出病来呢?”贾母道:“都是才说抽柴草惹出火来了,你还问呢。别说这个了,再说别的罢。”
这一章节中,很好的反映出了贾母怜贫惜老和迷信封建的性格特点。另外,书中许多地方也描写了贾母和儿孙在一起嬉闹、游戏的场景,尤其是薛宝琴,因为疼爱,贾母特意使人叮嘱薛宝钗不可过分看管薛宝琴……同样反映了贾母作为一位老人特有的慈爱!

【五】
笔者甚至以为,《红楼梦》的作者当初设计贾母这一形象,就是为了影射日益衰败的贾府:《红楼梦》中,贾母虽然尽享荣华,众星捧月般爱戴,身旁更是众多儿孙绕膝,其乐融融,可以说是万幸之极……但贾母毕竟日薄西山,大限已至。亦如渐渐衰落的贾府:虽然外表光鲜,内里破败,只是徒有其表罢了!
贾母,作为一个庞大官宦家族的统治者,绝不仅仅是一位年逾古稀,令人尊敬的普通老者,她更是一位运筹帷幄,执掌乾坤的智者。如果说王熙凤只是表面的在众人面前卖弄机智和手段,跳梁小丑……那么贾母就是深藏不露,大智若愚的隐藏智慧,在不知不觉间挥洒智慧和技巧的才能大师!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