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季节,与寂寞有染
时间:2014-04-16 08:28: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幽兰萦梦  阅读:
春,在人们的意念中总是尽善尽美的,总是和桃红柳绿、姹紫嫣红相依相伴。若说春景确实很美,那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优雅让人陶醉;那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的清丽让人眷念;那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温馨让人留恋,那万树江边杏,新开一夜风。满园深浅色,照在绿波中的意境让人神往。可是,在这个万物复苏、春意盎然的季节里,于我而言,却有了“风前欲劝春光住,春在城南芳草路。未随流落水边花,且作飘零泥上絮。 镜中已觉星星误,人不负春春自负。梦回人远许多愁,只在梨花风雨处”的丝丝感伤,仿佛这个季节与寂寞有染。
   经过几个艳阳高照的温暖之后,今日,气温又回到初始的凄冷,心再一次回归到冰点。天若有情天亦老。眼前,仿若这季节也和着人的情绪在跌宕起伏、千变万化,难道是上苍也堪解人的“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邓独自归”的戚戚愁绪么?
   习惯了清凄,习惯了寂寞,习惯了沉静,习惯了箴默不言,习惯了独对荧屏,习惯了在寂寥中以一首凄婉哀怨的清音和着忧郁的氛围氤氲着周遭的一切,习惯了在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意境中展开无垠的遐思。
   寥落的思绪,失去了灵感的包蕴,枯竭的思维,不愿再流连在荧屏前敲击键盘,更失去了创作的欲望和动力,为此,唯有静静地聆听一段幽婉低沉的清音,在凄迷的音乐声中回味咀嚼。
   一盒珍藏了十多年的碟片,就在不经意中攥在了我的手里,拆开、打开、播放,在一连串的几个微小的动作之后,那如泣如诉的歌声在不大的空间里环绕、回放……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药噎满喉,照不尽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一曲《红豆曲》如泣如诉,只听得人肝肠寸断、潸然泪下。这首歌十几年前我就会唱,而且在那时我们的文艺小团体中,会唱的人还寥寥无几。那时的我尚年轻,没有经过太多的人生历练,为此,即使是这样一首凄婉哀怨的歌,虽然唱得是抑扬顿挫、情感饱满,但没有太多的韵味,因为那时的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归纳“清纯”。那时自己在与人与事的接触中很单纯,也很封闭,没有太多太复杂的人生经历,为此,唯有冰纯可言。尤其在与人相处时,谨小慎微,特别与异性相处,不会逾越雷池半步,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为此,在那时的小圈中,他们给予我的评价就是:端庄中蕴含高贵,温婉中透着冰寒。也许,那就是当时最真实、最本真的我吧。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物质生活的丰饶,科技的快速发展,交际圈子日益的拓展,人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渐渐地接纳了一些新生事物。尤其是网络时代的普及,让我走出了恍若深闺般的生活,融进了群体,融入了社会,并在徜徉文海中,在驻足文字里结识了不少的新朋友,甚至是不知姓名住所、素未谋面的天南海北的网友。因此而拓宽了视野,开阔了眼界,为此,紧闭的心扉也为之逐渐打开。网海采风、网海徜徉,文字历练,文字牵线,既收获了芬芳的友谊,又缔结了网络情缘,从而也倍增了生活中的烦恼,有些烦恼却又是那样斩不断理还乱,让人进退维谷,欲罢不能、欲语还休 。
   怀揣着这样一种情绪,十多年后再次聆听这样一首凄凄怨怨的音乐,再度吟唱这首如泣如诉的歌曲,心中不觉五味陈杂,便有了沧桑感,却也郁积了更多的惆怅与落寞之情,于是,也能深入歌词的意境中去假想、去深思……为此,竟会泛滥出太多的感触,心中便会浮出“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的丝丝春怨之情。
   听着这首凄婉哀伤的歌曲,我的眼前恍若又看到了那位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春水照花人的俏丽单薄的倩影。
   林黛玉,这位“受天地之精华,复得甘露滋养,遂脱了草木之胎,换得人形”的“降珠仙草”,无论是外形亦或是气质都蕴含着“仙草化身”的一种超凡脱俗,得天地精华的清秀非凡之美,为此,在金陵十二钗中才能独占鳌头。黛玉给人的感觉总是那样弱不禁风,一副病怏怏的病态之美,她的“外在美”是“娇袭一身之病” “病如西子胜三分”的病态的美,就象是个“捧心西子”,若此,让人顿生怜香惜玉之心。
   如今,一阵春风吹拂,一丝春雨滋润,又到了“小桃西望那人家,出树香梢几树花。只恐东风能作恶,乱红如雨坠窗纱”的桃花盛开的季节,满树的红菲芳紫,满地的落英缤纷,更增添了“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的凄美之情,为此,黛玉那席清幽飘逸的素影,那张梨花带雨的病容,那丝期期艾艾的哀怨,那段挥之不去的不了情,便会氤氲我的心中,盘桓在我的脑中。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树,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英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明媚鲜研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依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依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一曲《葬花吟》,实际上就是林黛玉自作的诗谶 。“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如。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这首《题红楼梦》的绝句就是对黛玉的《葬花吟》的最好的诠释。
   自古以来花便是女性的象征,以花喻人,以人喻花,女人如花,花亦女人。《红楼梦》中的花与人也是对应的,黛玉所对应的就是芙蓉。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花儿凋谢了,女儿家的一缕香魂也将随之而去。可是在世时的艳丽芳华,谁又知凋谢后的落寞凄凉?谁会来惜取将残的红颜呢?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女性的生命不过是昙花一现,花开过后便要迅速飘落,任那些曾欣赏过她们的人肆意践踏,芳魂艳魄都将不存,留下的只是一缕尘香。也许,世人春风都不懂得怜惜落花,对她们的逝去都是冷眼旁观,置之不理,懂得怜惜落花的唯有黛玉了,即使是自称绛洞花主的宝玉也不懂。黛玉虽出身于诗书之家,幼年丧母,父亲死后益发无依无靠,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孩像浮萍一样寄居贾府,她的生命之软弱,不正如檐下飘荡的游丝么?随时都有可能被风斩断。仅凭贾母的疼爱和宝玉的那份爱情维系着生命,怎经得日日夜夜的风吹雨打?怎经得风刀霜剑的侵扰剥蚀?
   王国维说“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江心点点萍。”落絮的人生,落絮的命运,天意如此,无可奈何。为此,怜香惜玉的黛玉成为花的知己、沦落为花下的葬花人也是偶然中的必然。
   黛玉眼瞅着落英纷纷,心底引起的是无限悲凉,为此便情由景发,景由情生,联想到日后自己的命运,怎能不悲从中来?
   黛玉的一段自问自答便是对自己命运的最好的诠释:
   问曰:“什么事这么伤神呢?”答曰:“半为怜春半恼春。”
   问曰:“为什么既怜又恼呢?”答曰:“怜春忽至,恼春忽去。”
   问曰:“有来就有去,自然之理,有什么可恼呢?”
   答曰:“来时不告诉自己,去时也不打声招呼。”这就是一个春水照花人对自己悲催凄美的命运给出的最确切的答案:悲歌的是自己,无法挽留的亦是自己。
   《葬花吟》是《红楼梦》塑造黛玉形象的重要篇章,是红楼诗词中的杰作典范。脂砚斋对黛玉葬花十分欣赏,曾欲请人画出《葬花图》,但誓不遇仙笔不写,过了八年,虽遇到了善于描美人的余集,仍未画成,最终只能感慨“恨与阿颦结一笔墨缘之难若此”可见黛玉葬花之美丽动人,绝非一般画家所能描绘得出来的。
   有人如此分析这首诗词:这首诗并非一味哀伤凄恻,其中仍然有着一种抑塞不平之气。“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就寄有对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愤懑;“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岂不是对长期迫害着她的冷酷无情的现实的控诉?“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则是在幻想自由幸福而不可得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不愿受辱被污、不甘低头屈服的孤傲不阿的性格。这些,才是它的思想价值之所在,也是诗词深邃的意境和丰厚的寓意所在。
   宝黛两人自幼同桌吃饭同床而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是在渐渐长大之后,虽情愫暗生,却又羞于启口,唯共读西厢时,才在宝玉的一句“我是个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的自喻为张生莺莺的调侃中,才将彼此的心扉打开。可是,在大观园众多的佳丽粉黛中,宝玉亦是性情中人,又兼风流倜傥的外表,为此深受诸多丫鬟小姐的钟爱青睐。可惜宝玉不是柳下惠,怎会有那种坐怀不乱的定力?被如此的情围所包裹,宝玉能把持住自己吗?而生性多疑怪癖的黛玉,又岂能容得别人分享宝玉的爱情呢?虽然她也深知,在宝玉的心中自己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可是,每每面对着那些暗送的秋波,挑逗的话语,轻浮的举止,暧昧的行径,黛玉能够做到熟视无睹、视而不见吗?
   一首唐多令 ,便可窥知黛玉的心声:“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队成毯。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林黛玉,是《红楼梦》里一位富有诗意美和理想色彩的悲剧形象。二百多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为她的悲剧命运洒下同情之泪,为她的艺术魅力心醉神迷。她是《红楼梦》读者心目中的一位圣洁、美丽的爱神。林黛玉的娇美姿容是迷人的。然而,使她动人心魄、更具艺术魅力的,则是她无与伦比的丰富而优美的精神世界。林黛玉首先是个内慧外秀的女性,她“心较比干多一窍”。林黛玉之美,还表现在她才学横溢和浓郁的诗人气质。曹雪芹胸中笔下的林黛玉,是一个诗化了的才女;她有多方面的才能:博览群书,学识渊博。她爱书,不但读《四书》,而且喜读角本杂剧《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等;对于李、杜、王、孟以及李商隐、陆游等人的作品,不仅熟读成诵,且有研究体会;她不仅善鼓琴,且亦识谱。曹雪芹似乎有意将历代才女如薛涛、李清照、叶琼章、李双卿等的某些特点,融进林黛玉的性格。但林黛玉又完全区别于历代的才女,这就是曹雪芹赋予她悲剧命运和叛逆精神的个性特征。不过这种个性特征,在一定程度上,是通过她诗人的气质和诗作表现出来的。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多愁善感、才华横溢的黛玉虽然随着历史的烽烟绝尘而去,但林黛玉的纯美的精神,她与贾宝玉生死与共的爱情,他们所实践过的爱情原则,她的闪耀着艺术魅力的优美形象,将与日月争辉,与天地共存;这一形象所含蕴的哲理与诗意,将给予不同时代的读者以生活的启示和美感享受……
   “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而今,真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缱绻春日,虽然春日的气候宜人,景致很美,可是源于内心的惶恐和寂寥,再者,处在这样一个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的令人精神压抑的氛围中,怎能不令人感叹感喟?为此,寥落的春日里,内心便会翻涌起一丝悲凉的情绪,也许,这个季节,与寂寞有染。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