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耐庵·水浒·男人
时间:2014-04-08 06:28: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甘之如饴  阅读:

 天下男人,在对女人看法问题上,有两位最为古怪,一位是金庸笔下的平一指大夫,他曾好心规劝令狐冲:天下女子,面目可憎,言语无味,定要躲而避之。这句话,极其怪异,过目难忘,一般男人,哪个敢说?想必查先生也不敢说,假借平医生来说,真老江湖。另一位,施耐庵老先生,客观存在的名人,他在充满男人汗臭的水浒传里,也让几个女人出了名:金莲、巧云、顾大、孙二、扈三、婆惜。把女一到女六都踩扁成那样,这当然是故意的、别有用心的,想施先生老来落魄,局促窝囊,或受女人欺凌,羞愤难言,顺带泄恨,也未可知。话题就要从老先生说起。

施耐庵有记载的光辉事迹极少,不写水浒传,估计没人知道是谁。家谱上说,博古通今,才气横溢,举凡群经诸子,词章诗歌,天文、地理、医卜、星象等,一切技术无不精通。这不靠谱,像写诸葛亮。综合老施死后的悼词、先进事迹报道、家族传说、地方宣传、粉丝挖掘等等,(人死以后才出名,古今一样),且试试还其本来面目。

在老施还是小施的时候,当过秀才、中过举人,官居七品县太爷,屁股刚坐热,不幸得罪领导,遭训斥,不干,转而从军,投土匪争霸的张士诚,给人背后出主意,后又不成,离走避祸,浪迹江湖。为混口饭吃,估计市井求活手段、杂耍,什么都干。有人说施老板说书出身,是看水浒看得,但想想这段经历,说不定真干过。施老棍混着混着,在有点老的时候,突然一天,觉得自己万事通明了、参透人生了,成精于世故的老江湖了,有点文化的人,这种时候,一般就做一件事——写作,于是水浒传诞生了。

不看水浒,不太能了解老施,不了解老施,可能会看书跑偏。行将就木的老施,可写的题材很多,如果就近写那场驱逐蒙夷、朱和尚霸业成功的戏,不仅可以高歌颂扬汉民族荣耀,顺带也可以拍拍马屁,为什么就不呢?相反,写出来的水浒传很快流入禁中,流氓出身的**异常恶之,曰:“此倡乱之书,是人胸中定有逆谋,不除之必贻大患。”老施的世故人情,来源于官场、战场以及底层草根,从笔下的几个人物看,其生存哲学基本达到事事圆滑的境界。老流氓不避小流氓,恐怕一在老施性情,二在兴致,三在当真看不上小流氓们。老施性格,精明通达,但终难逃关键时候的意气用事,老成那个样子,会因为厌恶女人,而把女主角们写成那样的下三滥;恨潘字,把金莲、巧云全姓潘,这种性情,老家土话讲“老棺材板”。“我自写我的造反,写和尚、土匪、流氓,你姓朱的想对号入座,悉听尊便”,老棺材板一定是这样想的。如果猜测不假的话,老施不仅会说书、写作水平异常老道,应该还有一手好拳脚,整篇水浒,就是一个老文骨把说书改成了的文艺作品,就像音乐家把陕人拉屎放羊哼哼的信天游改成高雅的西北风一样。水浒中的第一场打斗戏,王进打史进,且看:(王)去枪架上拿了一条棒在手里,来到空地上使个旗鼓。那后生(史)看了一看,拿条棒滚将入来,迳奔王进,王进托地拖了棒便走,那后生轮着棒又赶入来,王进回身把棒望空地里劈将下来,那后生见棒劈来,用棒来隔,王进却不打下来,对棒一掣,却望后生怀里直搠将来,只一缴,那后生的棒丢在一边,扑地望后倒了。这种描述,着眼真实却精彩绝伦,后面的林教头打洪教头、武二踢西门庆,异曲同工,其动作、招数、防守、进攻,一进而击,一击而得,一看就是经常打架、经验丰富的老流氓的真实体会,不是老把式是绝写不出来的。有这么刺激熟悉的故事题材(水浒好汉们,都是那个时期,说书中的主要内容),会写会编会改,自己本就是个此中人,这种兴致所致,恐怕已没什么可阻止老把式起笔了。

水浒传,曾被翻译成“水边发生的故事”,好在老爷子已过世,否则,一定把译者的名塞进书里,叫你也流芳千古。外国人其实读不读水浒、红楼,没很大意义,真要想读,先学中文。这个水边的故事发生在北宋的后期,那时候,朝廷有钱,但钱多人傻,早成待宰肥猪,那么多恶邻虎视眈眈,仅仅是怕别人故伎重演,搞的是重文抑武,对军官“不信,不任,防止,限制,压迫,愚弄”,所以看整个宋朝,基本就是一部残害忠良史,加害的是文官,被害的是武将。水浒传就是这么个大前提,好汉们除少数几个看病的、雕章子的、卖弄文才的,都属武人,这些人,有多半来自底层军官,他们的利益和声望是无法经由文官体制得到最基本的保障的。而关键就在于,这些人都是天赋异禀,人间凤麟,怎会甘受踩踏呢,只要稍稍遇到高俅蔡京之徒陷害,就基本要逼上梁山了。林冲可上可下、不上不下,是他们的典型代表,“略懂枪棒,粗通文笔”这样专业暴强又老实谦虚的好人,就因为老婆漂亮,被高衙内撞见,从此被逼得走投无路、家破人亡,终落草为寇,最后郁郁寡欢,风瘫而亡。这是林教头个人悲剧,也是那一群体的悲剧。至于其他人物,主要是中层和下层平民,如何由良民演化为贼寇?或有客观方面的原因,也有主观方面的缘故,究竟怪谁?天知道。好汉们自在抢劫烧杀、攻城略地,施先生也只在伏案疾书,奇书问世,唯有道不尽的侠肝义胆、说不完的大碗喝酒,谁去理会那么深奥的为什么。谁愿郁闷,谁去想。

说书的经常有句话:说书人一张嘴,表不了两家的事。整个水浒传,招安前后,有断了的感觉,前半部分,单个的英雄故事,百读不厌,后面的,基本是群殴场面,看着易乏(三国也群殴,但不乏),这是说书常会有的不良效果,也是说书的缺陷所在。施大老板,看来当真说过书。

“天下之文章,无有出《水浒》右者;天下之格物君子,无有出施耐庵先生右者。《水浒》之文精严,读之即得读一切书之法。”这是金圣叹说的,同意,不仅因为以上所言,更为下面要说的男人的主题。

真得好好感谢老施,至少让我们能细致贴切地知道,曾经的中国男人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现在的中国男人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估计中国男人们都不太愿回答,不愿回答,说明还有羞耻之心,很想回答的,先想想昆明火车站,再说。说远了。老施笔下,一共一百多个男人,可谓奇葩盛开,他们操着各种方言,骂着各种鸟,说着各种厮,喊着秃驴,叫着贼道,吆喝着直娘贼,火急火燎,在神州大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顾身家、不畏生死。这一百多人,各行各业,各个阶层,代表着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应该可算是那个时代男人的真实写照了,总结他们多数共有的特点:智、勇、力、直、不色。看来我们一不小心,着了老施的道,老施一定是yy一把,把自己当作标杆了,这“不色”将其暴露了。参考北宋人口,及一本叫金瓶梅的书,就可知“不色”只是老施个人特色,不是普遍现象。前四个特点,倒是真的。那时候,交通不发达,出门基本靠脚力,北宋经济繁荣,外出频繁,这种远行交流,最容易产生一种通晓世事的智,武松、燕青、石秀便是典型代表;在民风彪悍、战乱不断,又缺少法治的社会背景下,矛盾很多时候靠自己解决,按优胜劣汰及生态平衡原则,大部分男人都是勇气充沛而又旗鼓相当的,武大郎那样的少数,如何生活的好?要承担智勇,必以力为后盾,古人日夜打熬身体、较量枪棒,绝非为锻炼身体,而在生存;直爽是一种战争需要,是相依相存的合作共生关系的需要,只有追求最大利润的商业社会才觉得“直”愚蠢可笑。这四大优点放在一个男人身上,在水浒那样的年代,或不奇怪,放在现今,可谓极品,难遇难求,这样的男人,谁能说不是每个男人梦想成为的男人呢?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