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时间:2014-03-25 07:38:4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映日清荷  阅读: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的这阙《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脍炙人口、经久流传,每读之,心情便如覆上一层淡淡的霜雪,凄怆满怀;眼前也总会浮现一个画面:西风瑟瑟,落叶萧萧,夕阳惨淡,一位翩翩公子孑然伫立窗前,双眉紧蹙,锦袍长衫在冷风中簌簌飘飞,久久地,他徘徊于窗前,一声声叹息划疼了萧索的黄昏。
纳兰性德,出身富贵的相门公子,给世人留下大量的传世佳作,他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情思缱绻,哀婉缠绵,令多少痴男怨女吟咏倾倒。国学大师王国维盛赞他是“北宋以来第一人而已”。他短暂的一生宛如一颗璀璨的流星,瞬间的闪耀却点亮了清代初年的文学星空。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逝去的是岁月,不老的是思念。不错,这阙词,是纳兰在思念他妻子卢氏,这个才貌双全、兰心蕙质的女子,既是纳兰的结发贤妻,又是他的红颜知己。
1674年,纳兰性德二十岁时,娶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为妻,赐淑人。是年卢氏年方十八,“生而婉娈,性本端庄”。成婚后,两人夫妻恩爱,感情笃深。卢氏宛如初春的一缕柔风,抚慰了纳兰因失恋而惆怅凄婉的心;卢氏又若冬夜的一盏明灯,温暖了纳兰凄冷痛楚的人生旅途。然而,幸福总是太短暂,他们的美妙时光仅仅持续了三年,卢氏便撒手人寰,把无尽的思念和痛苦泼向了纳兰。
翻阅昨日的幸福,每一个细节都会从脑海中跳跃而出。纵然岁月流转,世事沧桑,都无法将往日温馨的记忆尘封,往日的欢声笑语,往日的缠绵温存,往日携手度过的每一个晨昏,都深深地镂刻在岁月的扉页,任风雨打磨都不会在记忆中褪色。
“被酒莫惊春睡重”,曾记否,春日迟迟,绿柳扶疏,他因酒醉而浓睡,妻子莲步轻移,敛声屏气,将一床薄薄的锦被轻轻地披在他的身上,温柔细腻的她怕吵醒了浓睡的丈夫。妻子的温柔体贴、关爱备至,今日思之,清晰如昨。如今,无论如何烂醉如泥,都等不来那一床带着妻子淡淡体香的锦被。
“赌书消得泼茶香”,曾记否,红烛摇曳,彩袖捧盅,她红唇轻启,烂熟于心的诗词便脱口而出。他们约定,一人问某典故是出自哪本书哪一卷的第几页第几行,答中者先喝,而聪慧的她总是获胜者,可是,两人往往因为太过开心,反而将茶水洒了一身,淡淡的茶香氤氲满屋,欢声笑语在房间飘漾。
谁曾想到,幸福会如此短暂,仿佛只有一盏茶的时间,纳兰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幸福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幸福如同任性的女子,一个转身,便销声匿迹,剩下的唯有往事的温度和清晰的记忆。痛苦总是让人始料不及,让人不知所措,让人痛心疾首。
回首往事,饮酒赋诗、观花赏月,总觉得都是最寻常不过的日常琐事,好像从来都未珍惜过,也从未想到这些有什么珍惜的价值。只有当彻底失去的时候,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还有往昔美好的一幕幕,才会在眼前频频浮现,在脑海中久久回荡,然而,却已是永久的失去,再也无可挽回。
秋风雁双飞,残阳人独立。此刻,思念泛滥成灾。生死茫茫,阴阳两隔,她可曾感知到他浓浓的思念?可曾感知到他深深的眷恋?可曾感知到他蚀入骨髓的疼痛?
为何,人间总会有太多的遗憾?总会有太多的悔不当初?人呀,总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真正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想一想,有多少叮嘱被我们漠然置之?有多少关怀被我们视为理所当然?有多少温馨让我们觉得习以为常?何时,才能让“当时只道是寻常”的遗憾不再成为遗憾?
幸福阑珊,思念未央。那一缕蚀骨思念永远都不会打烊,思念总是展开翅膀,朝着她在的方向,一如既往、不知疲倦地飞翔。
如今,她已走远,他还握着往日的爱情站在原地。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下一世轮回的渡口,他还要与她约好来生的相遇,在下一个生命的轮回里,许一个真正的地久天长。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