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娘半老”源自徐妃爱恨痴缠的偷情
时间:2014-01-26 14:20: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紫衣飘飘  阅读:

很早之前就知道“半面妆”的故事,只是一直不喜欢这位女主角。
不是因为她的不贞,一位才貌双全的女子被丈夫完全忽略的痛楚可以理解。
只是对丈夫不贞,毕竟不是什么体面事,应该保持低调不为人知。至少大可不必奔走相告,渲染得妇孺皆知。
可是徐娘有个性,她是皇帝的女人,却任由情人公然与人开讲与她风流快活的滋味,留下“徐娘半老,风韵尤存”的典故。

偶然听到《半面妆》这首歌:
夜风轻轻,吹散烛烟。
旧时桃花映红的脸,今日泪偷藏。
独坐窗台,对镜容颜沧桑。发带雪,秋夜已凉。
世人角色真是为谎言而上,她已分不清哪个是真相?
到底是,为谁梳个半面妆?
凄美哀怨的旋律挟着她的痛楚、无奈,扑面而来,将我带进她的世界,我渐渐懂得了她的内心。

当年,那个艳若桃花的女子徐昭佩,半羞半喜地嫁给了湘东王萧绎。
徐昭佩出身名门,聪明美丽,长于诗词;萧绎相貌堂堂,地位尊崇。恰堪与她匹配。不幸的是,萧绎盲了一只眼睛,让她心中有了不小的遗憾,。就不时的耍性子闹情绪。
美丽浪漫的女孩子,谁不曾做过这样的梦:英俊潇洒的王子翩翩而来,温柔地拉起她的手。从此,两个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爱情的憧憬越是美丽,婚后的生活越会感觉落差巨大。萧绎到来的时候,徐昭佩总是把不满甚至不屑毫不掩饰地写在了脸上。
其实,她只是要撒娇,只是要告诉他,自己受了委屈,他要用加倍的爱怜来补偿才好。

没想到,这个娇大大地撒错了——有些伤疤,是碰也碰不得的。
朱元璋以前做过和尚,就对“僧”、“贼”有关的字眼,甚至是谐音字,如“生”、“光”、“则”、“道”、“盗”、“发髡”等都很忌讳。
一次,杭州府学教授徐一夔曾写了个贺表,吹捧朱元璋为“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不料朱皇帝大怒道:“‘生’者,僧也,以我尝为僧也;‘光’则剃发也;‘则’字音近贼也。”就为这事,徐一夔稀里糊涂掉了脑袋。
萧绎身体有些缺陷,自然更加敏感。他总觉得徐昭佩对自己不屑。
这点不屑,深深刺痛了他。有意无意的,他就冷落起了徐美人。

后来,萧绎成了南朝梁元帝。他故意空着皇后的位置,只是封了徐昭佩为妃。
徐昭佩被深深刺痛了,回忆往事,自己的确过分。她想挽救自己的婚姻。她每天精心梳妆后去参加丈夫的诗酒会,试着融入他的圈子,经常与萧绎左右的文友酬对。
她的美丽与才情让人折服,萧绎也不例外。可是他对她依然如故,只有敬重,毫无爱恋。爱情是件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折服不等于爱情;不爱,则依然不爱。
夜深人静,她独守空房。热情一点点、一天天地消磨,她变得抑郁寡欢。

渐渐地,她放弃努力,开始了以酒浇愁的生活,常常酩酊大醉。
萧绎看她这样,心中不忍。劝慰说:“我是政务太忙了,实在没时间陪你。”
徐昭佩听了这些劝慰,更加生气。
曾几时,她幻想嫁得如意郎君,夫唱妇随,红袖添香。现实却如此的残酷。如果她丑点,笨点,或许心里还平衡些。可是……
难道就这样花自飘零水自流?就这样一朝春尽红颜老?
对镜自怜,当年的容颜己被泪水侵蚀得面目全非。落花纷飞,夜凉如水,没有人给她一点温暖和关怀。无边的痛楚和凄凉一如无边的黑夜将她紧紧裹住!

徐昭佩想到了反抗。他骗我说是无暇抽身,我何不以谬对谬?
听到萧绎要来,她故意在化装时只化了“半面妆”。
一个女人搽粉,抹胭脂,涂口红只涂抹半边脸庞,想想是什么样子?古时的女子大多是浓妆,“归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里泼红泥。”一洗就是一盆红泥汤。这张脸的对比强烈就可想而知了!
这不但是糟踏了自己的美貌,更是有意羞辱别人的视觉。
果然,萧绎看到吃了一惊,你这样子干吗?
徐昭佩故做认真地说:您只有一只眼睛,只能看到我的半边脸,所以我就只化半面妆。
她要借此宣泄她心头的愤怒,讽刺萧绎瞎掉了一只眼。
果然,萧绎气得转身就走。
侍女们怕萧绎盛怒之下严惩徐妃,她却平静地说:“他讲仁重道,不会因这样的小事焚琴煮鹤。大不了把我赶出宫去,他眼不见心不烦。其实我正想这样呢,与其有名无实,倒不如出去另外嫁人。”

可,徐昭佩没有等到这一天。命运是如此吝啬,给了一个女人过人的才貌,就不肯再给她幸福的婚恋了。
她没有了重新寻找幸福的机会。
萧绎事后再没提这件事。被人这般羞辱,心性再好的人也难以忍受,何况他是九五之尊?若是别人,他一定严厉的处置了,偏偏是她。
李商隐写过一首《南朝》诗:
地险悠悠天险长,金陵王气应瑶光。
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妆。
连后世人讲到此事,都会如此讥讽萧绎。对她,他却还是选择了忍让。
史书上还记载了他们之间的一个细节:“妃性嗜酒,多洪醉,帝还房,必吐衣中。”
她故意吐他一身,他还是忍不住照顾酒醉的她。明知见她必将受辱,为何还忍不住一见再见?

紫衣觉得,对这位徐妃,萧绎还是有感情的。
“政务太忙”的那些话,徐昭佩理解为谎言。其实,对于一个君王来说,这样的谎言更多意味着安慰。他对许妃“半面妆”后的宽容忍耐,也让人动容。只是,最脆弱的地方曾被她伤害,他也难以释怀。
或许,他只是一种怜香惜玉,“纵然无情也动人”;而她需要的,却是他的整颗心,是绝对的在乎。他真给不了。
《红楼梦》中,贾宝玉和薛宝钗大约就是这种状态吧。他对她有欣赏,有怜惜,有过心动。这种感情与爱情如此临近,偏偏又有着不小的距离。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在一次次的斗气中,徐昭佩愈发落寞。这场战争,没有赢家。

徐昭佩对镜自伤,容颜渐沧桑,发带雪,秋夜凉。
她思量许久,终于痛下决心:既然小打小闹无用,干脆来一剂猛药,也算不辜负自己。
她先后有了三个情人,一个是荆州瑶光寺的僧人智远,一个是萧绎的下属暨季江,一个是贺徽。
朝中的人知道暨季江和徐昭佩的事,纷纷打趣他:“那个女人有些老了,到底滋味如何呀?”暨季江很是得意地说:“徐娘老矣,犹尚多情。”
任性的放纵,使徐昭佩看似快乐起来了。然而,内心的落寞无助,只有她自己知道。

后来,萧绎终于知道,他早就成了满朝文武的笑柄。
可怜他一直在容忍她,迁就她。哪怕只是这一点情义,她也不该把这件事弄得人尽皆知吧。她这不是在逼他?
他终于撇下了她的手,明知那是一双渴望关爱的手,明知她的拒绝背后藏着深深的期盼。
其实,徐昭佩一直在等这一天。她从没有把他当做威严的君王,一直在肆无忌惮地伤害他。她忘了,他也有底线,他的心也有伤透的一天。
他累了,累得没有力气等待她回头了。

萧绎下令,要徐昭佩自裁。可以想见,做出这个决定,他是何等的心痛如绞。毕竟,她是他一直呵护忍让过来的。痛苦纠葛了这么多年,他们的结局不过是一对怨偶,一茔孤坟。
她一直想要离去,富丽堂皇的皇宫不能让她幸福,最后满足她的愿望吧。他让人将徐昭佩的尸体送回了娘家。
徐昭佩一生都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不爱她的男人。谁想到,一定要以生命为代价才能了却这桩心愿?
夜风轻轻,吹散烛烟。
飞花乱愁肠。共执手的人,情已成伤。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