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文人青楼梦
时间:2014-01-22 10:32: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云月夜  阅读:

  青楼,顾名思义指青漆涂饰的豪华精致的楼房。曹植《美女篇》:“借问女安居?乃在城南端。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在这么一座漂亮豪华的房子里,演绎了中国悠悠长河般的青楼文化。多少才子佳人,红尘绝恋的美丽事迹流转人间。中国娼妓之起源,大概胚胎于周襄王时代,齐国管仲之设女闾,即其作俑者。教坊、窑子也好,那时候的官员、才子们络绎不绝。唐朝青楼名妓中,诗才最高的是薛涛。诗的风情把她熏陶地超凡脱俗,才气超群,与诗人元稹、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等都有唱和。元稹写了一首很有名的悼念亡妻的痴情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样一位大痴情家在念完這首诗词后会不会转身就去教坊醉酒当歌,吟诗作对?白居易老先生那是出了名的享受家。白尚书(居易)姬人樊素善歌,妓人小蛮善舞,尝为诗曰: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樱桃小嘴,杨柳小蛮腰从此流芳后世。在这几人当中,最纯粹者莫过于花花才子杜牧也。杜牧一生风流自赏,问柳寻花,他几首有名的绝句,大半都是青楼妓女的歌咏。“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纵观这些文人骚客,大凡都比较苦逼。政治上不得意,官场上又看不过那些勾心斗角之类的把戏。受儒家的建功立业思想的鞭策,现实上又实现不了。总之一句话,当才子难,做官更难。既然在官路上走不通,那么在家过点小资生活也不错吧。当然文人墨客是很难呆住的,毕竟十年寒窗不容易,至少也得出去开开眼界,见识下莺歌燕舞,留下一些风流韵事才不枉此生。
自古美女爱英雄,自古佳人配才子。到了宋这一代,比较有名的有张丽华、王朝云、李师师。歌妓出身的张丽华后来做了是南朝陈后主的贵妃。亡国之音“玉树后庭花”真实写照。王朝云,字子霞,钱塘人,因家境清寒,自幼沦落在歌舞班中,却独具一种清新洁雅的气质。宋神宗熙宁四年,苏东坡被贬为杭州通判,一日,宴饮时看到了轻盈曼舞的王朝云,备极宠爱,娶她为妾,此时的苏东坡已经四十岁了。苏大伯是我最喜爱的大文豪。齐白石看到徐渭的画曾云“原作荆门走狗”我看到苏老师的诗词,不由地说“原作鞍下之马”。当然我是无名之辈,人微言轻,不值一提。苏大家悼念亡妻王氏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如此凄婉,如此哀恸。让人觉得此情过后再无情了。文人的心胸想来是宽阔的,很难长久停留在一朵鲜花上,不幸此花中道枯萎凋零,除了流下一时伤心的泪水外,也不妨碍另寻新欢的心情。李师师,北宋末年色艺双绝的名伎。大词家周邦彦、江湖侠客燕青、甚至堂堂天子宋徽宗也与之有交集。男人一出名就喜欢寻花问柳,女人一出名便会招蜂引蝶。为什么男人都逃不过这些美色的诱惑呢?答案是,她们具备了一种奇妙的魅力。古时候,小家碧玉,大家闺秀往往都是比较有教养的。而名妓们比她们更加出色。相貌身材一流,而且诗词歌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当真巾帼不让须眉。要是家里有河东狮吼,往往青楼就是最好的避风港。感情的避风港,古人都很累,还喜欢自己折腾自己,时不时来个乱世风云。那时候稍微混得好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多了还可以送人,虽然有点不厚道但比古罗马赤裸裸的买卖人道多了。一朝误陷风尘,朝朝泪眼暗流。从良也许是她们最大的愿望吧。遇到知心人难遇到有钱的知心人更难,一般人是逛不起青楼的。
而名妓更是难得一见。要么你是大商贾,知名士绅、或是官宦权贵,不然老鸹也会对你轰门而出。那时候的落魄书生有几个能一睹芳容?只好在哪个角落意淫。没准一部出名的言情小说就见世了。名妓沾染风尘而又不给人以风尘女子之感,出淤泥而不染,光华涟涟。曹植的“洛神赋”可以一览无余。其实我倒觉得,这是一篇“女神赋”。每一个屌丝的心中都有那么一位两位女神,更何况高富帅们。其实放到古代,一样的。我们说的青楼文化,不仅仅包括诗词歌赋,也有各种情色包罗。情色与色情天差地远:酥胸半露撩人心,玉体横陈非我意。懂得适当的暴露,懂得恰当的挑逗,往往是她们无往不胜的秘诀。所谓“心有余戚戚然”。说到底,这就是一种默契,一种共鸣。“我看青山多妩媚,青山看我应如是。”文人墨客留恋秦楼,自然会对家中人不闻不问。古人如果实在很厌烦老婆怎么办?休妻是很麻烦的,有法律的保护,妇人只要不触碰“七出”之罪是打不赢官司的。大抵老婆都会陪伴着一辈子。所以即使你很厌烦又离不了婚,只好把牢骚说给楼中人听。才子们往往都会在佳人面前卖力表演,可能是荷尔蒙激增,所以才华在么一刻爆发,流传出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柳三变刘永一生纵情温柔乡,可谓死也风流,他死时还是各位相好的筹钱买的棺材。一生漂泊,青楼成为许多人名副其实的家。青楼女子也不尽是爱慕虚荣、贪恋钱财之辈。往往都是比较痴情的,不逊色于贞洁牌坊女。一股幽情“愿得知心人,相守终此生”我认为她们是一群相信爱情,追求爱情的美丽心灵。明末烽烟滚滚,外族入侵,天灾民变,流转至今的“秦淮八艳”。我一直好奇为什么乱世喜欢出英雄、佳人?时势造也!
她们甚至影响了历史的进程。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追逐她们的不是明末勇士就是一代枭雄豪杰。陈圆圆一顾倾城,再顾要人命,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李自成的杀到京城见佳人。在这里我特别喜欢董小宛,她曾经对着他说“我书写谢庄的《月赋》,见古人厌晨欢,乐宵宴。这是因为夜之时逸,月之气静,碧海青天,霜缟冰静,比起赤日红尘,两者有仙凡之别。人生攘攘,至夜不休。有的人在月亮出来以前,已呼呼大睡,没有福气消受桂华露影。我和你一年四季当中,都爱领略这皎洁月色,仙路禅关也就在静中打通。”小宛就是这样在自然平实的日常生活中领略精微雅致的文化趣味,在卑微的生命中企慕超脱和清澄的诗意人生。对爱侣这样说:有别离的苦楚,才有重逢的喜悦,好男儿志在四方,岂可在媚香楼中消磨了豪情壮志。况且人生离合,在乎心而在不在形,彼此倘若不能心心相印,即使日日同床共枕,亦如相隔千里,只要你我永结同心,虽然远隔干山万水,照样可以魂来梦往!”如此善解人意的姑娘,最后也死得很悲凉,红颜薄命,大抵如此。
清朝民国时期青楼文化依然耀眼,小凤仙、赛金花……她们无一不跟时下英雄豪杰产生过儿女情长。还读过朱自清写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的散文。字里行间依旧流淌着秦淮河风靡一时的歌舞升平,丝竹管弦之余音。青楼文化断于1949年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各级人民政府对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遗留下来的以卖淫为生的妇女,通过封闭妓院和收容、教育、安置等方式,帮助她们转变思想和改变生活方式,成为独立、自由、平等的劳动公民的一种社会风俗改造工作。通俗的讲便是“改造”。苏童的“红粉”就是描述这一时期妓女悲惨改造生活的小说,她们在命运的转型阶段,受尽人生冷暖,就像飘荡在水面上的浮萍,在时代的潮流里载沉载浮。在时代更替的黎明之初,总会有特别的思想悄然酝酿爆发,旧的迟迟不去,欲走还留,新的悄悄占据,变本加厉。至此,流转千年,悠悠绵绵的青楼文化断裂了。
现今的“夜场”、“夜总会”大都是赤裸裸的色情场所,青楼文化荡然无存。出入者多有肥头大耳、油头满面之类也,更有甚者是号称道义的化身。从事这类服务行业的女子们,没有贬低只有悲凉。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美丽的活着更难。最后对着茫茫苍天叹息一回,也算是一种无力吐槽吧。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