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古代文学之奇异的梦
时间:2013-12-23 08:37: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阅读:

   我的这个戏说系列,将我的网名梦蝶的陶渊明分开,以梦蝶和陶渊明对话的方式来写,是我对古代文学的肤浅的理解。这个系列里面,我尽可能的尊重历史,然后加上一些个人的小故事,风格独特,读后或者伤感,或者激动,或者会心一笑。


失恋,烦,漫无目的的走。
城墙根儿,古老的护城河。
一排排挨着宫墙的垂柳,风儿吹动柔柔的的枝条,在我的身边荡漾,如果有一个女朋友陪着,这个应该是很浪漫的情节,但是我的心情不好,觉得就像一条条柔柔的鞭子抽打我是心灵,是一种隐隐的痛。
柳树垂垂的枝条的里面,隐隐的一块黄布,在风中飘扬,上面隐约写着麻衣神相几个字。
我从来不相信算命,这个是迷信,我从旁边走过去,我根本就不正眼看这些人,骗子,我心里咒骂着。

  一个声音传来:“帅哥,那个心爱的姑娘走了,没有回头……”
我下意识的站住,仍然没有回头看那个算命的麻衣神相。
那个声音说道:“这个应该是今年的第五个,帅哥这样的广撒网,不想知道为什么钓不到鱼吗?”
这个算命的竟然说对了我今年谈了五次恋爱,看来真是高手了,我回头,竟然看到了梦蝶,这个二货,几天不见,竟然做了麻衣神相,梦蝶戴着一副墨镜,身边放着一根竹竿,面前放着一只乌龟壳,有几个马扎放在他的面前,我笑了笑,坐到了梦蝶的对面问道:“今天生意怎么样?骗了几个人了?”

  梦蝶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生意,一个人也没有。”
我问道:“做这个几天了?”
梦蝶说道:“三天了,没有一个人来找我看相,可能是我太年轻了,也可能是我太帅了,不像算命的人。”
我问道:“算命的为什么放几个马扎?”

  梦蝶说道:“这个轻便,城管来了拎起来就跑了。”
我哑然失笑说道:“城管还管算命的?梦蝶真是无聊透了,竟然做起了算命赚钱的梦。”
梦蝶说道:“是,就是无聊,就是做梦,说道了梦,咱们就聊一聊做梦的故事?”
我说道:“切,做梦能有什么故事?”
梦蝶拿起了面前的乌龟壳,摇了摇说道:“这个有故事,梦有很多种,据《周礼?春宫?占梦》 梦有六种:一曰正梦,二曰噩梦,三曰思梦,四曰寤梦,五曰喜梦,六曰惧梦,我国古代,关于梦的故事也很多。”
我说道:“这个应该神秘而有趣,咱们就聊一聊著名的梦。”

  梦蝶说道:“我最喜欢的梦是‘蝴蝶梦’,出自《庄子》《齐物论》原文是:‘昔午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民?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必有分矣,此这谓物化。’

  翻译:“有一天庄子梦见自己变成蝴蝶,飞啊飞,自由自在。这时庄子只晓得自己是蝴蝶,不晓得自己是庄周,等到庄子梦醒,究竟蝴蝶是庄子,还是庄子是蝴蝶?是庄子做梦梦到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梦到了庄子?哪一个是真正的我?这就叫物化。”
我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梦蝶极其喜欢庄子梦蝶,喜欢里面的浪漫,飘逸,自由,梦蝶的名字就是来源于这个典故。”

  梦蝶笑了笑说道:“是,我们经常还用的一个词语,黄粱一梦,这个出自《唐人笔记小说,枕中记》:唐代一姓卢的书生,进京去考功名,在邯郸道上一客栈里,累了想休息,旁边一老头正把黄梁米洗好要下锅做饭,就把枕头借给书生去睡,卢生睡中梦见自己考中进士,娶妻生子,很快又当了宰相,四十年富贵功名,煊赫一时,结果犯了杀头之罪,当刀落下时,他吓醒了,回头一看,旁边老头的黄梁饭还没煮熟。”
我说道:“这个知道,后世常常以此比喻虚幻的事和欲望的破灭,这两个故事大家都知道,梦蝶聊一聊新奇一点的,大家不是特别熟悉的梦。”
梦蝶说道:“好,陶渊明,听一听这个,这个比较八卦,你比较喜欢:

  晋咸和初,徐精远行,梦与妻寝,有身。明年归。妻果产。后如其言矣。(出《幽明录》) 晋代咸和初年,徐精出远门的时候,梦见和妻子睡觉,并使她有了身孕。第二年,他从外地回到家,妻子果然生下个孩子。后来一问,一切都跟他说的一样。
我听了以后,哑然失笑说道:“这个有点意思,这个分明就是妻子一个人在家,寂寞难耐,不守妇道,找了一个相好,那时候没有什么‘杜蕾斯’,结果就怀孕了,这个女人,就信口开河说是梦中怀孕,想一个人告别新婚的妻子,一去几年,不可能不做梦想老婆,想不到那个傻蛋竟然相信了,就这样不知不觉之间戴了绿帽子。”

  梦蝶说道:“陶渊明,你的思想真是有一点龌龊,把人想的那么坏,这个是我国古代解决两地分居的美好愿望,那时候没有飞机,不能朝发夕至,有情人只好在梦里相见了,试想这个男人就是做梦梦到了和妻子在一起,那怎么也同时梦见妻子怀孕?”
我想了想说道:“那有没有这一种可能,这个奸夫是像梦蝶现在一样,是做神汉,算命着一行的,然后就像是电影《盗梦空间》里面讲的一样,通过一种巫术,控制了男人的梦?要不梦蝶也这样的在梦里找一个女孩?就像是《天龙八部》里面的梦姑一样,岂不美哉!”

  梦蝶说道:“切,梦里的夫妻?这个太危险了,看看这个,就是梦里夫妻那些事:后魏宋颖妻邓氏,亡十五年。忽梦亡妻向颖拜曰:今被处分为高崇妻,故来辞。流 涕而去。数日崇卒。(出《太平广记》第267卷) 后魏,宋颖的妻子邓氏已经死了十五年。一日,他忽然梦见妻子向自己拜道:我今天已经分配给高崇作妻子了,所以向你告别。说完大哭而去。几天之后,高崇就死了。”
我听了这个故事,有一点目瞪口呆了:“想不到无间是这样的,原来妻子是可以分配的,这个就是一种缘分,就像是小时候玩的那几个游戏,‘挑兵挑将’和‘过家家’一样,然后挑着了,就是一家人了,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之间,竟然有了老婆了,真是美事,不过好事也是坏事,一下子就翘辫子了。”
梦蝶说道:“这样看来无间挺好的,有人情味,至少可以结婚,像我们,连女朋友都没有,好生羡慕阿,想起来唐伯虎的那一首诗:

  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飘流在异乡。

  我说道:“一样的,就是到了无间,你没有银子,一样的找不到女朋友,那一句话怎么说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想无间也是最看重银子,所以要在清明的时候需要活着的家人送纸钱,梦蝶还是做一个法,做梦娶媳妇吧。”
梦蝶说道:“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做梦娶媳妇呢?要做梦,我就做我写好文章的梦,我还是喜欢文字,希望能梦笔生花,写出足以流传后世的文字。”

  我说道:“我知道这个故事:宣城太守济阳江淹少时,尝梦人授以五色笔,故文彩俊发。后梦一丈夫,自称郭景纯, 谓淹曰:‘前借卿笔,可以见还。’探怀得五色笔,与之。自尔淹文章踬矣。故时人有‘江郎才尽’之论。(出《南史》) 南朝梁时,宣城太守济阳的江淹,小时候曾经梦见有人送给他一支五色笔,所以文采飞 扬,才气横溢。后来,他又梦见一个人,自称叫郭景纯,对他说:‘从前借给你的那支笔, 现在该还我了吧?’江淹从怀中掏出五色笔,还给他。从那时起江淹的文章越来越差,所以人们便有了‘江郎才尽’的说法。”

  梦蝶说道:“这个故事我觉得是真实的存在,就在我们身边发生。”
我好奇问道:“什么呀?梦蝶,这个故事你居然相信是真的?脑子进水了吧。”
梦蝶笑了笑说道:“看看我们熟悉的一些作家,年轻的时候,不名一文的时候,写的小说,散文是多么的深刻感人,是真正的文学作品,可是,当他们成为著名的作家以后,他们有了地位,有了名气,有的甚至做了官员,再看看他们的作品,就知道什么叫‘江郎才尽’了。”

  我笑了笑说道:“梦蝶这样说,还真是这样,那个江郎就是这样的吗,做了太守,写文章就不行了,就是所谓的‘江郎才尽’了,其实,不是江郎才尽了,是环境的改变,改变了一个人,不名一文的时候,有种种的压力,生活,住房,女朋友,子女,出行,面子,等等,这么多的压力就转化成了动力,等到什么都有了的时候,就想着躺在以前的成绩单上面睡觉了。”
梦蝶说道:“是这样的,就是所谓的鲶鱼效应,压力大,才能爆发。”

  我问道;“梦蝶,有没有这样的,梦中做了好事,或者帮助了别人,然后在现实之中得到报答的。”
梦蝶说道;“有,玄宗梦入井,有一兵士,著绯褌,背负而出。明日。使于兵号中寻访,总无此人。又于 苑中搜访,见一掌关,着绯褌,便引见。上问:“汝昨夜作何梦?”对曰:“从井中背负日 出登天。”上睹其形状,与梦相似。乃问:“汝欲官乎?”答曰:“臣不解作官,臣家 贫。”遂敕赐钱五百千。(出《定命录》)”

  翻译:玄宗梦见自己掉进井里,有一个兵士,穿着带裆的红裤子,将他背了上来。第二天,他 派人到营房里寻找,怎么也找不到这个人。又派人到禁苑搜寻,见到了一个把门的,穿着带 裆的红裤子,便被领来见皇帝。玄宗问他昨天晚上作的什么梦,回答说:“我梦见自己从井 里把太阳背上了天。”玄宗上前看他的容貌,与自己梦见的那个人很像,就问道你想不想作 官呀?那人回答说:“我不懂作官的事情,我家很穷呵。”随即,玄宗赐给他五百贯钱。
我笑了笑说道:“还真是,做梦也要有技术含量,我们有一句俗话‘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这样看来,嫁得好不如梦得好。”

  梦蝶说道:“陶渊明,你觉得做梦就那样容易?看看这个唐玄宗的梦,做梦不禁要运气好,在对的时间,梦到了对的人,还是一个体力活,关键是做梦也得拍马屁,那个人说自己将太阳背上天,这个马屁拍的唐玄宗很舒服,如果那个人说自己的梦里,梦到了自己从井里背出来一条死狗,会怎么样?一样的死啦死啦的。”
我笑了笑说道:“是。”

  梦蝶说道:“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里面说:‘梦,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做的,是最普通而普遍的人类精神现象之一,然而又是一种极神秘的精神现象,古往今来的人们尝穷己之力释读之。梦最主要的意义在于梦是梦者愿望的表达,这经过或许是曲折的,间或有许多动人的故事,梦中的情景仿佛一幕现代派风格的荒诞剧,或者一个最难解的谜一样。’”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梦就是——幻梦与现实之间的,无痕的变幻,梦境就是心碎与情远,痴念与觅境,牵念又奈何!酸苦的折磨,幽恨而噙泪,仰叹复伏泣,冷寂故失去,恍惚则交集,灵魂就出窍。”
梦蝶点了点头痴痴地说道:“梦醒,月如钩,独进酒,声声慢,碎碎念,点点愁。想起来唐伯虎的一首诗《叹世》:

  坐对黄花举一觞,醒时还忆醉时狂。丹砂岂是千年药,白日难消两鬓霜。
身后碑铭徒自好,眼前傀儡任他忙。追思浮生真成梦,到底终须有散场。
我和梦蝶正在叹息之间,忽然有人喊道:“城管来了,快跑。”梦蝶一下子从我们的幻境之中醒来,抄起了马扎,撒丫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我看着梦蝶的背影,叹息一声:“做人难,没有想到做梦都这么的难。”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