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龄《聊斋》性描写多:强奸场景不避讳写实
时间:2013-11-28 09:25: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强奸:五通怪看中赵弘之妻阎氏,强行入室,“因抱腰如举婴儿,置床上,裙带自脱,遂狎之。而伟岸甚不可堪,迷惘中呻楚欲绝。”等到再次侵犯时,妇人已“血液流离,昏不知人。”

 

本文摘自:《文史天地》2007年08期,作者:吴长谦,原题:《聊斋志异》中的性爱描写

《聊斋志异》近五百篇小说中,许多有性爱描写,其数量足以让我们分析特征,概括规律。蒲松龄以生花妙笔,阐析情感之幽微,其精妙笔法亦足研究、总结。本文略述《聊斋志异》性爱的三个特点,对此命题做一初步探讨。

性爱类型丰富

性无能:广东缙绅傅氏有子,“甚慧,而天阉,十七岁,阴裁如蚕。遐迩闻知,无以女女者。”《巧娘》

性狂暴:某生,“素有嫪毐之目,自言生平未得一快意。”一日与狐交,“衿褥甫解,贯革直入。狐惊痛,啼声吱然,如鹰脱韝,穿窗而去。”《伏狐》

性饥渴:《天宫》描述明朝严世蕃疏远姬妾的无法满足的性需求,“妾非处子,然荒疎已三年矣。”只好冒险诱骗某男子到秘室,获取短暂的快乐。《天宫》

性无知:书生郎玉柱邂逅仙女颜如玉,情好日笃,“郎一夜谓女曰:‘凡人男女同居则生子;今与卿居久,何不然也?’女笑曰:‘君日读书,妾固谓无益。今郎夫妇一章,尚未了悟,枕席二字有工夫。’……少间,潜迎就之。郎乐极曰:‘我不意夫妇之乐,有不可言传者。’”《书痴》

女同性恋:范十一娘遇封三娘,“缘瞻丽容,忽生爱慕”,“偕归同榻,快与倾怀。”……“订为姐妹,衣服履舄,辄互易着。”《封三娘》

男同性恋:“何生素有断袖之癖,”追求美少年黄九郎,初遭拒绝,相思成病,九郎惜之,“遂相缱绻。”《黄九郎》

女性心理异常:“孙生,娶故家女辛氏。初入门,为穷裤,多其带,浑身纠缠甚密,拒男子不与共榻。床头常设锥簪之器以自卫。”“积四五年,不交一语。”《孙生》

男性心理异常:乐仲,“年二十始娶,身犹童子。娶三日,谓人曰:‘男女居室,天下之至秽,我实不为乐!’遂去妻。”《乐仲》

无性之恋:孔雪笠喜欢娇娜,“观其容可以忘饥,听其声可以解颐。”虽无夫妻之缘,但是,“得此良友,时一谈宴,则‘色授神与’,尤胜于‘颠倒衣裳’矣。”《娇娜》

人兽交:“青州贾某,客于外,恒经岁不归。家畜一白犬,妻引与交,犬习为常。”《犬奸》


群交:真毓生夜宿吕祖庵,庵中有四个年轻貌美之女道士,其中,“两人代裸之,迭就淫焉。终夜不堪其扰。”《陈云栖》

诱奸:“真定界,有孤女,方六七岁,收养于夫家。相居一二年,夫诱与交而孕。”《真定女》

强奸:五通怪看中赵弘之妻阎氏,强行入室,“因抱腰如举婴儿,置床上,裙带自脱,遂狎之。而伟岸甚不可堪,迷惘中呻楚欲绝。”等到再次侵犯时,妇人已“血液流离,昏不知人。”《五通》

猥亵:香玉想捉弄绛雪(树妖),和男友黄生来到树下,“取草一茎,布掌作度,以度树本,自下而上,至四尺六寸,按其处,使生以两爪齐搔之。”《香玉》

乱伦:咸阳韦公子尽览天下名妓,无意中“自食便液”,和自己的儿子、女儿发生关系,算是对其淫秽生活的惩罚。《韦公子》

人妖与双性恋:王二喜男扮女装,模拟女人行为,以为妇女治病为途径行奸淫之实,不料,最后栽在一个对男女都有性指向的马生手里。《人妖》

滥用春药:某人得到游方僧的春药,服后立刻见效,“下部暴长;逾刻自扪,增于旧者三之一,”他心犹未足,又偷吃二三丸,致使“阴长不已”,“解衣自视,则几与两股鼎足而三矣”,药物的毒副作用使他脖短腰弯,连父母都不认识他了。《药僧》

性生活隐语(荤话):庚娘的丈夫要和她亲热,就打暗语,“看群鸭儿飞上天耶!”她则回应,“馋猧儿欲吃猫子腥耶!”正是靠这两句话,庚娘在义胆除凶后,和丈夫重新团聚。《庚娘》

性压抑:一个化为书生周克昌的鬼,聪明好学,科场连捷,知名乡里。鬼不能忍受渴望抱孙的父母的絮叨之语,说:“我久欲亡去,所不遽舍者,顾复之情耳。实不能探讨房帷,以慰所望……”言讫不见。此事通过鬼完全投身科举,对性毫无兴趣,暗示科举对读书人的性压抑。《周克昌》

细节描写逼真

综观全书,蒲松龄对男性的刻画较女性更为传神。如《巧娘》里有先天缺陷的傅生,吃下药丸,“觉脐下热气一缕,直冲隐处,蠕蠕然似有物垂股际;自探之,身已伟男。心惊喜,如乍膺九锡。”几句话把那物的动态和男人的心情都写活了。巧娘却不知道这个男人已脱胎换骨,仍然以为他是自己的“姐妹”,在和他玩乐时,“女戏掬脐下,曰:‘惜可儿此处阙然。’语未竟,触手盈握。惊曰:‘何前之渺渺,而遽累然!’”“触手盈握”精确描摹男性性器官的强健,与此相似的词汇还有《人妖》中的“触腕崩腾”,“擂垂盈掬”,它们都精妙之至。比较而言,《红楼梦》写到贾瑞的冲动时,不过是“扯了裤子,硬邦邦地就想顶入”。给人十分丑陋、恶心的感觉。

准确勾勒爱与性的复杂关系

一般而言,无爱即无性,无性即无爱。性与爱缠绵悱恻,难解难分。蒲松龄在自己的作品中为人物设立了性与爱,爱与性的发展轨迹,他准确地把握了两者的复杂关系。

从爱到性是多数人的情感路线。到底如何进行,《聊斋志异》里有许多精彩故事

霍生瞥见美少女青娥,“童子虽无知,只觉爱之极,而不能言”,“年十三尚不能辨叔伯甥舅”的霍生当然无法用语言表达真爱,借助于一个道士赠予的削铁如泥的神铲使他穿透几道墙,终于来到美女身边。挖墙太累了,他没有立刻扑上去,就地解决,反而趴在美女身边,倒头就睡。蒲松龄就是这样刻画少男的爱与性,一种纯真的、天然的爱的色彩,没有哪怕一点淡淡的性的影子。与此相比,《阿绣》里的爱情情节十分现代。刘子固喜欢上杂货店售货员阿绣,于是不断地买东西,不问价钱。女孩轻舔过的包装纸,“刘怀归不敢复动,恐乱其舌痕也”。一些港台言情剧就有类似情节,作家铁凝的《大浴女》中也有意乱情迷的男子如何珍藏留有恋人鲜红唇印口杯的动人描写。炽热的爱在这里放射光芒,依然看不见性的闪耀。最终,霍生和刘子固历经曲折,均过上幸福生活,达到由爱到性完美的人生目标。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