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淫妇?
时间:2013-11-24 09:34:2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张献党  阅读:

  她姓什么叫什么,施耐庵在水浒里没有写,也许他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写,因为她在这本书里实在是一个小不起眼的角色,但是,没有这个女人,故事情节的发展就不会这么顺遂,宋江在清风寨里也不会经历那么大的波折。而且,正因为有了她,才能让我们更切近地看到了花荣、宋江、燕顺、王英等好汉的本来面目。
  她是谁?她就是清风寨正寨主刘高的老婆,因为没有姓名,我这里就姑且给她一个称呼,刘夫人。
  刘夫人无名无姓实在是毫无道理的。作为清风寨这一地方的行政长官的妻子,没有名至少也应该有个姓吧?其次,她不能算是一个安于闺阁的妇人,虽然我们从书上看到她出现在大众视线里只有两次,一次是去上坟,一次是看灯,可是给我们的感觉却是她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第三,她应该算得上是一个清丽出尘的美女,她一旦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回头率肯定是很高的,对她行注目礼的人肯定很多。她到底漂亮到什么程度?施耐庵借一个对女色很不在乎的宋江之眼来形容:“不施粉黛,自然体态妖娆;懒染铅华,生定天姿秀丽。云含春黛,恰如西子颦眉;雨滴秋波,浑似骊姬垂涕。”而这,还是她被色魔强盗王英抓到山上花容失色时候的状貌,是只穿了一身缟素没有经过任何修饰之后的形容。如果修饰打扮一番,那肯定会是另一番风景。一个堪与西施和骊姬相媲美的天生丽质佳人,没有姓没有名,那纯属是施耐庵瞎掰,他绝对存在很严重的性别歧视。
  不是所有漂亮的女人都是淫荡的,至少这个刘夫人我还没有看出她有任何“淫”的趋向或迹象。
  一个长得如花似玉的女人,是一定没有少过许许多多的追求者的,她也一定少不了要面对很多对她进行骚扰的登徒子。她在嫁给刘高之前没有什么绯闻,嫁给刘高之后也没有什么出格越轨的事情。她的眼光一定是很高的,她觉得自己的婚姻也是美满的,丈夫刘高不管人赖不赖,至少对她很不错,以致公务上的一些大事她也能插得上手。刘高这个人也挺争气,在年富力强的时候,就很年轻有为地做了相当于一个镇党委书记的清风寨寨主,与另一个相当于派出所所长的副寨主花荣共同治理清风寨。花荣是武官,刘高是文官,武官看不起文官,花荣看不起刘高,可是宋朝朝廷却重视文人,用文人执政,而武将往往大权旁落,所以花荣尽管武艺超群,却只能屈居老二。刘高虽然“没有本事”,却是花荣的老大。老大和老二向来是处不好关系的,这是中国官场特有的一种怪现象。其实说怪也不怪,老大与老二之间只差一步之遥,最危及自己地位的一般是老二,老大担心老二取自己而代之或担心老二架空自己,梁山老大晁盖就先是被吴用、后是被宋江架空了。所以对老二总是提防,老二就算做小伏低,也还是要遭到忌恨。同样,老二觉得自己一人之下万人或千百人之上,如果老大太自以为是,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把自己不当回事,心里也很会很憋屈很不爽。一些应该由老二履行的职责,老大越俎代庖,老二心里也不是滋味。自然,怨恨日积月累,自然也不会成为一种正能量。
  刘高和花荣的关系与其他大多数老一老二的关系一样,也没怎么处理好。因为当宋江自以为得计地将刘高的老婆从王英的虎嘴里营救出来的时候,花荣是很有抱怨的,尽管宋江是比亲哥哥还亲的哥哥,他也认为宋江做得不应该。
  他对刘高的意见,集中表现在他对宋江说的这段话中:“这清风寨是青州紧要去处。若还是小弟独自在这里守把时,远近强人怎敢把青州搅得粉碎!近日除将这个穷酸饿醋来做个正知寨,这厮又是文官,又没本事,自从到任,把此乡间些少上户诈骗,乱行法度,无所不为。小弟是个武官副知寨,每每受这厮怄气,恨不得杀了这烂污贼禽兽。兄长如何救了这厮的妇人?”
  我不谈别的,就仔细分析这一段话,便可以知道花荣有一副什么样的德性,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独自在这里守把”的时候,远近强人就不敢来,不会把青州搅得现在这样“粉碎”了,是因为凭空多了一个刘高吗?看来是刘高在这里碍手碍脚了?可是这守卫的主要责任明显是花荣担当的啊,是不是你当了副职就不作为,就听之任之了?你就没有治安的责任了?按道理说,不让强人来搅扰还是你武官副知寨的职责所在,不能因为被降了职位,心理不平衡了,就不履行自己的职责了,就不服从调遣了。工作上,正职副职难免会产生摩擦发生争执,刘高一个初来乍到的人,乱行法度花荣完全可以提出不同的意见和建议,刘高无所不为,不一定就是无恶不作,正确的花荣可以去执行,不正确的则可以据理力争。根本不用与他“怄气”,更不能因为受了气,就把别人比作是“烂污贼禽兽”,视作了阶级敌人,变成了敌我矛盾,而且,更不能动杀人的心思。花荣,你知道你的心地是何等歹毒,你这个人有多么可怕吗?还有,你恨刘高就是了,还恨屋及乌,连他老婆也恨上了,是巴不得他一家人死绝了才称心如意吗?这不也充分说明你的心胸是何等的狭隘吗?你试着想一想,刘高到这里任正知寨,时间并不长,“近日”嘛,短短的时间,弄成被强盗搅得“粉碎”的责任应该由哪个主要来负,岂不是一目了然的吗?旁观者清,我们从你这席话里,可以很明显的判断出,你们两个人结下梁子,有深刻的矛盾,完全是你花荣一手挑起来的。
  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破机关,你是嫌刘高取代了你,你心理很不平衡,而又把这种失衡的心态用在了工作上,自然,就搞不好革命工作了。按照我的猜想,你不仅如此,你还嫉妒羡慕恨他讨了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婆娘,而自己的老婆,也许姿色平平。你把花夫人叫出来拜见宋江时,宋江眼里可没有像看刘夫人那样留下美丽印象。
  是人,都是有弱点的,女人也有,美女更有,嫁给了或者自以为嫁给了一个事业有成的好丈夫的美女尤其有。比如自视甚高,比如志得意满,还比如目空一切。其实这也不算是缺陷,就是有教养的人,也可能会在自己万事如意的情况下心里潜滋暗长这样的情绪。这不,在没有多少人护卫的情况下,刘夫人居然就上了这强盗出没的清风山,给去世的母亲烧化纸钱。她还是太粗心大意了,也太不把强盗们放在眼里了。她一定自恃是这个地方的领导夫人,强盗多少也得卖点面子,而且自己并没有打扮得花枝招展,还是来尽孝心,强盗也是要讲孝道的,还有,这不是月黑风高夜呀,还是青天白日之下呀,可是,她没有意识到,山中耳目遍地,就是抬了一乘轿子上山,王英这个色中饿狼也能嗅到妇人的气息,王英是一个见到女人就像苍蝇见到肉一样的人,他一听有轿子,就恨不得插翅飞奔下山,将轿中人据为己有。强盗多是不讲什么道德的,说是“盗亦有道”,但那是强盗自己内部定下的道,就像原始社会,人与人之间平等和谐,但那是部落内部里实行平均主义,对于部落外部,那是血腥镇压的,黄帝与炎帝就大打出手,血流漂杵。盗道也大多只在自己人里遵循,对于道外的人,则不讲规矩,所以色鬼王英可不管你是美妇还是丑女,不管你是踏青还是尽孝心,照样把你虏挘过去,好看就做压寨夫人,丑陋就先奸,满足一下自己的兽性,后杀或者后吃,女人不管怎样,总要比男人细皮嫩肉一点,所以当然也就应该好吃一些。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