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的吃
时间:2013-11-18 20:54: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慕容素衣  阅读:

  张爱玲在文中曾经提到:“相府(李鸿章)家的老太太,看儒林外史就是看个吃!”看到这里,天下吃货必定会对着书会心微笑。我看《金瓶梅》,就如那个老太太一样,注意力全放在吃上面。

  都说《红楼梦》里的美食冠绝古今,可是公子小姐们吃得太过矜贵,他们吃螃蟹烤鹿肉,讲究的是文人雅趣,丝毫没有一点饕餮之相,吃在这里只是个由头,赏花吟诗才是重头戏。初读红楼,我好比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惊叹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多好吃的东西,连一只茄子都要拿十几只鸡去配它。不过贾府的茄鲞再美味,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总像隔了一层,只知道是很好吃很好吃的,滋味却无从想象,因为从来没有尝过。

  《金瓶梅》中的饮食就不同了,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熟鹅、烧鸭、蹄膀、排骨、鲜鱼这几样,纯粹是市井的吃、世俗的吃,读起来毫无隔膜感,因为那些东西都是我们老百姓吃了几百年、而且还将一直爱吃的。有句话说,富了三代才吃穿衣吃饭,西门庆是个暴发户,在吃的方面不可能像宝玉那样诸多讲究,如果要看看平民骤然富起来了吃些什么,不妨去看看西门家的菜单。

  我印象最深的一席菜,是有次应伯爵上门,西门庆招待他的那席菜:

  先放了四碟菜果,然后又放了四碟案鲜:红邓邓的泰州鸭蛋,曲弯弯王瓜拌辽东金虾,香喷喷油炸的烧骨,秃肥肥干蒸的劈晒鸡。第二道,又是四碗嗄饭(即佐餐菜肴):一瓯儿滤蒸的烧鸭,一瓯儿水晶膀蹄,一瓯儿白炸猪肉,一瓯儿炮炒的腰子。落后才是里外青花白地磁盘,盛着一盘红馥馥柳蒸的糟鲥鱼,馨香美味,入口而化,骨刺皆香。西门庆将小金菊花杯斟荷花酒,陪伯爵吃”。

  鸭蛋虾米、排骨烧鸡之类都是寻常菜色,老百姓们再穷,逢年过节时总尝过。这席菜代表了最正宗的市井口味,大观园中的丫环菜单上都断断不会出现“炮炒腰子”这类菜,可各类内脏下水正是平民们的最爱。糟鲥鱼算是其中最金贵的一道菜,西门庆曾送应伯爵两尾鲥鱼,他舍不得一顿吃完,一尾送给哥哥,另一尾斩去中间的一段送给女儿,剩下的再打成窄窄的块儿,放在坛子里,逢有客人才舍得蒸一两块。

  鲥鱼如此珍贵,西门庆府中居然家常备着。我猜想很多读者会像应伯爵一样,边流口水边在心里恶狠狠地说:“等老子有钱了,每天都让厨子备两盘鲥鱼,一盘自己吃,一盘留着喂猫儿狗儿!”

  奇特的是,即使隔了数百年,这样的菜单依然让人备感亲切,说明人们的口味并没有太大变化。在中国,生命力最强的可能就是饮食文化,数百年前西门家的一席菜,仍然活跃在如今老百姓的舌尖上。

  书中这样活色生香的菜单还有很多,有人专门为此撰写了《金瓶梅饮食谱》,据统计,书中列举的食品(主食、菜肴、点心、干鲜果品等)达200多种。茶19种,茶字出现734个,饮茶场面234次。酒24种,酒字出现2025个,大小饮酒场面247次。相比之下,小说里性事描写才105处。果然,吃饱了才能思淫欲。

  我对《红楼梦》中的美食不大感冒,还因为公子小姐们的胃口实在是欠佳,黛玉是不必说了,整日恨不得喝风咽露,连口烤鹿肉也不敢吃,宝玉挨了打,只是记挂着“小荷叶莲蓬汤”,走的也是品位路线。大观园中唯一吃相可人的,要数刘姥姥、湘云和凤姐,刘姥姥自称“食量大如牛”,湘云是烤鹿肉的发起者,还寻思着想生吃鹿肉,凤姐的口味算是偏平民的,我总是惦记着她家滚热的野鸡崽子。

  《金瓶梅》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是老饕,应伯爵、谢希大这些帮闲们的吃相就不必说了,每次吃起来都像风卷残云一般,西门大官人府中的几房妻妾,都是娇滴滴的美人儿,吃起来却和梁山好汉一样豪爽,讲究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有次吴月娘请众妾吃螃蟹,潘金莲还惦念着,光吃螃蟹有个什么意思,不如买吃烧鸭来下酒。

  第二十六回中,潘金莲、孟玉楼、李瓶儿三个人赌棋,下的赌注就是五钱银子。李瓶儿输了后,拿出银子买了一坛金华酒、一个猪头、连四只蹄子,交给仆妇宋蕙莲整治。

  宋蕙莲之所以名垂青史,和两桩事有关,一是因为她有次穿红衣服配了条紫裙子,西门庆实在看不过眼,找了匹蓝缎子给她做裙子穿,至今人们还以“红配紫、一泡屎”为鉴;二是因为她能用一根柴火烧出稀烂的好猪头来,潘金莲在开赌之前就垂涎已久,指名让她整治猪头。

  且看这个史上最著名的猪头是怎样烧出来的:

  “(宋蕙莲)舀了一锅水,把那猪首蹄子剃刷干净,只用的一根长柴禾安在灶内,用一大碗油酱,并茴香大料,拌得停当,上下锡古子扣定。”

  不用两个小时,一个油亮亮、香喷喷、五味俱全皮脱肉化的红烧猪头就可出锅了。再切片用冰盘盛了,连着姜蒜碟儿送到了李瓶儿房里,配金华酒喝正好。根据书中描写,这么一大锅猪头肉除了留了盘给吴月娘外,全是潘金莲三人享用了,胃口真是好得惊人。

  这个猪头之所以美味,可能得益于烧前先抹料入味以及小火慢炖,潘金莲等人的口味好像和贾府老太太很像,都爱吃熟烂之物,所以再三强调这个猪头烧得如何稀烂。至于仅用了一根柴火,倒只是噱头而已。

  所谓饮食男女,其实食欲和性欲是相通的,一般来说,食欲旺盛的人性欲往往也旺盛。所以西门家的男女不光一味好淫,还一味好吃,个个都显示出穷奢极欲的一面来。李瓶儿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潘金莲最好的就是金华酒,吃什么都点名要配金华酒。我还纳闷古人怎么如此善饮,后来才知道,宋时大家喝的一般都是黄酒,味道甜甜的度数不高,每每家宴一饮就是一坛,李瓶儿就曾向潘金莲劝酒说“好甜的酒儿”,要是换了二锅头之类的烧酒,估计两瓶就放倒了一桌人。都说“酒是色媒人”,那也是甜甜的酒喝起来才更有情调更能助性。

  据上流社会装逼指南书《格调》作者考证,越是下层人民就越爱吃辛辣味重之物。这条指南套在《金瓶梅》中还真能对号入座,书一开端,西门庆去王婆那讨茶喝,酸梅汤要放酸些,和合汤要放甜些,茶也要浓浓的,可见是个重口味。后来他更加发达了,口味上还是脱不了暴发户习气,他激赏过的酿螃蟹,里边酿着肉,外面裹着椒料姜蒜米儿团粉炸过,酥脆好吃,只是这样的做法,估计讲究的食客会叹惜暴殄天物。

  其实《金瓶梅》中也有雅致的吃食,只是难成主流。让我念念不忘的,是潘金莲醉闹葡萄架那一回中,她和西门庆在花园纳凉,春梅送来了酒食果盒,盒上“一碗冰湃的果子”,揭开盒,“里边攒就的八细巧果菜:一是糟鹅胗掌,一是一封书腊肉丝,一是木樨银鱼,一是劈晒雏鸡脯翅儿,一鲜莲子儿,一新核桃穰儿,一鲜菱角,一鲜荸荠;一小银素儿葡萄酒,两个小金莲蓬钟儿,两双牙箸儿,安放一张小凉杌儿上”。我别的不稀罕,唯独稀罕那一碗冰湃的果子。试想葡萄架下,清风徐来,再来一碗冰湃的果子,是何等惬意的事。

  西门庆不过是清河县的一个富户,居然就能有此等享受。难怪俞平伯先生会说,古人的生活奢侈浪漫。这样的奢侈浪漫再难重演。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