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水凉湿红妆
时间:2012-04-01 07:59: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域城之风  阅读:

  金陵一曲夜笙箫
  萧萧残叶落红装
  粉蝶轻扑桃花面
  犹道唱尽后庭花
  金陵一曲夜笙箫
  天渐幕,又是一轮明月照进金陵秦淮的夜夜笙歌中,月凉如水,沁入骨髓。
  一曲闺阁怨,一曲胡笳悲,一曲秦淮景,一曲逝水恨。曲曲悲切,曲曲笙箫,那曲曲落下的究竟是秦淮女的爱恨还是悲伤的宿命?
  萧萧残叶落红装
  当伊人颜色无双的时候,王侯将相可以为卿一掷千金,只愿换得伊人一笑,但时光深处,那些因爱而在耳边软语呢喃的情话又怎会随着迢迢山水而渐行消逝呢?秦淮女的无情究竟是为谁无情?
  为那无法完成的誓言,
  为那些终将离去的人,
  为那些无处安放的希望,
  为那些你曾轻易许下的诺言而永无兑现之日而无情吗?
  这份情太重,
  谁可以为爱而承担世俗的流言,
  谁可以抛却一生荣辱,只为与卿相携相守相伴这半载浮生呢?
  谁可以告诉她们那等待的时限到底需要延绵到何时呢?
  是等到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还是等到埋骨他乡,终至两相无情无忆呢?
  韶华等不到夏花的绚烂,她一生寻觅的点点滴滴幻化成一朵开在彼岸的荼靡,极致夺目的光彩背后,请允许那个犹在花下眠醉的女子,默默流下一滴清泪,只一滴就好,她的人生美的容不下那暮雨帘外渐行渐远的身影,也许曾经熟悉的面容,曾经相偎的画面,曾经说好的海誓山盟,如今却如那雨帘中的身影般渐次模糊。
  曾经对你的那份爱是如此的清晰明了,但到了最后都不过是你我无数回忆中的过往而已,那个坚守到最后的人,不一定会是最受伤的人,但一定会是心伤若死的那个人,当她不再去爱的时候,大概也就忘记了该怎样去恨吧!太多的音容笑貌从时光的指缝间静静流淌,趟过那时的旧桥边,趟过门前的那株柳,趟过过去,慢慢流淌出又一幕晚秋,漫步青石板的女子,水雾间,萧萧残叶落红装。
  粉蝶轻扑桃花面
  今生为戏子,为谁唱倾城。
  今生为戏子,为尽他人做嫁衣。
  今生为戏子,唱尽故事演尽悲欢。
  今生为戏子,我落泪,只在他人的故事里,却等不到谁在我的浮生里留下一抹来过的痕迹。
  今生为戏子,唱尽三千繁华尘世世人事却唱不了自己的一生。
  愿只愿今生为戏子,演一场心醉,看你流一滴心碎。
  一张脸,描画出人生百态
  轻勾眉眼,粉扑泪痣,举手投足,唱念做打,我转身望向堂下座客云云,谁人轻声与我相合,谁人看我落泪心碎,谁人在台下轻声唤我,谁人许诺那年夏天要带我离开,谁已不再,不再日暮下的香阶旁等着为我披一件风衣,谁人已经和绿叶间的碎阳一同从指间滑落……
  “你会离开吗?”
  “我会带你一起离开。”
  是什么在风中消散,是耳畔的发丝,还是缠绕着半世牵绊的流年暗度沉香呢?从多久开始我知道此生愿为一人等,此心愿为一人倾,此身愿为一人舞,而如今这张曾勾画出人生百态的脸却也只是一张会临摹出千面人生的面庞而已。
  夕阳下那一抹带血的嫣红
  是我们说不清的地久天长
  又一幕半城秋色落满长衫
  寻不到的温存暮色里安眠
  最初的相遇可曾莺飞草长
  我唱这半阕词,谁人可与我轻轻和,我走过这斑驳墙,谁手指的余温引着来世的路,谁伴我入眠……
  谁还拿着那半阕词,痴痴的守在故园等人归,谁家窗影印凄凄悲……
  犹道唱尽后庭花
  后庭遗曲,遗落下唱词婉转的倩影,在过往的洪荒中身披彩霞而来,落雪无痕的一场错落,斑驳了旧时画堂的《美人吟》,谁还在唱,谁还抱着那琵琶弹一曲珠玉落盘醉流年,谁还玉簪轻敲几案,泼酒赌茶无数****,谁还在那秦淮水畔,问故人可曾再来?谁还凝望着江南水乡,看孤雁又飞过几个季节的更迭,谁还在念桥边种一株将离,叹离人不归。
  谁陪我守在这秦淮河畔,看一夜月华如练几缕清光,灼烧了那眺望的目光,燃烧了那期盼的眼眸。共等一场春雨漫染梨花飘落,化作那一湖的琉璃飞雪。
  云窗外,月依旧,花未眠,她入戏,唱一曲,后庭花。
  等在旧梦里的人,又何止一个他呢?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