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在巴黎植物园读后感
时间:2013-11-10 07:43: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

 

奥地利诗人里尔克无疑是世界最有魅力的诗人之一,他的这首《豹》,可谓炫耀他诗天才诗魅力的经典作品,它是会让世界上任何喜欢诗歌的读者,触目而心动怦然,体温增高,面溢欣然之色。我当时就是那样,被搞得神醉迷离,不能自已,现在重新读,感觉依然新鲜。诗歌究竟如何让我们感动的呢,我想对着阳光,透视之背,看字面之上与之后的神性。

第一节写一头豹受困在笼中。写处境。但作者却一反常态,反思维而行之。他没有写铁笼之狭隘之憋屈,而是写笼舍之大之遥远:“走不完的铁栏”、“好像有走不完的千条铁栏杆”,这当然与事实不符,谁都知道豹的笼子是很狭隘的,是为豹两体定做的。可是,读者为什么没有质疑,恰恰觉得极为真实,其原因就在于作者没有叙写表象,他写的是感觉,写囚徒的感觉,它身囚其中,每日每夜的踱步,每时每刻的出逃,都没有逃离,囚笼已经如如来佛的手掌,无限小,同时有无限大。囚笼与铁栏成了一匹豹子的整个宇宙和全部世界,除此之外,世界空空洞洞的。

第二节写豹之精神。写内在的苦楚。“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豹依然为豹,不是猎狗,它本身具有的高贵和神性不会因被囚而降低或减弱,它无法避免羞辱,但始终不肯降低愿望和身价,它不肯适应环境,不肯妥协,不肯媾和,所以它没有平静和安逸的感觉,相反,那种反抗现实与命运的意志更加凶猛,就像飓风的中心之力一样,强烈内聚,更富冲击性。这是写一个伟大人物,一个受挫的伟人,内在的思想和精神的郁闷。

第三节写豹之安闲。如果一二节写豹的躁动,那么这一节则逼真的描摹出豹躁动之后,疲惫之后的安闲。细节之细,观察之细腻,让人不能不佩服诗人的敏锐。诗人在这里,并且在整首诗中,都把自己化作了那匹豹,豹是人,人是豹,人兽合一,息息相通,诗人的体会完全是那头豹子的感受,一颦一笑,自在其中。“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一幅图像进入,什么图像?不可能是其他,图像自然是人的图像,或饲养员,或参观者,他们进入豹的眼睛,豹仍然是紧张,一阵战栗,而后战栗消失。或许,我不该使用战栗一词,那么用什么呢?——警觉?兴奋?我想还是后者最为合适,一头猛兽,他并非惧怕人,而是本能的想到猎杀,在远古的远古,无论是人还是一般的兽,都不过是食物,是追猎的对象,所以,每一次人影一闪,不过是刺激了豹的神经,唤醒它本能与天性。这里写出了豹的自然本性,它与生俱来的野性,它不可能被驯化,不可能与人成为密友,或者用另一种说法,它不可能被战胜,它的高贵是天然存活在血液中的,它或者暂时的等待,如果暂时的不被处死,它要反抗到底,最终会选择胜利的。

赖讷·马利亚·里尔克与好多画派大师有所交往,尤其与罗丹的相识,他甚至做了罗丹一段时间的工作秘书,这不同寻常的经历使得诗人大受裨益,画师们察物体情的细腻与准确,耳濡目染,诗人自然受其影响;当然,还不止于此,据说里尔克出身名门,他有着贵族家族的背景,高贵的血统及其非凡的经历,使得诗人自觉不自觉的赋予了一头猛兽的独特神韵,这里,没落的贵族与被囚的猛兽幻化一身,孤傲,郁愤、敏感、超然,同时渗透着英雄末日的苍凉气息。一个优秀的诗人,当他观物,常常会把自己的情感融入其中,如此,他所述之物,外象更加逼真,内蕴更加丰富;因此,我们可以说,那头皮毛华丽、骨骼俊朗,充满着力与野性的非洲豹,正是与他对视,有着高贵血统和尊贵气质的、才气横溢、孤高不羁的诗人里尔克。里尔克的豹,同时是里尔克自己。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