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宋江
时间:2013-11-01 09:03: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楚才  阅读:

宋江是个异常复杂的人,藉此才更觉其真实。很多人都不喜欢宋江,但喜欢与否和宋江本人没有多大关系,他虽然也考虑了生前死后的名声,但太多复杂的考虑更显得他的心机重重。我只是希望能从不同侧面去了解宋江这个人物,作为一个文学典型,是足可以放到深广的历史大背景下去考察的。

宋江的父辈和兄弟都在家里务农,可见他没有什么家庭背景。一个没有背景的人,能从读书跳出农门,成为一名光荣的公务员本该感恩戴德才是,为何有了造反之心?这其间深层的原因是什么,值得深究。

在宋一朝,对知识分子还是比较宽容的。其实底层知识分子的要求也很低微,在人肉的宴席上,能分得一瓢残汤,也便满足了。做稳了奴隶也是不错的,很多人挤破头皮还是进去不了。不过宋江这个人不是普通的知识分子,他是个有想法的读书人。书中说道,这宋江自在郓城县做押司,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枪棒,学得武艺多般,平生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

书中没有交代宋江究竟是本硕连读,还是博士或者博士后毕业的。但从宋江精于吏治,刀笔吏的工作玩得飞转,在整个县政府而游刃有余,起码也是个研究生学历的。因为从他年龄来看,工作年限不长,要做到押司这样的职位也不容易,唯有学历高起点高才能如此。

吴用的学历比宋江低点,所以吴用只能做体制外的教书先生。同样的卑微人生,吴用混得就更惨点。我经常喜欢将宋江和吴用去比较,其实他们两个还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首先都是想通过读书而出人头地,其次都有点防身的小武功。他们的人生理想大致相同,也难怪吴用一碰到宋江,就立即一拍即合,从此一路追随,为了宋江什么馊主意都出,甚至死也要死在一起。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那么他们的理想究竟是什么?那就是报效国家,光宗耀祖。其实宋江的地位已然不低,但宋江觉得与他的才干相比,太不相符合,太不对等了。至少他宋江也是个当副总理的料。吴用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造反引起朝廷的注意,再通过招安完成理想,这是他们的本真想法。读书人并没有读傻,他们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宋江的才学还真不是盖的。说他攻城略地一次两次成功可能是运气,但多数次战场都是大获全胜,说明他的指挥和用人的才能是一流的。他在军事上也有一套自己的谋略,可惜军旅匆忙,没有来得急留下兵书就被奸臣害死,是为遗憾。

单说宋江作诗的才华就十分了得。先说浔阳楼题反诗,提笔就来,思如泉涌。自一个,一杯两盏,倚栏畅饮,不觉沉醉;猛然蓦上心来,一时间不觉酒涌上来,潸然泪下,临风触目,感恨伤怀。这活脱脱一文人做派。

一首西江月出笼: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邱,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宋江写罢诗,又去后面大书五字道:“郓城宋江作。”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真丈夫也。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是说自小就有志向,往文学家和军事家两方面发展,最好成为双料英才。恰如猛虎卧荒邱,潜伏爪牙忍受。是说没有得到朝廷应有的重视,自己内心很难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宋江自己述说遭遇,和祥林嫂有得一比。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又是祥林嫂。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一反祥林嫂的常态,革命豪情直冲云霄。

单就这首西江月还是很不错的。说是反诗那是抬举他。因为大宋一朝哪有那么厉害的文字狱啊?蔡九知府一接到黄文炳的举报,笑个不止,说一个囚犯写了这个能有什么,何况也没有500次啊。黄文炳也不愧是个人才,他从天到地的分析,结合童谣民谚什么的,愣是把个知府大人说得紧张了。所以才导致有了抓捕行动。看来不实的举报害死人啊,最后真个把黄文炳自己害死了。

宋江在此后军旅的间隙,时常也是诗兴大发的。一次燕青可能是射了几只大雕和大雁,宋江忽然大发感慨,说了一段极为感人的话语,这样的话语大约也是只有做为文人的宋江才能说得出的吧。

宋江说:“我想宾鸿避寒,离了天山,衔芦过关,趁江南地,求食稻梁,初春方回。此宾鸿仁义之禽,或数十,或三五十只,递相谦让,尊者在前,卑者在后,次序而飞,不越群伴;遇晚宿歇,亦有当更之报。且雄失其雌,雌失其雄,至死不配。此禽仁义礼智信,五常俱备:空中遥见死,尽有哀鸣之意,失伴孙,并无侵犯,此为仁也;一失雌雄,死而不配,此为义也;依次而飞,不越前后,此为礼也;预避鹰雕,衔芦过关,此为智也;秋南春北,不越而来,此为信也。此禽五常足备之物,岂忍害之。天上一群鸿相呼而过,正如我等弟兄一般。你却射了那数只,比俺兄弟中失了几个,众人心内如何?兄弟今后不可害此礼义之禽。”

连飞禽都很珍惜,看不得受到伤害,宋江忽然也有了这样柔软的心肠。可能每个人都有过温柔的内心深处吧,只是很多时候都不能在人前表白而已。由雕及人,感物伤怀,看迁徙的大雁想到周遭的兄弟,都是一个坑里混生活的人,团结奋起,不想看到一个兄弟失群。其实有这样一个领头人何其幸哉。我以为这也是宋江内心深处的想法,只是人在旅途,太多的事情身不由己啊。

宋江说完这些话,燕青等都沉默不语了,宋江有感于心,在马上口占诗一首: 山岭崎岖水眇茫,横空雁阵两三行。忽然失却双飞伴,月冷风清也断肠。

好个月冷风清也断肠,文人心态的宋江其实是个大诗人。只是这诗歌很凄凉,很感慨,大约也是宋江潜意识里的极度担忧吧。在战场上哪能没有伤亡呢,但谁又能避免得了。宋江吟诗罢,不觉自己心中凄惨,睹物伤情。

当晚屯兵于秋林渡口。宋江在帐中,因复感叹燕青射雕之事,心中纳闷,叫取过纸笔,作词一首:

  楚天空阔离群,万里恍然惊散。自顾影欲下寒塘。正草枯沙净,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的相思一点。暮日空濠,晓烟古堑,诉不尽许多哀怨。拣尽芦花无处宿,叹何时玉关重见。嘹呖忧愁呜咽,恨江渚难留恋。请观他春昼归来,画梁双燕。

李贽在此处批阅:“绝妙好辞。文人才子亦未必能作是,英雄有情人乃能之。”宋江可惜当了土匪啊,要是做诗人,绝对也能在文学史上留名的。宋江的聪颖和才情真不是盖的。这样的才情怎肯长期在县政府的琐碎争斗中被消耗呢?所以宋江才能铤而走险,不惜干一票大的买卖。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