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富贵所累的西门官人
时间:2013-11-01 08:42: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楚才  阅读:

西门庆当然不是好人,在一个淫靡成风的社会里,没有把握好自己的前程,空将大好年华虚度,以至于为色所累,丢掉了身家性命。

说点题外话,多年以前,一个相熟的小女网友在我的qq个人评价里,是这样评价本人的:西门庆的师傅。我当然不是他师傅,我没有生活在宋朝。女网友的意思是说,本人很好色,不是什么好人。这里提醒一句,那些想通过论坛短信要我qq的女网友们可以不必费心了。

我没有西门官人的富贵,不然,他给我做孙子,我也不想。空有一套富贵在手,却最后把自己栽进去,这西门的情商就很成问题。浪费了钱财,坑害了女人,是多么的不成功啊。西门庆好不好色?当然好色。但好色不该好到那样的份上去。色字头上一把刀,在温柔乡里不知杀掉了多少冲动的男人。我只是觉得,好色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分寸和修为也。

富贵不是人人有的,富贵也不是人人都可以争取来的。很多人为了富贵铤而走险,为盗为娼,进了班房,丢了尊严。但西门庆这小子却很走运,真个富贵来了,门板子也挡不住。

原来西门庆只是阳谷县一个破落户财主,父母亲也死得早,也没有留下像样的遗产,他靠一个人的打拼,硬是在阳谷县立足,成了阳谷富人中的新贵。靠什么起家?就县前开著个生药铺。西门很会钻研,懂得买卖之道。

二十来岁打拼时,经常一个亲自去京城里进货,也吃得苦,啃个馒头就着凉水在路上填肚。他也靠自学,有了一些医药知识,对药性药材有一定心得。他那些小伙伴们都很佩服他,他也很有理想,说到二十五岁赚不到一百万,他就不姓西门了。豪情满天啊。

果然,几笔大单之后,钱财滚滚而来,西门看准时机,扩大经营,并且多方面投资,家业也就越做越大了。施耐庵说他从小也是一个奸诈的人,这是小施羡慕嫉妒恨的言辞,不必太过认真。何为奸?何为诈?

一个青年,不靠国家,自己创业,不容易啊。要是西门待业等死,那就是单纯真诚的人生?西门一没进假货,而没有拐骗人口,而是一门心思做生意,何错之有?商人重利是天然之理。西门庆不是陈光标,他不喜欢把很多的小事放在心上。

举个很小的例子,那个后来给他带来深重灾难的郓哥,自来只靠县前这许多酒店里卖些时新果品,时常得西门庆赍发他些盘缠。西门的手并不紧,但这郓哥“生得乖觉”,偏偏是他坏了“好事”。西门平时也深得十帮闲的拥戴。说是帮闲,其实也是社会上的芸芸众生而已,并非一定是黑社会组织。

西门庆使得些好拳棒。估计和宋押司,吴学究是一个档次的。但强身健体也蛮好,至少比不学无术要好很多。近来暴发迹了,还“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放刁把滥,说事过钱,排陷官吏”。作为优秀民营企业家,政府还是很扶持的。在县里安排了个县协顾问委员,还是民间首席调解员,“排陷官吏”是说西门还是一个民间监督员,对官吏有评议权限。

于公于私,西门大官人都是身兼数职,是个实实在在的大忙人。他是县里的红人,红得发紫了。全县的人对他是又敬又怕的。一个没有背景的人能混到如此地步,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大宋对人才的门还是敞开的。那些劫取生辰纲的人是多么没面子啊,不靠自己奋斗,去干强盗营生。

一日,西门路过紫石街去查看他新开不久的门面,他没有开宝马,他也不稀罕那玩意。真的财主不是显摆出来的。一叉竿不端不正,却好打在头巾上。回过脸来看时,却是一个妖娆的妇人。这妇人见不相怪,便叉手深深地道个万福,说道:“奴家一时失手。官人疼了?”西门庆一头把把手整顿头巾,一面把腰曲著地还礼,道:“不妨事。娘子闪了手?”关键时刻真有风度啊,在美女面前不忘整顿头巾。

那一双眼都只在这妇人身上,也回了七八遍头。色原本是个中性词,但色得如此明显和做作就不好了。西门官人的暴发户性格出来了,有了富贵,走路也横行起来,也不怕被车撞死啊。想我等路人,口袋里布挨着布,哪敢那么去看美女的,不挨美女打就不错了。所以说富贵也真是个害人的东西。平时也还节俭,一看到美女,心就痒痒了。

话说这潘金莲美女真不是块省布匹的料,她的心计远在西门之上。原来这妇人见武大身材短矮,人物猥琐,不会风流;她倒无般不好,为头的爱偷汉子。金莲想靠小叔,小叔跑了,正无处解闲愁之时,这白面书生样的西门官人还真入了她的法眼。小手一扬,打得还真准,暗号就这么接上了。

于是逢场作戏,二十三岁的潘美女碰到了二十八岁的西门大官人,干柴遇上了烈火,能不熊熊燃烧吗?

好事被郓哥告发到武大,又被武大抓奸。西门官人和王婆商议,西门庆道:“干娘,你且说如何是长做夫妻,短做夫妻?”王婆道:“若是短做夫妻,你们只就今日便分散,等武大将息好了起来,与他陪了话,武二归来,都没言语。待他再差使出去,却再来相约,这是短做夫妻。你们若要长做夫妻,每日同一处不担惊受怕,我却有一条妙计——只是难教你。”

我个人感觉这王婆没有出杀人主意的动机啊?凭什么去指使杀人?为了银子?不错,但为了这点银子冒杀身之祸的可能性很小。想王婆是什么人,一个经历了社会洗礼,老练干达的婆娘。说王婆贪贿促风情我同意,但下毒很可能是潘金莲的主意。

小潘心机重重,杀人也要给西门官人带笼子。这样,两个就是一天战壕里的人了,生死都要在一起。西门庆好色碰到潘金莲,是倒了八辈子霉的。人说好色,无非就是那么回事,西门要求也无多,只要能在一起,能享受就行,估计总有腻味的时候,那时节,就真是情断义决的结局了。潘金莲想得很远啊,和武大租赁在别人的地盘上做点小买卖,没有自己的房产,多么没有安全感啊。书中交代武大在清河县住不牢,搬来这阳谷县紫石街赁房居住。没有房,娶什么美女啊?这武大也是脑子进水了。

而西门官人,有的是银子,房产也有几十套。即便到时候不扶正,也够一辈子荣华富贵的了。你说这买卖做还是不做?要说动机,这潘美女的嫌疑最大。潘美女要的就是风流,西门庆给的就是风流。潘美女要的是一辈子的承诺,怕西门庆口是心非,怕西门庆家长里短,怕自己青春不能久留。总之很多的原因,在美女心头郁结,郁结久了就会萌生歹意。

按说潘金莲也是见过世面的,在大户人家出来,知进退,懂荣辱。但被人欺负惯了,当使女要陪老爷睡觉,也是由不得她做主的吧,要嫁个武大也是那老头子的报复。金莲的心其实是苦的。金莲的路在哪里?

这个社会是如此的弱肉强食,这个社会是如此的迷醉金钱。这个社会真的变得这样疯狂了吧,于是潘美人也就不再那么良善的想着别人的苦处了,她也想为自己着想一下。

但是,但是,西门大官人就是个冤大头了啊。找美女哪里不好找,要找个有家庭的。预想圈住美女到手,没想到却被美女算计,也算是色字过了头,必然会有报应的吧。在美女万般的温存之下难有清醒头脑,也是西门官人的失误。

按照水浒的说法,西门庆是死于武松之手。按照金瓶梅的说法,西门庆是死于和潘金莲等的过度淫乱。我想,不论哪样,西门庆都没有逃过女人的手掌。试想,如果西门庆只是一普通青年,仅能养家糊口,潘金莲能看上他吗?或者,西门庆平淡过日子,有妻女陪伴,虽然勤俭,何其乐哉。有一种人是经不得富贵的,有一种人是守不住富贵的。像我等没有富贵,其实也是一种富贵啊。望西门在九泉下深思。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