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分析袭人与晴雯的奴性与反奴性
时间:2013-10-23 07:02:1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当如是  阅读: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红楼梦》中两人的判词: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晴雯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可谈公子无缘。——袭人
  从判词中不难看出,晴雯和袭人是具有截然不同性格的,一个“心比天高”,一个“温柔和顺”。虽然她们不是主角,但是在曹雪芹的笔下,她们的形象同样非常真实生动。正所谓三流的人物角色,一流的人物刻画。晴雯正是作者刻画得最为典型丰满的奴婢形象之一,而袭人则是与她具有对立性格的另一个奴婢形象。可晴雯是大观园中最具反抗精神和鲜明个性的丫鬟,曹雪芹对她是抱有真挚的赞美和同情之心的,这从把她安排在金陵十二图册的首位就可看出。虽然对晴雯描写的篇幅不足袭人的一半,但是却能更多的引起了读者的衷心共鸣。袭人和晴雯的身世、社会地位,在贾府里的人物关系,都有着很多的相同之处:都是贫苦出身,从小被卖到贾府作粗使丫鬟的,同是被贾母看中,赏赐给宝玉的,但其中原因就不大相同了。袭人是因贾母“恐宝玉之婢女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守,遂与了宝玉”的。(第三回)晴雯因相貌出众,言谈爽利,针线也无人能及,贾母说她“甚好,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第七十八回)很明确是想让她做预备的宝二姨奶奶,晴雯自己也知道的。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晴雯在病中被撵出贾府,悲惨死去。而同时袭人却被王夫人提拔。性格决定命运,袭人与晴雯各自不同的悲剧命运正是她们迥异的性格特征导致的。下面将结合相关资料就袭人与晴雯性格上的“奴性”与“反奴性”作具体的比较分析:
  袭人的性格有着鲜明的奴性,以“争荣夸耀”为生活目标的袭人,表现出奴婢对主人的温柔顺从,梦寐以求的是“准屋里”的身份。为了这个目标,袭人可说是煞费苦心,使尽手段。在进入贾府后,她主动接受封建思想的熏陶,自觉接受封建礼教的规范,死心塌地依附统治阶级,走上了由奴隶变为奴才的路。在“吃穿和主子一样”,又福荫母兄“家成业就”后(第十九回),她就深以为“幸”。为了报恩,她把服侍得好看成“份内应当”。园中的果子熟了,她要先敬奉主子,自己从不先受用。由于极力巴结,她终于爬上了“准屋里”的宝座。可是,她的人格却下降了。
  袭人受封建思想毒害至深。在三十、三十一回中,她被宝玉误作小丫头踢了窝心脚而吐血,也就冷了半截。想起“少年吐血,岁月不保”此言,眼中不觉滴下泪了。但当她看到宝玉因此内心很不安时,却又忍着痛,百般为主子解脱。小说对袭人这种行径进行了精细的刻画描写:
  袭人拉了宝玉的手,笑道:“你这一闹不要紧,闹多少人来,倒抱怨我轻狂。分明人不知道,倒闹的人知道了,你也不好,我也不好。正经明儿你打发小子问问王太医去,弄点子药吃了好了,人不知鬼不觉的,可不好?”(第三十一回)津津乐道地称赞奴隶生活,并对和善的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才是真正的奴才。袭人不正是这样的奴才吗?
  晴雯与袭人是鲜明对立的,晴雯是有自我意识的,是有朦胧的平等意识的,具有反奴性——或者说是野性的特征。她的性格与封建统治阶级的愿望迥然不同,是叛逆和反抗的代表。袭人温柔和顺,晴雯刚直不阿;袭人谨小甚微,晴雯任性泼辣;袭人委曲求全,晴雯宁死不屈;袭人是“没嘴的葫芦”,晴雯是“爆炭芙蓉”;袭人表面愚钝,实则心机过人;晴雯表面百般伶俐,但心地坦诚直率。首先,晴雯的反奴性体现在做人的尊严容不得半点亵渎。从“晴雯撕扇”可见一斑:
  "晴雯冷笑道:二爷近来气大得很,行动就给脸子瞧。前儿连袭人都打了,今儿又来寻我们的不是。要踢要打凭爷去。就是跌了扇子,也是平常的事。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也没见过大气儿。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何苦来!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
  这是晴雯与宝玉的冲突。反映出晴雯从来不以奴才对主子的态度对待宝玉。她对宝玉的突然发作,不是吓得低头认罪,而是毫无奴才相地表示气忿和不服。袭人可以挨宝玉的窝心脚,晴雯却从来不看主子脸色行事。害怕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利。向宝玉跪下请求不要“回太太去”的是袭人而不是晴雯。可见,一个卑躬屈膝奴性十足,一个犯上抗理的反抗者。这对比不是十分鲜明了吗?
  其次,晴雯的反奴性还体现在人格不容侵犯,谁侵犯了她都会坚决还击,连贾府的高层统治者也不例外。在王夫人发动的抄检大观园的事件中,袭人等大小丫鬟任其搜查,忍气吞声,就连迎春、惜春这些贵族小姐也不敢吱声,唯有晴雯毫不退缩,文中是这样刻画的:
  “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朝天,往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第七十四回)
  这充分表现出其英勇无畏的英雄气概,她倒出的是她多年咽不下的一股怒气,她对恶奴王善保家的的一顿火辣辣地斥责,实际上喷向王夫人等封建主子的一腔怒火。这也为她的悲剧埋下了祸根。她短暂而悲惨的一生,是“心比天高”的性格与“身为下贱”的地位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抗争的一生。所谓“心比天高”,其实,她的最高要求不过是希望得到做人的最起码权利。她渴望平等,哪怕仅仅是精神上的平等。然而,就连这一点点希冀也被视为大逆不道。理由很简单,因为她地位卑微却又不耻于象袭人那样做奴才。以仅有的生命去抗争,最后被压迫致死。
  晴雯的悲剧是鲜明的性格悲剧,而袭人的悲剧则是无声的。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