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风流士 多情柳三变
时间:2013-10-19 09:14: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千古风流士 多情柳三变
  
  
  
  文/刘正辉
  
  
  
   上周,我到闽北的武夷山游玩了三天。这些年,我跑过许多的名山秀水,感觉天下的山山水水大致相似,自然山水若没有人文历史的衬托,再秀美的山水也只是一幅仅能吸引眼球,却无法打动内心的平面图景,这犹如女人若没有典雅气质和丰富内涵的充实,再美丽的女人也只能是一付不耐看的漂亮皮囊。由于脑海中早已形成“重人文山水而轻自然山水”的偏颇思想,所以每次外出游山玩水,我总是对自然风光只停留在表面上的欣赏,而对封存于峻山秀水中的历史文化底蕴十分感兴趣,总想追根溯源,探个究竟。
  
   恕我直言,武夷山的山水风光也不过如此罢了,游玩了两天,都没有给我留下特别深刻印象的风景。加上游人如织,每处景点的游客都是人满为患,再美的山水也会被拥挤的俗客践踏得面目全非。正当我大失所望,满怀惆怅之时,一座建筑精巧、环境幽静的文人纪念馆突然撞入我的眼帘。于是,我毅然地放弃了旅行社早已安排好了的,据说“不游九曲溪,白来武夷山”的漂流活动,而在一位知心好友的陪伴下,将宝贵的大半天时间挥霍在这所区区数百平方米的院落中。正因为这一贸然的决定,才让我感觉到此次武夷山之行略有收获。这处让我如此着迷的地方,便是“柳永纪念馆”。
  
   说实话,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因风流之名而流芳千年、被后人称之为“曲祖”、“婉约派创始人”的柳永就是武夷山人。今日有幸误入此地,让我这个对婉约缠绵的宋词十分偏爱者欣赏不已,尽兴地瞻仰一番这位风流千古、潇洒一生的多情柳公子。柳永纪念馆是一座仿宋四合院式楼阁,临溪而建。馆前耸立着柳永全身铜像,它遥对着幔亭峰和大王峰,握笔凝思,低吟山水。我携好友虔诚地踏进纪念馆,只见门厅照壁正面高悬着毛泽东书写的巨幅柳永佳词《望海潮》。纪念馆正背面贴有由柳永留下咏叹千古的名词《雨霖铃》的词意石雕画。馆内东西两侧厢房内,陈列着柳永生平馆、柳词书画馆。这里的游客出奇地稀少,与热闹非凡的“天游峰”、“一线天”、“九曲溪”等景点形成鲜明对比。我与好友在这座雅静优美的庭院中,漫赏柳词,凭吊古人,顿时感觉眼净神怡,景令心醉,其乐难描!
  
   柳永(公元987年~1055年),崇安(今福建省武夷山市)人,北宋著名词人,原名三变,后改名永,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由于仕途坎坷、性情放荡不羁,他由青年时追求功名到中年后转而厌倦官场,耽溺于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在“倚红偎翠”、“浅斟低唱”中寻找寄托,后来成为北宋“第一个专力作词的词人”、“第一位大量创作慢词长调词人”、“第一位开创俚俗词派的代表”,被后人称为“婉约派的创始人”。柳永浪荡江湖、纵情山水,一生都在烟花柳巷里亲热唱和,大部分的词诞生在笙歌艳舞、锦榻绣被之中。他所创作的歌词令青楼歌妓争相演唱,当时歌妓们的心声是“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两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宋代的叶梦得也曾撰文赞叹:“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这些足见当时柳永在民间的名声之响,犹如当今歌坛上的天王巨星和超女们一样,不仅家喻户晓,且拥有粉丝无数。更令人叹服的是,柳永晚年穷困潦倒,死时一贫如洗,是歌妓们集资葬之,而且每年清明,歌妓们都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称之“吊柳七”。谁说妓女无情,我觉此情可歌可泣。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当年高中语文老师为我们同学讲授宋代名词《雨霖铃》时,对该词的作者柳永看破官场、辞官不做、浪迹青楼、沉沦一生大为感叹:“从此,宋代政坛上少了一个庸官,文坛上多了一名词学巨匠,中国文学史上更添一位风流才子!”老师的长吁短叹,令年少情狂的我对这位写尽男欢女爱、天涯羁旅、离愁别绪,将才气与风流把玩得出神入化、游刃有余,中国文学史上首屈一指的风流才子大为艳羡。特别是今天参观柳永纪念馆后我才知道,不仅仅是我等凡夫俗子对这位词坛巨子、千古情圣钦佩得五体投地,连一代伟人毛泽东也曾说过,他偏爱豪放,但不废婉约,在他的书房里,经他圈点过的柳词就达50首,足以显见毛泽东对柳永也是喜爱有加。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风流情圣虽已远逝,但留下咏情佳句永存人间。红尘中,什么才最珍贵?什么才是永恒?思量万物皆虚幻,功名利禄如青烟,一去了无痕,唯有一个“情”字传诵千古,直教人生死不顾,终生追求。
  
  
  
  (写于2007年4月19日)
  
  
  
  
  
  推荐刘某人最爱的两首柳词:
  
  
  
  1.《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摧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沈沈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2.《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