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的困境
时间:2013-10-17 19:55: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rivert  阅读:

王朔好多年不出来蹦跶了,我很想念他。

自从2007年一口气出了四本书,接连接受各式采访,引发媒体狂欢后,王朔又一次隐居了。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中国发生了很多事:奥运会召开了,博客死掉了,开心网红了又死了,微博微信火了,大V进去了,段子手的好时代来了。

这一段时间,没人知道他在干嘛。中间大约是2010年,和冯小刚合作了一部《非诚勿扰2》,将《和我们的女儿谈话》里的部分内容改了改,在当年的电影市场上捞了一笔,又火了。没见他出来说话,闷头大发财。

女儿也结婚了,没有像书中说的那样远嫁意大利,倒是嫁给了一个在外留学的中国人。听说他很喜欢这个憨头憨脑的女婿。亲家是个挺有名的画家,说是中了风。以后他女儿、女婿会回北京发展,照顾中了风的父亲。书中的预言没一样成了的,但这样挺好。

女儿的婚礼上,刘震云、冯小刚、陈丹青等各路大神们都去了。他没露面,怕心疼,怕见了要哭。端着长枪短炮的媒体堵了一天,又扑了个空,只好把陈丹青在婚礼上的一些讲话翻炒了一下,当作一则新闻发了。

王朔真的成了一名远离尘嚣的遁世者,这太令人惊讶了。且不提“痞子文学”风行那几年,单说他在报纸上接连炮轰金庸、鲁迅、四大天王什么的,把全国媒体操的高潮不断,全国人民目瞪口呆。这英武雄壮的形象永远留在中国大众文化发展史上。凭什么说不写就不写了,凭什么说不露脸就不露脸了?对得起怜你爱你的读者吗?对得起被你耍得团团转的媒体吗?

不答应,坚决不答应!读者不答应,媒体不答应,全国人民更加不答应!

这些年的大众文化,真如王朔当年的预言,愈发往下三路去了。知识精英说话都没人听了。去年莫言得了诺贝尔奖,一大帮子把《红高粱》当电影改编小说的孙子跳出来,上天入地举了汗牛充栋的例子力证莫言不该得这个奖,端的是群魔乱舞,就是没两个人读过《蛙》的。

谢天谢地,这帮孙子永远都没机会和瑞典文学院评委搭上话。

和活跃在网上大多数文化人相比,王朔活脱脱的是一个文人、正义感爆棚的道德家和彻头彻尾的知识分子,一位对自我高标准、严要求的艺术家。

有时想想都很生气,这个时代莫非真的是在往下滑,应了孔老夫子的那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吗?出名的那帮段子手,个个都是王朔的徒子徒孙,上窜下跳蹦跶得比孙悟空耍金箍棒都欢。更有甚者,有一位顶着方枪枪头像的大V假装王朔出身,竟然混成了著名的草根帐号!

祖师爷都还没说话,轮到上你们吹牛X吗?都滚回家吃奶去!

人民群众对王朔翘首以盼,渴望他出山一挥手灭了这帮子魑魅魍魉。前不久,微博上出现一个叫“作家王朔”的加V帐号,竟引得互联网阵阵骚动。但这消息未等到大规模发酵,便被发掘出是假冒伪劣产品,新浪一挥手将丫灭得尸骨无存。

有时我看着网上热热闹闹你方唱罢我登场,明白了一句古语的意思: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2007年,《我的千岁寒》打头阵,《和我们的女儿谈话》、《致女儿书》、《新狂人日记》紧跟而上,王朔一口气出了四本书,颇让出版界抖了三抖。四本书尤其是《我的千岁寒》,往日那个嘻皮笑脸、让广大读者又爱又恨的王朔不见了,满篇天书,读者连呼看不懂。

也有人说,王朔肯定是吸过毒,骇大了,才把书写的这样不知所云,还扯出垮掉一代里的威廉·巴勒斯和LSD来,吹的神乎其神。有正常人在书里哭着喊着,说自己是耶稣的吗?王朔走下坡路了。他们说。

起初我也这样认为。《三联生活周刊》上的杂志封面的王朔手又白又嫩,像青春年少的少妇,不像是一个年近五十的作家之手。我把那本杂志里的每篇关于他的文章都翻了两遍以上,然后去书店买了一本《我的千岁寒》。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正经读王朔的小说。刚翻开被惊着了,读了三页差点没跪在地上,一口气顺下去,脑子里像是被炸开了烟花,一响连着一响,有时还会有万炮齐发的壮景。掩卷沉思,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就一个想法:

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天才!

时至今日,我依然坚定不移毫不动摇地坚持这个看法。

要说我在王朔的这四本书中读出什么新思想,未免是在装大尾巴狼。王朔恐怕也不会承认他在书中阐述了什么前无古人、世人为之焕然一新的思想。四本书中埋的炸药,很简单也很艰深,就是语言。

恕我无知浅陋,大学时我也迷过一阵子外国文学,什么博尔赫斯纳博科夫卡尔维诺什么的,把当代汉语言贬的一无是处,认为中国小说都该烧掉,从翻译腔开始从头学起。很快我就被迎面扇了几个大耳光子。第一个扇我的就是王朔,而后还有刘震云、贾平凹、莫言……几下我就老实了,心服口服低下头来喊大师当走狗。

王朔就充当了我当代文学启蒙者的角色。《我的千岁寒》把汉语言写作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他的笔下,北京口语呈现前所未有的狂欢特质,每一句都如孔雀开屏,令人目不暇接。具体就不举例了,买本书或者下载去看吧。

看不懂的只能怨自己天分不够。

可能王朔也没闲着。在写小说。

他自己也说过:“每个作家都在写这样一本书,经过练习期、喷涌期、无聊期,阅遍滋味,到达技术成熟,思想痛苦这样一个境界,最后倾身一泄,穷尽自己,在一本书中告慰平生。”

他还说过:“给丫关起来,判20年徒刑,那他就最损写出一《飘》,一不留神就是一《红楼梦》。”

按照王朔的写作路子,他写的都是真事,没一样是编的。那以上两句话也可以看作他夫子自况,说的都是自己的美好愿望,或者换言之是他的——梦想。

别笑,真的。王朔是个有文学梦想的人,而且是纯文学梦想。他的至高理想就是《红楼梦》,由几百年前另一位北京人曹雪芹写出来的煌煌巨著。王朔是个真诚的人,痞子都是装出来的,色厉内荏这个词就是为他而造,所以他格外讨厌道貌岸然,时刻在心中告诫自己切勿耍流氓,反而将自己框死了。因而他越是不当真说出来的话,越是心里话。

谁都有这个阶段。明明喜欢那个小女孩,嘴里越不肯说喜欢,还偏偏去抓她的辫子玩。王朔以前没挤进知识分子圈,遭人鄙视恼羞成怒这样逗弄过知识分子,也是同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