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时间:2012-04-01 07:15: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南方的海  阅读:

  每次搬家都有一大堆书需要搬运,送人似乎不值,想要扔掉又有些可惜,我毕竟还算个敬惜字纸的人,不扔掉吧,搬起来沉重不堪,而且就是搬走又有多少时间会再去看它们呢?其实是个未知数。当然这些书也不是什么珍本、孤本或线装书什么的,就是很普通的一些书籍,文学方面的居多,因此常与人言,“人生这多年什么也没有攒下,就攒了一堆书。”
  我从小爱读书,这个绝对不是虚伪之言。当然那时农村也没什么好书,因而就是抓住什么书就读什么书,至于说究竟有什么收益,我以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读书的一个大敌,有时读书本身就不是为了什么收益,只是一种潜移默化、一种乐趣,喜欢了你去读就好。我有个习惯就是喜欢上厕所的时候阅读,而且就是憋得不行了,非要手里抄本书方才往厕所跑,否则还得到处去找书,自以为我人生的怪癖之一,而且这种习惯沿袭到现在。当然现在入厕也不一定看书,但是手机肯定是拿着的,无非看些新闻或其他,总之在此期间如果眼睛不涉猎一点信息进去,这个厕所就上得有点不知所措。加之我的消化不是很好,所以上厕所的时间很长。小时在老家时,母亲为这个习惯没少骂过我,我若又在厕所蹲得时间长了,她总是在屋里喊渡船似的大声喊,“又掉茅厕里嗒!”,声音很大,邻家都可以听到,让蹲在厕所里的我很是尴尬。
  我们村里有个退休在家的老师姓苏,原是县第四中学的语文老师,在我的印象里是真正有学问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那时的农村娱乐设施很少,夏天人们在外面一起乘凉聊天的时候,他常会跟大家说起三国、水浒、聊斋之类的故事,加上他当语文老师几十年的功底,让听的人们津津有味,更让我心生崇敬。他的卧室里有一个书厨整整摆了几百本书,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不少,让我很是羡慕,也很想借些来看;这个苏老师本不是个小气的人,可是他却非常吝啬他的书,很少把书外借出去,这点让人觉得不免有些沮丧。偶尔到他家玩见着那一书厨的书,心想要是能借几本来读读多好呀,很是兴奋又无奈。不过我还是看过他的书,因为他有个孙子比我只小一两岁,关系处得蛮好,有时我会央求他给我偷偷拿几本出来看,那小伙伴也是个非常仗义的人,趁爷爷不在时会拿几本书来给我看,拿到书时心里那种满足感,简直无可形容。不过每次借书,小伙伴都免不得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把书弄丢了,一定不要把书搞坏了弄脏了”,我当然是满口答应。因想着要快点把书还回去,所以只要把书借回来总是挤着时间读,以致有时父母交待的事情也总是推迟了或者干得很马虎,或者有时会把作业也误了,这个时候不免会挨骂的。但是一想到书里那些动人的情节,有时觉得挨点骂还是值得的。《七侠五义》、《施公案》、《三言两拍》等就是在那时看的,只不过这种好事毕竟不常有,因为那小伙伴是在县城上学的,只在寒暑假时间才回来,因此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看到苏老师的书。不过即使如此,还是感到满足。这也许正是袁枚所说“书非借不能读”的道理吧,大概许多人都有这种心理。
  我们家世代农民,完全没有什么书香门第的基因,可是难以明白的是到了我身上不知怎么就如此爱好看书,多少有些奇怪。很小的时候就爱看连环画册,我的记忆中连环画册分两种,一种是全手绘的,另一种是电视剧或电影里的镜头拍摄之后印刷上去,然后再配以之文字,对于刚识字的我来说看连环画也算是享受。因为父母都没什么文化,所以家里基本没书可读,而且因为家境的原因我自己也没买过几本,多数时候都是借别的小朋友连环画来看,甚至于向大人们借,那种借书的经历真是难以磨灭,当然还有的时候是互换着看,拿着自己的连环画与其他小朋友交换,看完之后再换回来。
  记得十岁左右的时候有次跟着父亲到了城里,他在城里干活,我跟他说要到书店去玩、去看书,于是就去了。那天不知怎么着迷看上了一本猪八戒吃西瓜的画册,价钱大概是两角多钱,可是我口袋却只有父亲给的一角钱,要买这本书还差一毛多钱,要知在八十年代中期一毛钱是可以买许多东西的。于是在父亲下午收工回家时我给他提出要买那本书的要求,父亲不同意,我便犟着不走,父亲一下子就火了,抡起巴掌就打了我两下,我硬是憋着眼泪没有流下来,因为那时我觉得自己并没有错,但是没有去想象大人的心理和家里的困难,然后倔强着几天都不和父亲说话。
  几天后,那天晚上父亲从城里回来,突然从他那个很烂的包里拿出了我那天强烈要买的猪八戒吃西瓜连环画册,那种惊喜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无异于突然之间得到了一件珍宝。不过在拿到书后我还是向父亲认了错,知道自己有些任性,通过父亲的教育知道了家里的困窘,懂得了挣每一分钱都不容易,花出去更要思量。在这件事上我要特别从内心深处感谢父亲,感谢他满足了一个幼小心灵的愿望,而并不是将我的这种兴趣扼杀在摇篮里。
  上了中学以后还是爱看闲书,特别看爱武侠书,那时简直是着了魔似的到处借武侠书看。不过那时的武侠书也是鱼龙混杂,金庸、古龙、梁羽生先生的书还行,那些不知名的作者写的武侠书就不怎么样了。当然还有那种专门刊登武侠小说的《今古传奇》更是成了我的最爱,《云海玉弓缘》和《玉娇龙》就是在那上面看的,记忆犹为深刻。
  上高中的时候学校附近有专门的租书店,这可让我如鱼得水。那时候租书押金五块,租金每天一两毛,为了少付钱,那时简直把一切可以挤出来的时间挤出来看闲书,以便早点把书还回去省点租金,甚至上课也看,因此误了不少课。还有种更绝的就是晚上打手电在被子里面看闲书,因为怕老师查铺,所以晚上宿舍熄灯后就打手电在被子里看,有时会看到凌晨,所以白天上课是总是提不起精神,视力在那段时间也有些下降,我想那时如果把这种看闲书的劲头用到学习上来,成绩应该会好一些,甚至可能考上大学,可惜不是。不过晚上看书时会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时看着看着手电没电了,正看到兴头上而又看不成了,很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便只好睡觉。一节电池也要花不少钱,如果自己买电池也是笔不小费用,不过这难不倒我,那时在农村垃圾堆里经常有些被扔弃掉的废电池,但只要里面的液体不渗透出来,基本上是还可以再用的,所以我会经常去垃圾堆里寻些废电池来再利用,这样就可以保证晚上在被窝里看书了。
  那时不光看,还幻想着当书中的侠士,梦想着碰上一位身怀绝技的大师,给自己教一套打遍天下的武功,可是最终没有碰上。高中快毕业时我专门邮购了两本练习少林罗汉拳的图谱,但是最终因为参军于是就把它们送了人;在寒暑假我还常会绑扎着自制的沙袋围着棉花地的田梗跑步、打沙袋,虽没能成为侠士,但是对于锻炼身体和毅力却是不无好处的,也许和我一样年龄的朋友在那个时代一定做过同样的梦,有点天真也有点可爱。不过我高中毕业后不知怎么对武侠书就再没了半点兴趣,也没有再完整的看过一本武侠书,不知是不是那时把看那些书的兴趣都消耗完了,或者看武侠只是那个年龄段的一个专利,亦未可知。不过,那些武侠书籍确实浪费了我许多学习的大好时光。
  其实我不光有在上厕所看书的习惯,还有躺在床上看书的习惯,特别是爱看些散文类的,感受作者那时的心境,想象那意境,品味那美景,非常享受。欧阳修当年读书也有“三上”(马上、枕上、厕上)的习惯,看来我也继承发扬了一些他的好传统,如今骑马是没什么机会了,不过坐长途车和火车时我也会经常买本杂志来看,最多的大概要数《读者》、《杂文选刊》一类的了,以至于这两种杂志常在家里堆成摞。
  看好书其实就是一次心灵的旅行,一次和作者的对话,一次灵魂的洗涤,特别是当书中有些观点契合了你的思想时,你会觉得作者是如此智慧。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自有颜如玉”、还有“知识改变命运”且不去论他,有时读书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理由,读书只是在做一件有趣的事,去做一件有趣的事,又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有人说读书不光是要读有字书,更要读无字书,我自然赞成这个观点。有字书好懂,无字书有时却难以琢磨,我人生最大的失败大概就是把社会这本无字书未读透,或者说有些读懂了但是并不相信,因而总是显得有些失败。不过我觉得除了社会这本无字书,自然的万事万物更是本无字书,有时仔细研究一下觉得这本无字书也是非常有乐趣的。还记得小时因为常看书而遭到一个老祖奶奶这样的说法:“娃呀,书看真了瞎眼睛!”现在还会想起这句话,我理解大概因为书里尽是人生与社会美好的一面,而没有将社会丑恶与险恶的一面全部表现出来,你若是相信那就是真的社会,必将吃亏,也就是古人“尽信书则不如无书”之说吧。
  后来去书店的时间和次数越来越少,即使偶尔路过,那种对书的购买欲似乎也不如从前那样热烈了,倒是陪女儿买书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次专门到书店看了下,顺便看看现在都畅销什么书,出乎意料的是官场系列的书卖得特别的火,也特别的多,光是一个《侯卫东官场笔记》就整整出了六本,还有什么《省委秘书》、《县委秘书》、《官轨》一类的系列,我不知大家从这些畅销书中悟出什么道理没,大概现在规则太多,而这些东西又是从教科书里学不来的,人在官场混哪能不懂些规矩,于是这类书就特别畅销吧。其实我倒是觉得官场之中的人挺可悲的,堂堂正正做人的道理都抛开了,倒是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潜规则却大行其道,做官不累才怪呢。不过还好那些经典的书籍依然占据着半壁江山,看来它们还没有完全沦陷;少儿图书与各种考试类书籍也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份量,反应出家长对孩子教育的重视,人们为着生存而不得不掌握一些技能与本领,因此要进行一些专业学习,这些书也就因此应运而生了。
  我现在积攒的书越来越多,书也越来越精美,可是读书时间却是越来越少,读书的****也越来越微弱,阅读的质量也越来越差,不少书买回来后翻过几眼便束之高阁,不是因为空闲时间不够,而是有空闲的时候又没有心情去好好读书,要不上网、要不看电视,再不打牌、喝酒、聊天,总之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想想真是有些浪费人生,而忙的时候又感叹着没时间去读书,真是矛盾。
  有人说人生是一个不断庸俗的过程,我想如果多读一点书,也许对抗拒庸俗有一定点的疗效。当然也有些悟性非常高的人,不怎么读书仍在日常生活和社会中八面玲珑,我以为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术”与“道”的关系,小聪明在社会中可以学到,但是大智慧确实还需要专门学习的,而不是仅仅靠自己的悟性。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是我十分欣赏的一句话,一个肚子里有经典、有故事、有诗意的人总是可爱有趣而令人敬佩的,总胜于当一个草包。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