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虞姬亘古爱情
时间:2013-10-12 08:25:5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1121672144  阅读:

        项羽与虞姬,演绎了一场千古不朽的爱情悲剧,在他们的身上,历史似乎也不能来评判他们的是与非,只是作为历史上最好的爱情故事:英雄与美女,战争与爱情。他们的爱情,在以后几千年的时光里,成为津津乐道的流传佳话。这就是最完美的英雄和美人的故事,一个落寞于定远荒冢,一个遗恨于乌江故渡。曾经的楚河汉界,都在世局的起落中泯灭了,只有这英雄美人的故事,有时还令人挂念。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这就是英雄项羽和美人虞姬。这样的英雄美人令人潸然泪下!
   “虞家有女过江东,玉洁冰清气若虹。不羡嫦娥奔皓月,偏随竖子傲长空。青萍三尺为君舞,珠泪一帘因尔笼。勿叹势如墙上草,妾魂化剑斩奸雄”!写这首诗的人就是项羽,写给他一声最挚爱的人虞姬的。项羽扛鼎拔山不皱一下眉,他席卷千军不眨一下眼,他坑杀二十万降兵不流一滴泪,他纵火三百里阿房宫不回一下头,西楚霸王,一代枭雄,并不是所有的女子都有勇气去爱这样的男人,也并不是所有的女子都有福气被这样的男人爱着,她,虞姬,做到了。
  虞姬一身轻衫,一纤东风,乍起了虞姬的一把古铜色的血剑,一舞二千多年。乌江的烟波,卷走了项羽的尸体,也卷走了虞姬的容颜。
  虞姬生于秦朝虞地,天生美艳,善剑舞。公元前209年项羽在吴中揭竿而起时,虞姬慕其英武,自甘为妾,后常侍奉左右。如果计算一下他们的婚史,截止公元前202年垓下之围时,正好七年。
  在这七年中,项羽和虞姬肯定没有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举止,更不会有双栖双飞、花前月下的浪漫和盟誓。他们的关系有点类似于鹰和巢。项羽是鹰,在风雨中飞累时,回到虞姬温暖的巢里安歇。或者,他们就是心灵上的水和火,不需要海誓山盟,在偶尔的对望中,项羽的火静静地烧,虞姬的水缓缓地沸;反之,虞姬的水静静地流,项羽的火缓缓地熄。
  一路烽火,一路颠簸,一直走到垓下。残阳如血。四面楚歌。折戟沉沙。英雄末路。
  霸王,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神气,他变得无所适从,“起而饮,饮而歌,歌而泣”,——“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若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声苍凉而悲壮。她一字一句地听着,她的剑舞更加激烈了。他的江山和千里驹曾是他的最爱,而在这一刻,她听出他最在意的是自己。她知道他已绝望,更知道他选择了永远地毁灭自己。她的眼泪忍不住长流,她不能让他在离去后还有丝毫的牵挂。在舞动中,她亦凄绝地回应:
  汉兵已掠地,
  四方楚歌起。
  大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舞姿嘎然而止。鲜血从她的脖子中飞溅而出。
  这就是真实的虞姬,垓下之围,十面埋伏,四面楚歌,虞姬已知项王已很难幸免,死亡算什么,面对死亡,我可以笑着跳舞给你看,面对死亡,不愿独生,不愿后死,这就是虞姬;死亡算什么,我可以先死给你看,死给我的英雄看,死给我的情人看,这就是美人虞姬!这是一种浪漫和凄美的死法,英雄美人的传奇,至此,戛然而止!
  项羽与虞姬,一段缠绵悱恻的千年爱情悲剧,一段演绎了千年的婚姻良缘,一段生死茫茫的爱情悲歌,一段绝唱千年的霸王别姬汉曲,一段穿越垓下乱世情缘,一段向东流的乌江情愁。一个盖世英雄,一个楚汉美女,穿越历史的时空,成为二千年多年里千古绝唱的古典爱情。他们之间的爱情,在历史的红地毯中,早已见证着一段生死相依的鸳鸯夫妻。项羽与虞姬,是一个生命的整体,谁也不能离开谁,有了项羽是一个失败的英雄者,有了项羽是一个盖世的江东子弟,虞姬才会紧跟随她的男人,才会成为我国史上的”十大美女”之一,才会在我国二千多年的封建社会里,有着重要的女性形象。
  项羽与虞姬,他们的爱情,在鲜血处处的垓下,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也终于在秦汉之间的乌江里,滚滚向东流。历史不再给他们重生,不变是他们感天动地的不朽爱情,不变的是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历史之痛,不变的是虞姬缠绵红尘的一绝舞剑,不变的是痛吟了千年的四面楚歌。他们的爱情,也在项羽的鞍马中,踏起红尘里最凄凉的一迹亮色;他们的爱情,也在项羽兵败的垓下,走向了历史的最后;他们的爱情,也因项羽无脸再见江东的父老,而走向了寻寻觅觅的绝路。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这不是几个字的精致组合,不是几个词的巧妙润色。是一种精髓的凝练,是一种气魄的承载,是一种所向无惧的人生姿态。那种凛然风骨,浩然正气,充斥天地之间,直令鬼神徒然变色女词人追思那个叫项羽的楚霸枭雄,追随项羽的精神和气节,项羽,为了无愧于英雄名节,七尺男儿之身,无愧江东父老所托,不肯过江东,这是项羽生命的选择,也是项羽爱情的悲惨之举。他丢下了之举心爱的女人,也丢下了自己的乌骓马,他拿起一把锋利的宝剑,刺进了嘶哑的喉咙里,顿时鲜血直流,也流进了东去的乌江里,旖旎起一曲《霸王别虞》凄婉悲歌。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项羽,远了;虞姬,也远了;远了,乌骓马;远了,江东的父老。
  爱在垓下,情断乌江。
  远了,千年的虞姬,亘古的爱情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