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读后感:红楼呓语
时间:2013-09-29 07:18: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苍茫天山月圆时  阅读:

  【红楼梦】这部文学巨作,从少年开始读,读了又遍,每每读之,感慨万千,伤感悠长,且一直都有一个愿望,臆想,理性,知性的和“红楼”凝望,不含带感性的忧思和婆娑的眼泪。
  在之前,也看了诸多才子才女关于红楼的文字见缔,无可置疑,宝玉和黛玉是当之无愧红楼之灵魂人物,最夺读者的眼泪。无论是他们的才情和唯爱痴狂,都似秋之海棠,殷红情深,卓越不群。
  在读了几篇关于【 红楼梦】 不同文字思想建树,对于【 红楼梦】 这部瑰丽文学盛宴,我也试着用一颗平淡的心,秋夜呓语,品赏红之精髓。

  开辟鸿濛,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寞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显然诸多的读者老师所诠释【红楼梦】 的文字本意,有自顾自怜的情怀幽骨,我理解一个有才、有思想的人,尤其是女性,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不能尽善尽美,琴弦和律,因而发出丝丝的感叹,其自身所持有的才情风雅,在浮世,不能觅得竞相通的惜花、知花语、识香之人,心情必定如低谷游悬。
  事实上黛玉确实是曹雪芹最具完美的神笔。黛玉是不识人间烟火的袅袅仙子,前世原是三生石边的一株绛珠草,受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惠,愿跟其下凡还尽眼泪。 黛玉之心,初如赤子,纯净无尘,但红尘多虑,情缘难测,为人、为女子窘迫之途,风卷云迭,三生石上滴清泪。
  黛玉还恩燃情,且情真意切,坚贞不渝,堪称古今之情痴,为恩情而生,终为此情而死。宝黛之爱情是【 红楼梦】卓目一个高亮点,此情不仅仅拘泥刻画男欢女爱,作者大手笔的诗情辞赋,风花雪月的渲染笔墨,以然为才子佳人的爱情,决然脱离凡俗礼教,仕途名利之暗流涌动。诗情画意相惜相容,音律和弦,绝称情爱自然清新之风、追求爱情自由之骤然长风。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浮世的一分子,我们读红楼,解红楼,乃至书中的每一个人物角色,一定也或多或少是在生活这个画地为牢的圈子,寻觅自己的小天地,小矫情,为平淡的生活注入丝丝亮点。甚至是为自己的失意不得志争取一些释怀,然后在精神空间奢望风平浪静,海阔天空。
  红楼之梦,千年一梦,宝黛之恋,风花雪月。
  而现实是这些仅仅是曹雪芹神境华彩的唯美画章,曾经锦衣玉食的少年岁月,在家族遭遇劫难没落,迂腐黑暗的科举制度,残害击伤才华横溢的大才子,在大起大落,繁华褪色,谁能够清醒的淡泊名和利、权和势?!
  显然,作者生命的大起大落,饱受精神、物质、心理孤寂的落差和苦苦挣扎。而正是这些苦难和磨砺,使作者沉淀思想,还原精神,思虑执笔著作【 红楼梦】 。
  满纸荒唐言,
  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
  谁解其中味?
  我们看红楼,是从繁华到废墟,从华丽到萧瑟,从生到死的嬗变。人性的痉挛,宗教精神家园的皈依,直到结局白茫茫的天和地…
  作者从始至终大手笔的描写,只为了彰扬剧终人之初的真善美,纯洁、干净、天然。是对当时黑暗封建社会权贵的对衬,并且揭示封建旧礼教对人性特别是对女性的残害,而且进行了有力的鞭策和唾弃。
  黛玉本是清凌凌的仙子,她怎么能坠入红尘万丈深渊,她不会嫁给任何人,这也应了宝玉文中常常的言词:“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女子出嫁前为珍珠,嫁人后便失去光芒成了死珠,再老便与污浊男子同流,成为死鱼眼了。”所以黛玉出嫁显然不是作者的初衷执意,黛玉是芙蓉高洁美,又怎么能泯灭她的冰清玉洁?
  宝玉本是女娲补天时遗留的补天石,(红楼之另解宝玉前世为神瑛侍者,对绛珠仙草有灌溉之恩。) )他亦不是凡尘的污浊之物,他生于富贵,心善如静水,博爱多思,不喜权贵,满腹的不合时宜,他怎么能和这浮世相溶呢?显然不能,他的归宿也只能是皈依佛门,孤灯独行,点灯释心。
  值得一提的是,有读者老师质疑宝玉对黛玉的感情是存在局限性,宝黛之恋,实际仅仅只是黛玉一厢情愿的泪海情真?!
  曹雪芹在【 红楼梦】 的结尾曾经排了个情榜, 贾宝玉是第一位——“情不情”,林黛玉是第二位—“情情”。宝玉他能够用自己的感情去赋予那些没有感情的东西,这个人就属于人文情怀深厚到这种地步。黛玉是把她的感情只献给她爱的那个人,献给她自己的感情。她爱情很专一。 黛玉专一而宝玉博爱。扩展来说,“情情”是人伦之情,犹指狭义的爱情;“情不情”则是兼爱、博爱、大同世界的爱!(引用)
  那我们读者在看了以上引用的思考见谛,还存在怀疑宝玉的痴狂真爱?我们且给宝玉一个情感测试,宝玉生于温柔富贵乡,生活中美人如云,对于一个年少的官宦少爷,他能抵抗诸多的情欲诱惑,香艳撩拨,针对黛玉情狂痴呆,这已然是很珍贵难得!试问古今中外又有几个男人能做到宝玉这般为爱痴狂?!
  再看看贾府的男权代表,贾敬、贾赦、贾政、贾琏、贾珍、贾蓉、贾蔷、贾芸、贾瑞等等,哪一个不是淫棍、赌徒、伪君子,假高士?
  宝玉与他们显然是天壤之别,宝玉叛逆而炽情,不屑做“沽名钓誉之徒”、“国贼禄 鬼之流”。常常意喻“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子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这样的男子,在封建礼教无情残害女性时,所表现的反叛,抗争,怜惜,博爱,这些可贵的精神力量,我们读者能不为之动容吗?!我们还会拘泥于陈腐的认知和偏岐喜好吗?!
  看过一些解析【 红楼梦】 读者的文字,从这些篇幅文字的热观度来解读,显然其本意是对现代社会男人微词有加,而希望酌减,失望骤增。
  在此,作为女性,我想说的是我们爱红楼、惜才子、甚至倚情醉红楼,但我们不是剧中人,更不是林黛玉或者薛宝钗,或者其他.......
  我们是独一无二的自己,我们在自己的世界蹒跚,有诗情,有竹骨傲风,坚固真情就足矣。生活本来就有很多的疑惑和迷茫,甚至是无尽不完美和言不由衷,平淡情绪,适宜糊涂一些,也许会尽善尽美。

  【 红楼梦】 之美是有黛玉这样集诗情、才情、美貌一身的仙子燃情铺垫,相信不管是哪个时代,黛玉都是男人情感世界无瑕的美好向往。
  但是迄今为止,黛玉只是作者笔下的大美,我相信大多数人,无论是男是女,都愿意把黛玉书画在亭台楼阁的一偶宁静欣赏,而不是幻想游离其间。
  黛玉是仙,她有她的归宿。

  值得补充完整的部分,有很多读者泾渭分明的把自己划分为黛粉和钗粉,我想这是有失曹雪芹写作之初衷。
  显然,黛玉和宝钗无论是哪一个都是有优点赏析,但如果是以不喜爱做基础,反之针对她们都可以找出这样那样厌倦的依据。
  这样我想到了一句典故词:愈加之罪,何患无穷?!
  这也让我们从作品到生活,从根至本,残忍的看到了人性的弱点。
  黛玉是仙草化身,在凡尘做人必定会有作为人的小情结,会有缺点,这无可置否,这和作者把她定位在大观园里这样一个特殊的角色相吻合。所以黛玉的敏感、多虑、倾泪,甚至是“刻薄”无可非议,那是生存的环境至因,如果她没有这些反应,那她就有失真伪,作者也难以塑造出这样一个有血有肉真实的人物形象,这些都不矛盾,是这样,文学艺术源于真实生活!
  而宝钗,她的优点是有容乃大,这也是很多男性女性读者看好并欣赏她的缘由,宝钗之形象是公认的贤内助,也难怪会博得大众的喜爱嘉赏。
  比较认同有读者老师研究,其实曹雪芹最终想表达的愿望,就是黛玉和宝钗这两个人物形象完美合一的理想主义,显然是符合我们读者阅读的逻辑定向。
  曹雪芹【 红楼梦】 打破封建之礼俗旧约,虽然表象是一场诗情画意的繁盛巨画,才子佳人的华丽盛艳,事实上一直在解析人性。
  作品中一僧一道,太虚幻境,以及开场的引文,补天石、绛株草,神瑛侍者,甄宝玉,贾宝玉,贾雨村,甄士隐…在扑朔迷离幻影幻像之间,我们读者总听到一种声音回荡:不如归去!不去归去!

  人之初性本善,而浊世难清明,造物弄人,就算是仙草、灵石、神瑛侍者,来到人间又能保持几分真善美?
  在名和利,权和势,情和欲的巅峰对决,一个简单的人字却是难以勾勒,难怪作者有言“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而理想,才子的理想,倡导太平盛世,抗争闺房自由,疏导男女平等,追求纯净爱情,崇尚人性质朴恬静,又怎能在污浊的人世平衡彰扬?!
  所以黛玉和宝钗是作者唯美唯心的巨笔,在冰冷飘荡不定的浮世塑造两个不同境界的佳人,说是美佳人,而实则是代表作者心中的理想之旗帜摆动,既“出世”,“入世”。近临名和利,是执着追逐,还是淡泊明志?!
  这显然是对解析人性是一个终极嘲讽。古今之人,不求名利者,泛泛几人?!人常常是势利和权衡的产物 ,人类的思想修为范围常常是波澜频频,大胸怀和高境界只是一种刻意的修饰,能够做到并执意坚持的能有几人?!
  而作为男性作者的情感立场,男人的情感精神世界,常常需要两个不同色彩的佳人墨画点缀,才能圆满绚丽多姿而无憾。
  我也同意有读者老师认知,【 红楼梦】诗名为《芙蓉女儿诔》是贾宝玉祭奠晴雯的祭文,实际其深意是祭奠黛玉,及在世的黛玉,并借黛玉之言改写“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 。(更是一语断定黛玉之宿命)更深一层理解,而这诔文是有所寄托的,即通过对小说中虚构的人物情节的褒贬来讥评当时的现实,特别是当时的黑暗政治。而最主要的是曹雪芹借这篇祭诗,向过去的自己及过往的理想予以埋葬,及含泪诀别往昔年少的理想主义和浪漫爱情。这也是一层境界理解!
  黛玉的孤芳自赏,自负自怜,画地为牢的失意,则是作者在经历劫难及半生苍凉的写照,而含泪惜别是迫于生存乱世浮华无依。满纸荒唐泪,谁解其中味?!作者怀才不遇,家族劫难,首先要为生存而生活,而自身丰姿的才情、傲骨凛世的不卓姿态,又能为生活,为家族赢得什么?!所以只能含泪告别曾经的理想和爱情

  宝玉在浑浑噩噩之中,欣然接受了由王熙凤、王夫人(贾母默许)等人黑幕“掉包计” 包办的婚礼,癫狂的宝玉以为终于可以争取真爱,赢得美人归,可残酷的事实却是黛玉逃不脱造物生命轮回,魂魄归天,化仙而去......宝玉情感世界的支柱骤然间沦陷倒塌,支离破碎,残缺的爱情,已然血泪斑斑,繆然无知,生不如死。
  为什么【 红楼梦】 能赢得那么多读者的眼泪?
  为什么黛玉拥有那么多的拥戴者?
  难道不是因为黛玉在【 红楼梦】 书中是一个悲情人物,弱势群体,而她偏偏才情卓越,痴情倾情,真正为情生,为情死。而宝玉为了林妹妹痴痴痴狂狂,病病呆呆,一个情痴,一个情狂,怎能不让读者泪奔?又怎能不让读者铭记?反之我们读者又怎么能不柔骨侠肠的接受她?把宝玉和黛玉定义为追求爱情自由的美好化身!
  而宝钗从始至终都是理智理性的恪守礼条,受母命选妃未果后进大观园,她本没有花草的怡情,严于律己,受于教条,勤于家事认真操持,对于社会权贵愤世嫉俗而不屑,可谓是贵族淑女,可是宝玉对于她仅仅是敬而远之,却不曾生爱慕之心。
  爱情是人性激昂的产物,宝钗的沉静对于顽石性情的宝玉是不能激流重生,生不出爱情的波澜。
  “金玉良缘”还是“木石之盟”?!
  难道是天地造物主乱点鸳鸯谱?
  事实上作者借此矛盾重点,也给予万万千千读者一个犀利思考锋芒,不完美才是现实生活的本色。就算是神界,仙境都存在大明夜愈寒,若即若离之动态残美,神人也会疏导不善而遗漏残骸,不能蒲画面面俱到,进而完美无瑕,更一步说明人生没有完美,生活总是在曲意前行。
  所以作者一方面美化黛玉和宝钗,一方面又从一些细节刻画作为一个人,在特定角色因素,生存坏境制因,人性所固有的俗质,这不矛盾,符合人性特质。
  这也让读者见证了凡人凡事没有绝对的完美,只有相对的喜好认知不同。
  人,本就是难解而难以自律的狭隘个体。
  所以有读者老师认为黛玉和宝钗合一,其实是曹雪芹的美好精神向往,这显然符合曹雪芹理想主义的唯美。但我们看到黛钗二人在人物刻画明显美中有瑕砒,黛玉仙风道骨,却常常呈现一种病态阴柔凄美;宝钗气质高雅,而时时冷艳无边缺乏暖情,我们不难理解为作者超凡的理想主义,和现实生活相融合刻画手法,黛玉含泪生情,宝钗沉静生慧,再一步,也成就了泾渭分明的黛钗两部分读者,喜好不一的持久纠结大战。
  我要说的是矛和盾本是一家之辞的战争神器,更愿意理解为神器,而不是武器,因为矛和盾出自同门,同时峥嵘于人生这个硝烟弥漫的大战场,所向披靡,但招式套路相通,无外乎是功、名、利、禄,兼爱、恨、情、仇。
  退退一步、一万步,我们还是如此,就算是灵石、仙草、神瑛侍者、隐士等等,我们还是逃不出生命宇宙的浩瀚迷茫,哪里都是险滩沼泽,处处都是崇山峻岭。
  因为我们永远逃不出这生生世世,天天地地的宿命枷锁。
  既然是唯心唯美,那我们作为读者,就以包容和欣赏的美好心情来读【 红楼梦】 ,感受唯美,飞扬理想。
  当然,冥想,还在解读的路上......

  再引用作者原文:
  满纸荒唐言,
  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
  谁解其中味?

 

  人在天涯,困顿迷离。
  写于2013.9.16秋雨绵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