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拿走了我们的忧伤
时间:2013-09-11 10:08: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大路白杨  阅读:

        1、《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画面,以频帧的画面,清晰地从心里突然冒了出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间想起它来。是因为苦难中对快乐的忧伤?还是快乐中远离无限的苦难?
  也许,真正打动我的,除了低吟的船夫曲外,可能还是他们肩背上深深勒入肌肉里的那一道深深的忧伤。
  我们怎么了?
  现代文明的社会里,你无法逃脱在无限空旷下独享一人的拥有。你总是在极为暧昧的距离和模糊的面孔里,时近时远,以距离的方式,对峙着自己的同类。款款而过,带着河床里的清风,当你用柔软的步伐走近他们时,这些明亮的浅水旁,你却以拒绝诱惑和抵制恐惧的态度,面带微笑一步步向后退着。
  是谁在遥远的心境里,寻找着失去的忧伤?是谁在空荡的拥挤上,把快乐的心境和人与人的接近,又一次当成一种丰富的奢侈?
  在人类的品质里,因为伟大的人格的确让我们背负着沉重的负担,只有淡淡忧伤里诗意的柔软,才能让我们体验出人生之中滋润的雨季,感受干涸池塘里那潮湿的水声,结伴来了。忧伤是人类感情中最柔软的湿地,是人生情感里一条最受隐蔽的河流,是阳光沐浴的深处,角与角相抵后交尾歌唱,在相互接受和想到接近中的最后一片家园。
  然而,是谁夺走了我们最后的忧伤?
  
   2、如果,人类的感情就是各种欲望或可充饥或可享用的粮食。那么,忧伤就可能是生命的粮食之中,被提炼出来的高纯度酒精。忧伤是一段引子,一块酵母,膨胀之中又被兑成更多沉醉的心情。经过膨胀、经过缩小,经过烈火,经过冰冻。在变化的平静之后,才拥有了一颗快乐的心情,再把失去已久的心情,像孩子般一个个牵回家里。
  梅艳芳是我喜欢的一个歌手,她演唱的《女人花》里,淡雅的忧伤和无尽的孤寂,以一朵开放在心中艳丽的花之方式,站在窗口上,面对星夜发呆。然而,在曲谱之中发酵成一种糅杂着多种成份的心情。
  她走了,离开了这个世界。至今,她的这首歌仍是我一个人独处时的陪伴者,仍是一杯需要慢慢地、一点点细细品尝的美酒。可惜她走得太早了,没有带去她创造的虚荣和繁荣,而只带着一片过早枯萎落的一地花香,带着她潮湿的雨委,孤寂和忧伤地离开了。
  曾经有过,她千百次里,始终都会以歌声的柔韧,一次次撕碎着她的柔情和我的真情。也撕碎了心灵里,淋着雨点的那朵的黑色花瓣。
  她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3、如同失去坚硬的思想一样,同样,我们也在无奈之中,失去了忧伤的能力。所以,面对一片空白时,我们就需要拿出更多的东西,像补天的女娲加以弥补。
  生活在一个思想贫困、感情衰退的时代,脆弱、危机、感伤和人格的蜕变,让欲望的熊熊火焰轰然地燃烧了起来。我们总是以为追求权力、金钱、美色、名声这些物质的东西,可以完整地填充满一颗空心的感情。父母们也放弃他们的自信,以为把一生的劳动和财富奉献给了自己的孩子,认为用物质围成饱满的高墙,孩子们就会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官员以为有了权力就可以想办什么就办什么,就可以在众人目光所仰望之处,享受心情的满足和恩惠赐予的快乐;明星以为自己在得到精神与名誉的享受之中,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到处都是响亮的掌声和娇艳的鲜花;美女以为只要自己永远美丽,就可以要什么,就有什么,把上床的呻吟,也当成一种成功的标志;商人们始终不渝地认为,不论自己现世的原罪多么深重,只要皈依了当代金钱的拜物教,就能手握灵丹妙药,一切都会成为解脱的赎买。
  其实,财富和金钱、权利和地位,真正又解决了人类精神世界里的什么问题?
  沧桑社会,茫茫人间,人类的众态生相,在失去灵魂归宿的焦虑中,正抓紧了现世生活的每一天,挥霍着过早衰老的青春,浪费着唯一的生命。众生之中买酒尽饮,当欢尽欢,当乐且乐,对酒当歌,把物质的刺激与感官的享受,当成了人生的证明,当成了生命唯一的快乐。然而,物质所给予人的,能有真正的快乐和心灵的幸福吗?看看吧,在生活的身边,你不觉得这个世界一半是歌舞升平的天堂,一半是水深火热的炼狱?生活之苦是富人有穷人也有的东西,就像宿命给出的最终结局,谁都无法逃脱一样地结局。
  许多事实告诉我们,并不是物质文明发达了,怀抱着财富,忧伤就没有了。在更多的欲望和满足追求的过程中,可能,最吸引我们的,恰恰是许多无法找回的温暖和柔情。
  
   4、在众神的面前,你能说些或做些什么?我们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因为我们在心里的祭台上,早早就杀死了无用的众神。
  谁也无法在众人面前,真正地卸下外面厚厚的包装,洗净涂满颜色的化妆面具。只有独处一人时,那一声透出水面的叹息,还能证明着你的存在,还能说明你的灵魂之角,尚有一丝忧伤的感情。
  只有忧伤,才能让一个人的生命有了高贵的气质。只有忧伤,才能让一个人显得庄重可亲。也只有在忧伤的气息里,艺术的魂魄才会闪现着,以优美的旋律、感人的文字和夺目的色彩,给人类历史的长廊两壁,留下了星星点点真情的感动。
  那些俄罗斯艺术中淡淡的忧伤,是艾托马托夫的《白轮船》和《断头台》,是屠格涅夫的《白净草原》,是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是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和托尔斯泰灵魂的低吟《复活》;
  毕加索以《和平》的画面,用高调和亮度显示了他愤怒的忧伤。之后,是《星夜》的动人心魄,是《思想者》凝固不变的姿态,是《维纳斯》断臂时留下的遗憾;还有中国的汉文化,低头流水、仰头月光的诗人,他们用文字隐匿起来的忧伤;是心灵的强者,面对强权,孤影置身于豆点的青灯下,彪炳千秋的《史记》;是面对枯草复生的《离离原上草》和面对白露秋水的《诗经》,也是敢于直面苍天的《天问》……
  还有海明威《老人与海》敢与漫长的孤寂顽强对抗,显示出强大的力量,还有《悲惨世界》中雨果留给我们的爱情的篇章,因为人生的感叹和为了正义而伤感的抗争。
  和人类孤独的感情永远一样,忧伤更让艺术的天空,以月光或阳光永远地明朗着。没有忧伤滴渗的艺术,没有了带着残损和温情的艺术,也就没有了人性中为之动容的激情。人类打动自己的东西,永远是真实的感情。没有了忧伤的触摸,没有了男人的泪水,艺术失去的往往就是最为动人的内容。那些明亮的阳光,在颤栗的水面上吟唱着。像一位命运多蹇的诗人,边歌边吟地行走在流放的漫长路途中。
  唯有风雨深处的一条小船上,我看到了一种快乐的忧伤。他们,淡酒青菜,面对着江水月光,歌吟着大江东去,水调歌头。
  这些自尊的人格,他们用忧伤的力量,剥开了蚕茧一样透明的思想。末世的混乱,黑暗的重压,无法解开的自我矛盾。飓风般积聚起来,分裂了,留下了,放生了,消失了,腐烂了。最终带着他们的所有想法,成为一种对世界宣言的绝望,成为一种对疯狂做出的标志。
  如今,他们和他们的忧伤,又都在哪里?
  
   5、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这就是大自然中,人是唯一有思想的动物一样,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不禁面对无限的苍穹,泪流满目:
  是谁扼杀了我们忧伤的权力?难道我们的肉身从批量生产的流水线上下来,注定成为一具在行走中虚干水分的标本?
  失去忧伤,就是因为被时代拥挤,只剩下一颗变形的心灵?还有我们被物质无情吞噬的高贵,还有我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格气节?
  还是渐渐消失的中国农历中,正在慢慢淡化的季节,正在悄声失去的春节气味?
  
   6、谁能说服自己,谁就能让真实的自我,得以回归到故土的家园。在与这个世界无法达成谅解之际,只能以理性的坚定,守护好我们最后的一道防线。因为,向上的痛苦告诉我们,世间的生活毕竟是------向下的快乐。
  在挣脱那些道德牵引的吸引力之后,我宁愿要一个真实的忧伤,在生活的闲适之际,看看世界,谈谈文字,然后把忧伤放入自己的爱情里,伸出安慰和爱的手,伸向那些与我同样忧伤的灵魂。
  我们都会过去的,像一朵云,像一枝草,像一个动物那样,到达另外一个我们并不知道的地方。
  我们都会安静下来,摆脱焦虑,说服自己,去问一声:是谁,拿走了我们的忧伤…..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