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诗里行走
时间:2013-09-06 07:55: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古心静典  阅读:

  在诗里行走

  以前老师总强调“诗言志”,在诗歌里浸淫的久了,志也好,趣也罢,喜怒哀乐愁闷,兴之所至,皆可入诗也。
  文学之中,我于诗偏爱,不仅仅中国是诗的国度,而是因为诗多半言简言丰,意味隽永也。
  我尤其喜欢诗词里的一草一木,总觉得它们被赋予了灵性和诗人的情感。早年背“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未思,雨雪霏霏”和如今再背,感情又有不同。我们讲知人论世评论诗,其实评论者自己的心灵成长亦至关重要也。
  这个暑假每天让小宝背一首短诗,我希望她养成这样的习惯,在未来的日子里,无论多么繁杂的生活,她都能拥有一个繁花似锦的诗歌世界,她心里能荟萃最美的汉语,最终有一种“一草一世界”的美好与自守也。
  无论主动亦或被动,古代诗人多尚游。李白“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言浅情深,亦见诗仙之豪爽侠义。“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老年的杜甫历经漂泊与困顿,此时岁暮冬至,夜长天寒,诗人的他乡漂泊的寒冷与孤独感又呈现,让我们又一次体会这位形销骨立的大诗人的“天涯逆旅”之情怀。
  我喜欢孟浩然早年的 “气蒸云梦泽,波动岳阳城”,如今我更喜欢他晚年的“天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此时想起短文故乡的北清子和肖福祥兄,他们皆是我可以“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的朋友。
  岁月流逝,历经种种,越来越喜欢一种清浅和隽永,喜欢那种安静淡然悠远的意境,喜欢那种朴素清亮的情怀。当然,只有岁月渐深,或许才能更懂得诗佛王维,佛禅入诗,不仅仅是一种哲学的诗意,更是一种灵魂的状态。且看他“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这样的自然仿佛天籁,是一种生活的大自在,古心望尘莫及也。
  少年时把屈原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作为座右铭,亦写在笔记本的扉页上。而如今,依然处在生命的焦虑中,历尽的一些艰难、无望、长夜无眠的折磨虽然渐渐远逝,终于可以得“一夕安寝”,而刘长卿的那种“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之?”和崔颢的“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仍在萦绕着我的心。十几年前经武汉,未曾登上黄鹤楼,孤独一杯稻花香酒,饮尽那份孤独。而后终于登上黄鹤楼,没有“晴川历历”亦没有“芳草萋萋”,然后我们驱车去赤壁,那样的雨,那样的日暮,那样的苍茫,如今想来仍是一个字“凉”。我并没有屈原那样“怀信侘傺,忽乎吾将行兮”,我常常只能是“书中万水千山”。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小宝追问:“嫦娥为什么后悔偷灵药?”我一乐,也许只有长大了读懂了李义山的人生才会更深地理解他的用意。“碧海青天夜夜心”啊,是怎样的一种孤独冷清?
  这样的时候我常常会想起陶潜,想起他“好读书,不求甚解”,想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想着,就当是含着一颗诗歌的清心剂。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