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无晴却有情-----谈谈我心中的苏轼
时间:2013-09-06 07:36: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林君夜  阅读:

  道是无晴却有情
  -----谈谈我心中的苏轼
  每个时代总有每个时代的风貌人情,每个时代也总有属于自己的时代骄子,他们或握着着书卷指点山河,或踩着鼓点征战天下,或拥着红颜添香夜读,或拎着酒坛浪迹江湖,总而言之,他们昂首阔步的身影永远留在自己时代的史册里,千万年不朽,供后人仰望。而在这批骄子中,或许会出现那么一个人,人们一谈论那个时代,首先想到的就是他而不会是别人。我认为,苏轼之于北宋,就如莎士比亚之于文艺复兴、但丁之于中世纪,少了他们的存在,即使那个时代再辉煌,那光芒中也会有些许暗淡。苏轼,他永远站在北宋文坛最高的山峰上,无限贴近着苍穹,接受着翱翔的雄鹰的拥抱和亲吻,他的四周,再不会有别人。
  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嘉佑二年(1057)进士,是宋代大文学家苏洵的次子,其弟苏辙,字子由,与父兄同为不可多得的文学天才,而在父子三人中,又以苏轼的成就最高,胜过苏洵和苏辙,清人有言:“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四大家。”可见苏氏父子在宋代文坛的地位之高,也不由地让我们感叹上天对苏氏门第的眷顾和青睐。苏轼在文章方面与欧阳修合称“欧苏”,在词作方面与辛弃疾合称“苏辛”。在诗歌方面与黄庭坚的并称“苏黄”,在书法方面"自出新意、不践古人",开创"尚意"书风,其作《黄州寒食帖》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与蔡襄、黄庭坚、米芾并称宋四家,在绘画方面擅画枯木竹石,反对程式束缚,重视神似,为其后世"文人画"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苏轼就像一个钟天地灵气而生的精灵,不断在历史的各个层面留下自己的足迹,一步一步地寻求着人生的终极所在。
  苏轼的词作纵横超凡,深情卓著,具有天才般的感染力和对文字超人的掌控力。宋人王灼在《碧鸡漫志》中这样评价苏轼的词:“东坡先生以文章余事作诗,溢而作词曲,高处出神入天,平处临镜笑春,不顾济辈。东坡先生非醉心于音律者,偶尔作歌,指出向上一路,新天下耳目,弄笔者始知自振。”这样的评价对于苏词来说,我认为是十分贴切的。而关于苏词的类别,我觉得按照传统的分类法区分是不完全准确的,因为苏词兼具浪漫主义的阔大旷达和现实主义的深婉沉郁,这种独具特色的风格与他坎坷的人生际遇和个人性格是分不开的。苏轼的一生影响着他的词作,而他的词作又印证着他的人生,透过他的词作,我们不仅可以领略这位文豪脱俗的才情,也能在斟酌字句中窥探苏轼的人生。
  苏轼的一生,总给我一种刻骨的悲凉与欢喜,这种复杂的情感纠缠着他所有的光阴和岁月,由世事生悲凉,由挚情生欢喜。用我自己的话来总结他的经历:乐,极乐矣;悲,极悲矣。苏轼少年成名,更是由于当时文坛领袖欧阳修的称赞而轰动京师,名噪一时。科举过后,苏轼愈加受到北宋神宗皇帝的喜爱与推崇,而他的身边又有其妻子王弗的陪伴,可谓是事业爱情双丰收,按照这样的剧情走下去,锦绣前程、荣华富贵是可以预知的。但人生总是爱和人开玩笑,总在最幸福的时候轻轻一推,让人万劫不复。先是疼爱他的母亲病故(1061),时隔不久,妻子也离他而去(1065),年方27岁,只留下一个痴情的人在无涯的时光中煎熬得满头白发,沧桑不堪。受到这样双重打击的苏轼本来就已经心力憔悴,然而殊不知一场更大的噩梦已经向他悄悄逼近,好像那无常的命运要压榨干这个天才身体里最后一点天真。
  1079年(元丰二年),苏轼到任湖州还不到三个月,就因为作诗讽刺新法、以“文字毁谤君相”的罪名入狱,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乌台诗案”。其后,苏轼坐牢103天,几次濒临被砍头的境地。幸亏北宋时期在太祖赵匡胤年间既定下不杀士大夫的国策,再加上神宗的眷顾,苏轼才算躲过一劫。苏轼眼中美好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只余留下无尽的悲叹与疑问。这样的打击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极痛,而对于苏轼而言更是撕心裂肺的痛苦。因为同为文学天才,苏轼与李白、杜甫不同,他不是谪仙,不能沉溺于酒肆来排解心痛,他也不是圣人,不能在悲伤之后依旧载负着苦难前行,他只是一个人,一个天真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些时候口无遮拦但又很可爱的人,面对现实的打击,他只会不断的去思考、去探问,而这种没有结果的思考往往会让苏轼陷入更迷惘的境地。苏轼中年之后渐渐崇信佛家,对于他这样天真可爱的人来说,这种皈依,究竟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讽刺?
  人生路途的波折耗费了苏轼太多的精力与热情,长此以往下去,这位天才终会忍受不了命运的荼毒,早夭在漫长的时光里。所幸,最后的温情还是被上天留在了苏轼的生命里,那就是他的亲情与爱情。子瞻和子由兄弟间深厚的情谊在历史上也是罕见的,这对文学的双生子,一个旷达开朗,一个沉静温厚,身为弟弟的子由总是用他的真情温暖着兄长、扶持着兄长。而子瞻也视子由为平生最大的知己亲人,他们的感情早已超越了血脉,彼此见证者彼此的命运,彼此安慰着彼此的心灵。熙宁九年(1076),那一年的中秋似乎与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苏轼的一首《水调歌头》,却让这一天的明月显得格外的明亮,而这轮月夜成为中华民族记忆深处最温暖的情感符号。此词是中秋词的千古绝唱,这种空前绝后的境地不只是由于苏轼的天才,更因这一首词中弥漫的是兄弟间不朽的温情。“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月圆,人却未圆,空间的距离给人以思念与感伤,而人与人之间的挚情又超越了时空,只要是在同一轮月下,彼此的心意就会得到传达和寄托,词的最后,苏轼将对弟弟的感情扩散到普天下所有离人的心绪,承载了他对整个宇宙和全部人类生活的思索,达到了艺术和哲理的高度统一。古来兄弟相亲相爱相知之乐,未见有过二苏者,此言中之。有时候闲下来时,想象着子由心中想对哥哥说的话,揣度了一个摸样:“兄长,幸而,在我落地后见到你;幸而,在我老去时见你归来;幸而,时光无尽、天涯路远,终有你陪共我饮这杯清酒,此生足矣!”虽是我杜撰,但也颇为自得其乐。
  说到苏轼的爱情,就不能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王朝云。王朝云 ,字子霞,浙江钱塘人,因家境清寒,自幼沦落在歌舞班中,为西湖名妓。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苏轼因反对王安石新法而被贬为杭州通判,在一次宴饮时他第一次遇见了这个陪他直到终老的女子。看着窗外的湖光山色,再看着身边的红颜佳人,一种久违的温馨沁入苏轼因世事变迁而黯淡的心。湖山佳人,相映成趣,苏轼灵感顿至,挥毫写下了传颂千古的描写西湖佳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样清淡亮丽如西湖的女子,自她与苏轼相遇,便结下了与东坡一世的因缘。苏轼仕途黯淡之后,身边的妾侍纷纷离他而去,只有这个比他小二十六岁的女子始终不离不弃,苏轼感于朝云深情,写下了:“不似杨枝别乐天,恰如通德伴伶元。”既是对白居易的调侃,也是对自己的感慰。苏轼为朝云写过不少词,其中我最喜欢的便是《蝶恋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这是苏轼在惠州某一日与朝云闲坐时写的,叹春光易逝、佳人难再得,和风落花之下,东坡作词,朝云唱曲,每想到这一场景,都觉得人生最美光景也不过如此。这首词作后不久,朝云便先苏轼而去,为这段爱恋画下了一个不太圆满的句号,但或许也正因这些遗憾,此人此情,才是绝伦。
  浮浮沉沉,起起落落,苏轼的一生就是这样往复循环,在我看来,北宋文人中没有谁的人生像苏轼一样悲沉深婉,也没有谁的人生像苏轼一样精彩爽快。既然是雄鹰,那么再牢固的囚笼也拦不住它飞翔的冲动,即使是他头顶的天,也终有一天会裂开一道缝隙,涌出那心酸却难掩灿烂的华彩。苏轼的不幸其实也是中国所有文人的不幸,而他的幸运却很少有人能拥有。他最大的幸运,不是文学的天才,不是艺术的超凡,更不是青史之上的不朽,而是即使再困难的境地,也总会有一些人陪在他身边一同经历他的痛苦,他的知己红颜虽也会老去,但即使是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的心和情感也已经眷恋着苏轼,用他们各自不同的方式温暖着这个随时都有溺水危险的天才和孩童。苏轼最超人的快乐,只是他从未遭受情感的孤单,无论多么荒芜的原野,只要有陪伴,就能盛放出美丽的花海。
  “无晴”是苏轼命运中波折的写照,而“有情”却贯穿了苏轼的一生。那顶经风历雨的斗笠,那根转步斜阳的青杖,那段眷念于俗世红尘的岁月和时光,都随着东坡沧桑但依旧爽朗的笑付于历史的风流。“道是无晴却有晴”,言虽尽,意却无尽。其实,在每一个寂寥的夜晚,我都有一种憧憬,憧憬着东坡的魂魄穿越千年的距离,与我偶遇一次。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