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愫生谈自然:花朵悟禅心
时间:2013-08-30 11:51:3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李愫生谈自然:花朵悟禅心
作者:李愫生

作家简介:
知道作家李愫生,是在很多报刊杂志上,看那些精美的文字,出自一个男孩子之手。后来才知道,他居然曾经用过一个12年的笔名“雪侠”,那个名字也曾使他声名鹊起。很喜欢他的一句话:心若怀素,一切如生。也许,这就是他名字的来意吧。
李愫生,原名李钢。著名情感专栏作家,作词人,明星经纪策划人,资深媒体总编,“世界慈善大使”全国总决赛评委。1980年7月生于古城河北邯郸,现居郑州。曾在国内外数百家媒体发表作品,并被多家报刊转载。有部分作品被改编、搬上影视屏幕。2009年10月,澳大利亚《澳中周末报》[世界华文作家园地]为其推出作品专版。(新浪微博:@李愫生)

李愫生的莲事
作家李愫生喜欢莲,是源于母亲的刺绣图样。小时候在母亲刺绣的时光里,那些枝枝蔓蔓、清而不妖,或盛开,或合苞,或颓去的莲,在母亲的手里变得鲜活。家里的沙发罩,桌布,枕套,被罩,一片姿态各异、摇曳芳香的莲。她们都夸母亲手巧心善,母亲也是一株千丝百孔的莲呢。也许,那时,莲就成为我的情人,时常在我的梦里莲叶翩浮。
虽然,后来少年,母亲突然病逝。枕着绣着莲花图案的枕套,时常被梦里的清泪浸湿。
自此,我就爱上莲了吧。幻想在江南水乡,渔舟唱晚,采莲徐徐归。幻想是《聊斋志异》里的书生,被荷花三娘子深情相看。幻想是北宋写出《爱莲说》的周敦颐,驻足莲塘月色,低吟浅唱。幻想自己是一朵莲,被母亲绣在了心上。
低眉时光,与莲为伴。我独爱画莲,颂莲,梦莲。那些尺幅不同、色彩各异的莲,在画纸上描眉画目,浅吟低唱,吟咏关于爱、关于品格的故事。我喜欢过度的夸张,把莲花的花瓣画得肥厚、硕大,镜头拉近,淹没莲叶,遮止了天空的月亮。尽管,美术老师一再强调我画的莲过于艺术、过于想象,我却仍爱那我心目中的那朵莲花。
为何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为何莲花只存在于图画和故事的想象里?为何莲花的纯净不属于尘世?为何独莲花出现于慈悲的佛祖身边?为何莲花得到那么多世人的歌颂?为何莲花只生长在洁净的水中?
有太多赞美、吟诵莲花的文字和古诗,我不敢僭越,我怕自己肤浅的语言,说不出莲的万分之一美、万分之一品格。古人语,莲是花中君子,也是花之仙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我说莲,不仅是花,也是洁净的爱。
尘世久不见莲花,始觉牡丹美。红尘滚滚,物欲横流。工作太累,感情太累,攀比太累,地位太累,心灵太累……想起很早年,临摹《红楼梦诗词字帖》时,就很喜欢那首描写妙玉的诗:“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每个人初生时,都是一朵洁净的莲花,充满喜悦;只是,后来的遭遇,后来的习气,后来的嗔恚,后来的魔障,生生把我们的初心拉入尘世的泥淖,想长成一株牡丹。
牡丹何其难养。而保持那一份莲的心境,更是不易。
混在都市多年,终于有了自己的蜗居,可以盛放自己的爱。千辛万苦的装修,把家里的沙发背景墙、洗手间整面墙砖、家具细小处,就连厨房的灶具,都装成了莲的造型和风格。所幸,心爱的她,也是爱莲的人。也许,这也是莲给我们的缘分。
爱莲的人,都有一点精神洁癖,追求纯粹、纯净、唯美,哪怕在灰暗无光的尘埃里,也期望开出一朵希望的莲花来。
李愫生花上一粒尘悟自然
透过阳光,很多尘埃,纷纷扰扰,像是密集的鱼儿,游弋在无数光束里。上下错落,有的飞升的更高,有的悄悄地落下。飞在树上,飞在云里,飞在光阴里;落在草尖,落在作家李愫生的鼻翼,落在低开的花瓣,落在泥土上。
这么微小,这么轻或,这么不经我意的微尘。
我俯视它。
如俯视那些蜉蝣。
尽管,它有着和蜉蝣一样透明漂亮的羽翼,楚楚的衣裳、采采的衣服、如雪的麻衣,有令人眩目的美丽飞翔。它还可以自在地飞在溪流上,田野里,穿越城市,穿越平原和森林。它经过的每一朵花瓣,每一片叶子,每一场风沙,每一掬月光,都赋予它生命的诗意。它比蜉蝣还微小,还短促。
我俯视它。
我微笑着任意它落在我的肩上,腿上,胸膛,裸露的肌肤上,以及我黑亮的睫毛。我愿做一片大地,任意它在我身上撒娇,它的苦乐喜悲,它的旅程的见闻,它的自我求索的苦恼,倾诉给我。在我安静下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我甚至可以听到我血管的流动声,听到我头发细微的拔节,我的肌肤广阔如田野,毛孔一张一合。它说,那是它们的河流,它们的森林,它们的游乐园。
当我微笑的时候,它们就舒适地成长;当我发怒的时候,河流和田野都会垮塌逆流;当我休息的时候,它们也甜蜜入梦。
中学时恶作剧,我曾用一台显微镜偷窥过一粒微尘。它也是一颗小星球呢,有着奇异的结构,有着我们无法解释的秘密。就像每一朵小雪花都有六片花瓣,有些花瓣像山苏花一样放出美丽的小侧舌,有圆形的、有箭形的、或是锯齿形的,有些是完整的,有些又呈格状。在大自然中,几乎找不出两朵完全相同的雪花,就像地球上找不出两个完全相同的人,也找不出完全相同的两粒微尘。
在电影《霍顿与无名氏》里,小象霍顿拯救了“无名镇”的居民。霍顿整天举着一朵苜蓿花,那朵花上落着一粒微尘。所有的人都嘲笑霍顿的傻,没有人相信它。那粒微尘里,隐藏着一个不为我们所知的世界,无名镇。电影以爱的大圆满为结局,虽然只是一个童话,但开启了我们看世界的另一扇大门。
我们,就是微尘的宇宙。
从此,我珍爱每一粒微尘,每一朵花,每一只蚂蚁,每一个生命。在感到自我博大的同时,不免又有些困惑。躺在宽大的草地上,城市辽远,在远古神话里,是盘古开天辟地打碎了那只混沌的蛋。他的身体变成了世间的一切。从此,天上有了日月星辰,地上有了山川树木、鸟兽虫鱼。
作家李愫生仰视着高远的天空,想流泪。谁的生命不是一只蜉蝣呢,那么微小,那么短促。躺在盘古的雄阔怀抱里,我也只是宇宙的一粒微尘。那么,盘古,他又是谁的微尘呢?苏轼在《前赤壁赋》里写道“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这一粟也就道尽了红尘宇宙芸芸众生的甘苦沉浮吧。
李愫生谈花朵与优雅
一直以为优雅的生活距离自己很远,平凡之中只有平淡,那样优雅、窈窕的生活应该在繁花似锦的锦衣玉食当中。在别墅、豪车、醉酒红唇、华装之间流转。原来,在平凡的生活里,也细细隐藏优雅的点滴。
记得看过一个故事,那位平凡的种花女人,不事红尘,在寂寞的日子里暗淡着自己的时光,明亮的是她优雅的心。在平凡的种花的时光里,除虫,浇水,施肥,闲暇在花间看自己的书,写自己的字,喝自己的茶,偶尔,也画惊艳的妆,在朴实、单一的生活里追寻自己的爱,那样气定神闲、行云流水般的诗意。
在平凡的种花时光里,她由种花繁生感悟出很多人生的道理。那些花,因为懂得了爱,开得更加灿烂,谢去得也那般辉煌、无悔,优雅得来去自若。此时,不管花开花谢,那只是生活的形式,重要的是生活的激情和勇气,让灵魂在优雅中升华!
很喜欢那么一句话,女人从被爱转到自爱,需要过程。自爱的女人就好比五松针,它并不在乎别人来不来浇水,照样常年绿满树,以吸取露水来养肥自己。这样的生活姿态,应该是优雅的高境界吧。
生命就是一场优雅的花开,虽然会有痛,但微笑依旧浅浅。一直以为希拉里,在得知爱人克林顿的私情时,会像常人一样喋喋不休、甚至离婚,但她仍在优雅地读艾略特的诗歌、欣赏毕家索的绘画,难道她是一朵没有心的花吗?“恩典在我们处于痛苦和不安时降临”。希拉里优雅的心境,终于让疼痛变成花开。
记得另一朵也很优雅的花,伊丽莎白·泰勒,她对艺术的激情对公益事业很热爱。因为她是花,所以,她会说自己会活到110岁,即使到那时也仍然爱人、仍被人爱,虽然她结过8次婚。摇曳的风,阻止不了花优雅的为自己盛开。前不久,因“涉黄”新闻使范冰冰这位如花脆弱的女子痛楚不已,她没有深度追究,花依然,平静、优雅得令人无法相信花的淡然,风过处,暗香点点。而名演员陈冲希望自己的生活是“一潭死水”,她优雅地抛却万千名利,她说,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角色是“妈妈”。
原来,在平凡的生活中,一个优雅的女人就是要懂得爱,在平凡中去发现美、追求美,让琐碎变得生动,让疼痛变得甜蜜,让自己变得聪慧。
现在,作家李愫生说,真正的优雅,就是对生活爱得极致!
李愫生谈优雅女人的智慧准则
在繁花似锦里,看她们笑颜如花,优雅脱俗,星光闪烁,对俗尘是那么行云流水,举重若轻。戴安娜王妃的柔韧与慈悲;伊丽莎白·泰勒对艺术的激情对公益事业的热爱,她会说自己会活到110岁,即使到那时也仍然爱人、仍被人爱,虽然她结过8次婚;希拉里,在得知爱人克林顿的私情时,没有像常人一样喋喋不休、甚至离婚,她仍在优雅地读艾略特的诗歌、欣赏毕家索的绘画。希拉里优雅的心境,终于赢得恩典的降临;张曼玉,她始终热爱爱情,在岁月与镜头里不断地修炼自己,从恋爱中不断地进化,终于光彩熠熠的女人;徐静蕾的书卷气,既古典又浪漫,有一点梦幻,有一点倔强,有一点恬淡,千般聪慧,万种风情……
没有哪个女人不想成为优雅的女人,而许多人又常苦于找不到优雅的秘诀,或抱怨缺乏应有的条件而信心不足。优雅,真那么难吗?其实,做优雅女人并不难,不需要很高的条件,秘诀是从身边的小处做起。没有过度的装饰,也不流于简单随便,坚持独立与自信,热情与上进。由中国红变成亮眼蓝的羽西曾言:快乐就是成功。她说人在可以站着的时候,就一定要坚持站着,而且还要保持着漂亮的样子,这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别人的尊重。女人要保持自己的优雅。
优雅是一种感觉,这感觉更多的来源于丰富的内心,智慧,博爱,还有理性与感性的完美结合。
  一个容貌美丽的女人未必优雅,而优雅的女人一定“美丽”,因为她的知识和智慧让你信任,她的细腻与关爱让你依赖。而这智慧,细腻,关爱,你会从好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体味到那种迷人的女人韵味。
  优雅还包括一个女性对美独到的见解和追求。倘若整日衣冠不整,不修边幅,无论怎样也是同优雅联系不上的。所以优雅的女人,她的着装永远都是不张扬而富有格调,那感觉就像静静地聆听苏格兰风笛,清清远远而又沁人心脾。
  优雅女人的气质像竹,亭亭玉立高贵脱俗,即使是身着一袭布衣,你也会从简单朴质的外表下捕捉到这种不凡的感觉。优雅的女人要有充实的内涵和丰富的文化底蕴,这是除了外表之外的境界。
  优雅的女人又是懂得爱的女人,她爱自己,爱老人,爱孩子,爱朋友,爱同事,爱工作,更加知道如何去爱生活。她明白男人需要爱,有时是理解,有时是关怀,有时是温柔,有时是刁蛮,有时是平淡,有时是火的热烈,有时是水的柔情。优雅的女人,情感是细腻丰富且理智的,和她相处的人会在彷徨、矛盾的时候被指明一条道路,从而卸下包袱。当然,优雅的女人还应当有情趣,她会偶尔的恶作剧;会采来山野的小花装饰生活;会在情人节的日子给爱她、她爱的人一份惊喜;会自己读书打发一个音乐与茶的下午。
  如果说女人似水,那么优雅的女人就可以水滴石穿,用智慧获得爱与尊严。外在的美随风易逝,肤浅也耐不起寻味,而优雅的女人是用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对生活的智慧让自己永远是一棵有101种风景的花树。
李愫生谈爱的轮回,是最后的一页
最后的一页,是结局。不管故事如何曲折,如何灿烂,如何感人,如何平淡无奇,最后的一页,都是结束。
最后的一页,是酒酣畅离,宴席将散。不管情谊如何难以割舍,不论恩怨如何纠葛,不问杯中酒是苦是甜,最后的一页,都是离席。
最后的一页,是日子。不管这一天,这一月,这一年,是小有所获,还是碌碌无为,日历都要翻过去,最后的一页,是时间。
最后,最后,最后的一页,是四季的轮换,是爱的开始和结束,是生命的黄昏悠远。一个故事,有多少个最后;一场宴席,有多少场离别;一段日子,有多少段尽头。
春天是冬天的最后一页,抚摸了冬天的冷冽和伤痕,唤醒了万物沉睡的心;冬天是秋天的最后一页,修补了大地的养分,肃杀了浮躁的心;秋天是夏天的最后一页,清凉了万物的燥热,丰盈了收获的喜悦;夏天是春天的最后一页,茂盛地成长,成熟暴风骤雨的礼花。而春天,又将是冬天的最后一页。
雪莱的诗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是最后的一页,最好的写照。
恋爱的最后一页,是婚姻;上学的最后一页,是工作;童年的最后一页,是成长;挫折的最后一页,是成熟;城市的最后一页,是发展;生命的最后一页,是老年。最后的一页,是结束,也是开始;是积累,也是发展;是离别,也是再聚;是终点,也是起点。
最后的一页,会反思从前的过失,让自己不再犯同样的错;
最后的一页,是收获和沉淀,让自己更自信和充盈地上路;
最后的一页,有幸福,也会有遗憾,回忆从前的人和事,处世会更融合和淡然;
最后的一页,是年少的悸动,年青的沉淀,年长的淡然,年老的悠远。
没有开始,又怎么会有最后;没有最后,又怎么会有新的开始。开始,要有一个好的开头;最后,也要有一个好的收尾。最后的一页,是善始善终。从开始到最后,谁不遇坎坷,谁不曾落泪,谁会把磨难磨成金,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很喜欢刘若英,她在《后来》中唱到“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最后的一页,也是“后来”,我们学会了如何去爱,爱家人,爱爱人,爱朋友,爱工作,爱生活,爱自己,爱生命,爱他人。
最后的一页,是爱的一页,明白爱,懂得爱,珍惜爱,出发爱。
李愫生谈禅心,应该素口素心
从小到大,作家李愫生一直喜欢着素食。那些清新的瓜果蔬菜,可以安定自己的心神。也许,自己是个植食动物吧。古人说“祸从口出”、“谨言慎行”,一切都和一个“口”字有关。肉食是代表了一种欲望,所以才有“酒池肉林”、“无肉不欢”那些词,入口的肉太多,心里的欲望也太多,才会心生太多芥蒂、口不择言。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在一份科研报告中指出,非洲的马赛族人,粗暴好斗,是因为他们以肉类、猪血和脂肪为主食;而温和友善的吉克犹族人则以素食为主。
许多人把素食比喻为血液的净化剂,因为血液是人体的命脉,血液只有在保持弱碱性时才能发挥其正常作用,而肉类等荤食的蛋白质、脂肪在人体内分解时,会产生硫酸、乳酸等多种酸性物质,它们具有极强的刺激性,对体内器官的机能产生不利影响,以致引发疾病,并导致性格变得暴躁和好斗。多食蔬菜,碱性食物,酸性就会被迅速中和成无毒的化合物排出体外,使血液保持住酸碱平衡。
一直有个奇怪的理论,我觉得素食可以清新人的肠胃和心境,而肉食却让人变得浑浊。1912年,诺贝尔奖得主艾列士卡博士就撰文说,肉类本身不但在体内产生废物,而且肉的本身也兼具动物身上所排除的废物,需要依靠肾脏费力地去消除。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素食都是植物纤维,在人体内更容易消化和分解,而肉食是动物纤维,在体内消化和分解起来就困难一些。很多人都应该闻到过,腐烂的植物和动物散发出的气息,它们也是一个分解的过程,腐肉的气味比腐烂的植物更难闻一些。而食素或食肉吃在肚里,它们只是换了一个分解的环境。所以,社会上对男人都是“臭男人”地称呼,却很少说“臭女人”,概因为大多数男人比女人食肉太多、在体内动物纤维分解过多的缘故。我很喜欢寺院里的师傅,他们都清新洁净,不管夏天是如何地出汗,也只是很清新的汗味,而社会上的男人不管如何洗澡,身上都有一种浊气,让人不敢亲近。
多食素,不仅是对生命的一种健康,也是一种人生的心境。陶渊明说过“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少却很多欲望,粗茶淡饭,有恬淡的心境,才可能会把人生看得更透彻,更冷静,更智慧,愤怒和暴躁会迷失人的心智。只有素口,才会素心,这是作家李愫生的人生态度。
李愫生谈阅读,灵魂的净化与得悟
作家李愫生喜欢倚在飘窗上读书,一杯茶,一张几,两靠垫,12楼的天空,云端下,树顶上。任自己的灵魂在天空飞翔,任书中的世界在心湖荡漾。与清风相对,与书相拥,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万物都变轻。
家里的书架挤满了书,洗手间也放了几本书,床头边也有睡前书。阅读是一种享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阅读习惯,不同的阅读喜好。我是喜欢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书。大多数爱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习惯,在如厕时看书,阅读得津津有味,仿佛忘记了那臭味,忘记了时间;在睡前,翻阅一章哲理散文,好像梦也变得盈然;我喜欢随身携带一本书,走到哪里,都可以翻阅一下,公交上,花园里,旅途中……书是灵魂最好的伴侣。
书读多方恨少。一本好书,要读懂,却不易。好书都是迷宫,你要按图索骥,读懂一本书,却要另外再读十余本书,以此类推,如杂乱的线团,你想理顺它,却越扯越多。对于那些清如白开水的书,只看目录和序言大纲,就一目了然,实在无需浪费太多时间。
这世界上的好书很多,但也多不被人识。书与纸张和文字密切相关,书来自草本,自然可以清心人的灵魂。现在喜欢读书的人不多,他们更愿意阅读网络上的花花文字,阅读博客,到今甚至连博客也懒得读了,读微博了,越来越简。
关注灵魂的人,才会读书,求解真理。太多人,来不及关注灵魂,他们忙,名利浮华蒙蔽了他们。名利金钱,都属金,五行上出自土。《圣经》上云,人来自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名利浮华也是,繁花尽,黄土埋臭囊。灵魂却不是,一朝得悟,永远是天堂。
读书是灵魂自我修复和完善的一种方式。一本好书,恰如色香味俱佳、营养俱全的进补大餐,迅速滋养你的灵魂;我是不赞成那些喜欢看风月小说、八卦怪谈的,那些没有丝毫精神价值的书,都是垃圾食品,吃久了只会败坏你的肠胃,让你的味觉失去判断,不分好坏。
健全的灵魂都是美丽、自信、睿智、圆满,不健全的灵魂各有各的痛苦和残缺,它也会拉肚子,也会生病,或者得精神癌症。
你的灵魂需要你的阅读,你却不知,这最可怕。人的一生何其有限,真正的好书你能读几本呢?要读书,读好书,读经典,禁劣书,时常读,处处读。这样,你的灵魂才会有翅膀,才会更快地到达你想去的彼岸。
作家李愫生原先很喜欢的一位作家的文字,终于不喜欢了。他才思枯竭了。如果说他才思枯竭,也不全客观,他的语言更优美、笔法更老练、内容更曲折纠结了。喜欢他的读者还是很多,却越来越年轻。媒体上的曝光率也越来越高,我就在想,他每天忙于那么多的社会应酬,推杯换盏,还有时间静下心来写作吗?
李愫生认识的有些作家就是这样。成名后,他们不再关注作品本身,他们在乎的是市场和评论家的反应;他们不关注自己的心,他们情愿用笔法和技巧来掩饰思想的空虚;文学都有谜题,他们不向内寻求答案,他们向外寻求援助。
他们都有这样一张外衣。文字落满繁花,枝干曲折扭结,园林公园里的花木,人工太多修剪,剪成他喜欢看的形状,而不是他想长成的形状。若隐若现的果实,貌似诱人,貌似收获,谁知道那些盆栽植物果实的苦涩呢?
那些野生的疯长的果树,虽然外表不美,至少果子甘甜。它经历了思想的风雨,自我剖析与放逐的雷电,直达地心的深处,只为找到那个生命的答案。
作家作品的题材、笔法、技巧固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作品里的立场、观点,是你作品里的灵魂,那才是你生命的精华。优秀的作品,不在于你怎么说,而在于你说了什么。油嘴滑舌的作家,只会忽悠读者,文字惊心动魄,最后只是虚惊一场。咦,他到底要告诉我什么?难道就是这世界的龌龊和不解?
当作家实在是一件辛苦的事情,靠出卖自己的思想为生。可是,这思想,也不一定就是作家自己的思想,也许是转嫁的别人的思想;谁让作家有一支妙笔呢,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都可以借自己的肚子生出来,那就是自己的孩子。
孩子漂亮还是丑,人人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喜好不一样,眼感也不一。有交口称赞之,有针砭之,有羡慕嫉妒之,有不屑一顾之。但在作家眼里,自己的孩子就是好的,尽管她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如为人父母,护短者有之,一视同仁者有之,取长补短者有之,遗弃孩子者有之。
俗语讲,打在儿身,疼在娘心;还有俗语,小树不打不成材。作家把孩子辛辛苦苦养在深闺,只为一朝嫁得如意郎。也许读者要好奇,为何我要把作家的孩子称为她,而不是他。盖因为现在的世界,多流行风花雪月,阴谋纠葛,惊怪穿越,作家和读者早已忘记中国古老的文化,经典文史,人类精神,文字成为装点浮华的茶花女。没有血性和精神的孩子,怎么可以成为他呢?
女儿出嫁,古代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很多也不例外。有名望的作家早早把自己的女儿预定了出去,不管美丑,总归出自望族;可怜了那些贫苦人家的女儿,虽然出落得小家碧玉、言谈款款,只恨才比天高、命比纸薄,春深恨嫁。
一家一家的相亲,高不成低不就,又不甘心当剩女。命运好的,相亲一两次就两两相欢;命运差的,颠沛流离,相亲数十次,终归匆忙出嫁;还有那命运极恶的,终其一生,未遇良人,这是她最大的不幸。缘分佳的,良人会懂得你的好、装扮你的好、衬托你的好;最可恶的是,郎君不懂你,为名为利为貌娶你,还对你指手画脚,玷污你的好。
是遇良人而嫁,还是为出嫁而出嫁?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为了出嫁,而迎合郎君,金钗雪里埋,黄土掩风华;还是,做那剩女,恰如卡夫卡,只为自己的心,宁愿终生不嫁。
作家李愫生说,世界上优秀的作家,不重容貌外表,她大巧若拙,她会老老实实告诉你,她对世界的感知和答案。他不愿意用美丽的谎言去欺骗你。或许,他的笔法、技巧不是最好的,但他的心是最真的。这样的作家,太少,他们的心太苦,没人愿意承受。诚实的人总是被世界欺负的,但会在上帝那里得到奖赏。
对作家来说,最大的奖赏,就是对文字的真和爱;最大的惩罚,就是对文字的玩与弄。文字只是作家的一件外衣,观点才是作家的灵魂。脱下这件外衣,你还剩下什么,没有灵魂,难道你要肉体的裸奔吗?
(摘编自作家[李愫生]文章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